老阎师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08 15:37:2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题记:昆明人所说的老阎师就是阎王爷。

  感觉是一头掉进了万丈深渊,还被人抓住两个手臂架起,我却在飞速下沉中享受到了自由落体般的飘逸。

  隐约记得就在白天,我与一位饱经沧桑的老同事聊天,他老兄把生死看得很淡,笑谈中就幽默风趣地把死说成是向老阎师报到。

  我有点快要落到底的样子,我所看到的万丈深渊的尽头黑咕隆冬,没有一丝光亮。软绵绵的脚不听使唤,踩着轻盈的步伐走到一个地方,老阎师却对着我迎头一掌:回去吧!顷刻间,无底的万丈深渊烟消云散。

  我被两位同事拽着双臂从地上扶到座椅上之时,才清醒过来——刚才与几位同事相约在一家宣威味道的馆子里吃饭喝酒,并没有喝多少的我正好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酒足饭饱,大家齐声说走,我迅速站起来又接着猛然转身,竟然晕厥倒地。

  我这一摔急坏了同事们,120救护车顷刻间呼啸而至,我很快就打着吊针被送到一家医院。一群白衣天使把我从救护车上的担架上移到走廊上的病床。又因为我的相貌过于沧桑的缘故吧,医院护士都以关切的口吻询问我这个“老人家”的病情。当得知是休克晕倒后,接着就问有没有高血压糖尿病之类的病史。

  一位手勤脚快的护士拿来一个手腕式血压仪,同事们连忙介绍说我血压低量不起来。果然和刚才救护车上情景一样,我的血压量不起来,最后还是取出老式水银柱的血压仪,高压60低压40。医生望了望我,便开出一大叠的单子,然后把我推在担架上穿梭于各种仪器之间全方位检查,然后就打着吊针等待结果。

  “三高”盛行的年代,我却连血压都量不起来,不知是福是祸。3年前父亲89岁高龄离世,两个月前,母亲以90岁高龄走了。朋友们在安慰我时爱说的一句话是:“你肯定有长寿的遗传基因。”然而今天我却莫名其妙地倒下,而且差一点点就见到了老阎师。

  检查结果出来了,既没有脑梗,肝胆脾胃一切都正常,说不清的依然还是血压太低,于是医生就为我打了一种升压的针水,千叮咛万嘱咐陪护我的同事此针水不能滴快。

  针水点点滴滴经过数小时煎熬,到了凌晨四点多钟终于打完,小护士过来量血压已恢复正常,医生说可以出院了,继续躺到天亮也行。我突然感觉肚子饿了,便与陪护我的同事出院找到一家通宵馆甩了碗米线。

  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敢说我不怕死,走到老阎师门口还被迎头一掌打回来。我连60岁都未满,再过年把才到退休年龄。参加工作40年了,一直盼着退休。我早已制定好计划,我要继续写风花雪月的文章,我还在构思着写长短不同的小说,找老阎师报到的日子还早着呢。(作者 箫寒 企业职员)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