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辉子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08 14:20:0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辉子自爸妈离婚后,一直跟随年近八旬的外婆生活。

  外婆独居,无力照顾辉子,辉子常遭受缺衣少食的折磨。初中时,我俩是同学。到了冬天,无棉衣棉靴抵寒的辉子,坐在教室里,冻得浑身哆嗦,清鼻涕横流。他常趁老师不注意时,溜到火炉边烘烤手脚。老师批评他不安心学习,他也不争辩,只是低头吸着鼻涕。同学们给他取了外号:鼻涕先生。

  辉子虽然常饿得头晕,但每次参加集体劳动时,最卖力,不怕脏不怕累,同学们都喜欢他。初中毕业后,我考到了外乡的一所高中,他因为凑不到学费和生活费,到外地矿山上去打零工。先是扛矿,后到护矿队做了临时工,甚至学会了打钻放炮这类高难度的技术活。

  有次在镇上遇见辉子,两年不见,他个子长高了,皮肤变得黝黑,但依旧瘦巴巴的。他乐呵呵地说:“走,今天我请客,咱去饭店……”矿山上的活虽然苦累,但一个月五百多块钱的工资,深深吸引着辉子。他说:“我再干三四年,就把老家房子给盖起来,有个工友说,要给我介绍媳妇的……”

  两年后,辉子却在一次进矿洞时,被一个哑炮崩得血肉模糊,最终带着他美好的梦想离开人世。我常常在心中祈祷:如果世上真有天堂,愿上苍用仁慈温暖的怀抱,将辉子抱紧怀中。(作者 李大岗 白领)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