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跳蚤的杨二怨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7 11:18:0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杨二怨是生产队里的五保户,谁知道他爹妈是怎么想的,给他起个这么难听的名字。他家住在村子边上,屋里又脏又乱,常年有一股令人作呕的骚臭味道。大人们都不让自己的小孩子去杨二怨家,怕带回他家里养的跳蚤。是的,杨二怨家养跳蚤。他不仅养跳蚤,还会驯跳蚤,这也就是我们小孩子不顾大人吓唬,偷偷往杨二怨家跑的原因。我们对杨二怨如何养跳蚤不关心,唯独对他怎样驯跳蚤和耍跳蚤感兴趣。

    杨二怨不愿意专门给我们小孩子耍跳蚤,理由是吃不饱饭没精神。如果孩子们从自家带点吃的来,他就高兴了,吃完用手抹抹嘴,开始表演。他先在地上铺一块脏巴拉叽的白布,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晶莹的小红葫芦。他拔开葫芦塞子,嘴里念念有词:“老师要上课,学生快排队。此时不出,更待何时?”随即,从葫芦里或蹦或爬地出来五六只跳蚤。那跳蚤的身子比寻常跳蚤至少要大一倍。杨二怨拿一支朱红色筷子往白布上一放,嘴里说道:“排好,排好,这堂是体育课。”那几只跳蚤便顺从地紧挨着筷子一字排开。筷子拿开后,排列整齐的跳蚤一动不动。杨二怨再把筷子放在跳蚤前面一尺远的地方,说道:“先来个立定跳远,看谁跳得好。预备——跳!”几只跳蚤纷纷起跳,一般情况下,会有一只跳不过前面的红筷子。杨二怨再次把跳蚤们排列整齐,然后双手持筷,将筷子悬在跳蚤上面一尺左右的高度,说道:“刚才表演得不错,再来个跳高,好好跳,跳完给你们好东西吃!”话音一落,那几只跳蚤都向着筷子起跳,这回便会有至少两只跃不过“标杆”。杨二怨跟我们说,这两只吃不饱,没力气。

    表演结束,杨二怨解开上衣,几只跳蚤纷纷跳到他裸露的胸口上。杨二怨说,跳蚤表演完就要喝血,否则下次就不听招呼了。看着杨二怨身上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我们不约而同地撒腿向门外跑。离开他家好一阵子,身上兀自感觉奇痒难耐。

    杨二怨喜欢喝酒,酒里泡着胡椒、花椒、辣椒等很辣的东西。据他说,跳蚤们要喝他的血,血液辣点,跳蚤长得大,好养活。

    杨二怨死后,村里人放火把他的房子烧了。他没有亲人,也没收徒弟。驯跳蚤毕竟不是什么正经行业,又脏又臭不说,还要喂自己的鲜血,再说那时生产队里不允许搞这类活动。驯跳蚤应算是偏门中的偏门,杨二怨该是最后一代传人吧,因为后来再也没听说有人耍跳蚤。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