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诞生什么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5 17:13:2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大都取材《圣经》,勃鲁盖尔也不例外。在他的作品中,最吸引我的是那幅《巴别塔》。

    《圣经》有所阐述,人类渴望取得和上帝平起平坐的资格,充满野心地修建一座通天巨塔。上帝为之发怒,因而变乱人类的语言,使这座塔无法得以完成。

    勃鲁盖尔画笔下的巴别塔便是这座未完成之塔。画面整体谈不上什么奇思妙构,但气势迫人。濒海的空旷地上,一座占据中心的圆形高塔耸入云天。塔的基座占地辽阔,一层层修上去,已修到第八层。一层比一层收缩,每一层都有不计其数的拱门,每一层都雄伟得令人不可思议。地上的人和塔层上的人,都小得如同蚁群,平原上的房屋也渺如蜂穴。能与塔抗衡的只有天空。天空中的云在翻卷,好像上帝正在开始发怒。

    读《圣经》时,我想象过塔的模样。但无论怎样想象,还是比不上勃鲁盖尔的画面带来的直观震撼。似乎站在未完成的塔顶,人就可以将整个世界尽收眼底。

    从人类诞生那天开始,人就不缺野心,否则我们无法解释世界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们可以说世界在发展,但发展的根基是人类的野心——失败的人是野心遭遇失败,成功的人是野心得以实现。这句话有点极端,但极端却是人所热衷的表现。在汉语字典中,“野心”是个色彩比较阴暗的词。似乎为了加重这一阴暗,狼子野心成为它的惯常组合。但我很喜欢这个词。既然它是人的根据和特征,就没必要遮掩,甚至扭曲它的本质。

    是不是要举几个例子?想想还是没有必要。勃鲁盖尔的画已经将人的野心画得入木三分。这座塔越雄伟,就证明人的野心有多雄伟;这座塔越磅礴,就证明人的野心有多磅礴。勃鲁盖尔能画出如此令人震撼的画,也就证明勃鲁盖尔的野心有多么震撼人心。

    在评论历史人物的功过之时,黑格尔曾深思熟虑地指出,不能用普通人的道德去衡量历史人物的道德,因为历史人物要为人类创造新的道德。新的道德,当然就是新的野心。就像巴别塔一样,一层层覆盖上去,但永远不会完工。修建巴别塔失败,只不过是上帝在阻止。但被阻止的野心从来不是被杀死的野心。

    对现代人来说,只记载于《圣经》的巴别塔传说很难被认为是真实。但即使在现代,它的影响力和象征性也未见削弱。究其原因,就在于人类绝不会让野心从天性中抹去。

    创造世界的,或许是上帝,或许不是上帝。现代哲人甚至认为,是人创造了上帝。说人创造上帝,未尝不就是人的最大野心体现。勃鲁盖尔不会说是人创造了上帝,但他一定会说,人的野心等同于上帝的能量。

    极有可能,这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共识。要不然,勃鲁盖尔凭什么敢画《巴别塔》?凭什么敢画《三王来朝》和《施洗者约翰》?拉斐尔、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人又凭什么敢画圣母和基督?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