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4 17:21:1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在南方旅行的时候,喜欢坐火车。火车在山间游荡,宛如蜿蜒的大蛇,铁轨长长地伸向远方,又长长地被甩在身后。我时常乘坐最后一节车厢,静静站在末尾,透过厚厚的玻璃,可以看见远去的轨道,有着流水一般的姿态,恬静深远,线条流畅。它们静静离去,远处的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又邂逅新的风景。

    穿越深邃的山洞,汽笛声会变得更加明显,火车的轰隆声将耳膜震碎。从光明之处陡然间堕入黑暗,人会眩晕,这是一种极致的享受,是灵魂在幽暗的时光深处探索的过程,宛如从天堂沉沦,深入水底,继而见到光点,越来越大,如沉沦在水底的双眼,静静观摩着河岸上青翠的岁月,枝繁叶茂,生息不止。一切都如此透明而神秘,记不住音乐的形状,只因无可描摹,生命有着太大的想象空间,身体睡在海浪上,天空明媚,日光清洗着沉沦的身体,在第一次毫无防备的高潮中,你惊慌失措,你抵达天堂。

    记忆最深的一次,在南方的火车上发呆,毫无防备地进入了山洞,风骤然变得冷清,皮肤失去温度,耳机里的音乐陡然变成了《尽情哭泣》,灵魂开始抽搐,全身发抖,一股寒气从脚底开始蔓延,直至头顶,每一寸音符都爬上了皮肤。山洞太过长远,等待双眼见到光,已感觉过了几个世纪,恍如隔世,眼睛来不及适应新的光线,有一种深刻的刺痛感,开始流泪,悲喜交集。

    时常会选择在半路下车,沿着铁轨走上十来公里的山路,静静坐在山里,望着来往的火车发呆。扳道工人扛着工具,悠闲地走在轨道附近,嘴里叼着烟。我坐在河岸边上,清水拍打着河岸,一浪一浪,树叶在黄昏的晚风中疲倦地呢喃低语,一只野狗走到我身旁,一样静坐。我们彼此不语,皆是沉默,冥想在这样的时候容易被松绑,整理纸张和笔墨,面对一场心灵的朝圣之路,人变得脆弱,灵魂一触成灰。

    背负着巨大的行李包走在铁轨上,幻想着一列火车呼啸而过,将我的身体碾碎,将我的灵魂撞击,它深入山洞,在最深邃最黑暗最湿润最忧伤的地方,等待着一束光。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