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1 22:06:0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夏天是家乡的小紫黑葡萄成熟的季节,由于这几年外地来的新品种葡萄越来越多,这种小紫黑葡萄就少了。小紫黑葡萄虽然没有新品种葡萄大和好看,却是酿酒的好果子。而那些又大又好看的葡萄,酿出的酒并不好喝。这两年,我家都是妻子自酿葡萄酒,她为此特意买了一个土瓮,一次可以装下三十多斤葡萄。买来小紫黑葡萄,摘去不熟的和坏的果子,将选好的果子洗净后放进打汁机中打碎,放进土瓮中,放上适当的白糖,闭光密封一个月,即可起封滤渣装瓶。小紫黑葡萄酿出的酒,颜色紫红,喝起来味道甜中有点微酸。自酿的葡萄酒,无论是颜色还是口感,我感觉并不比商店里卖的普通葡萄酒差,而且由于是纯果子酿造,无任何添加剂,是正宗绿色食品,心中很是喜欢。有时约二三朋友共饮,消磨夜晚的时光,颇有些情趣。

    人们用葡萄酿酒的历史非常悠久,在中国葡萄酒最早的文字记载大概在《史记》中:“宛左右以葡萄为酒,富人藏酒万余石。”古人们早就自酿并饱尝了葡萄酒的美味。唐朝诗人王翰写的《凉州曲》:“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首悲壮的边塞诗提到了葡萄酒,王翰很了不起,唐代诗人写葡萄酒的诗有好几首,但是只有他把葡萄酒和生命的永别联系在了一起。殷红的葡萄酒,象征着将士们在沙场上拼杀而流出的血。无独有偶,古波斯诗人莪默·伽亚谟也用葡萄酒来喻人生:“生命的酒浆滴滴地浸漏不已,生命的绿叶叶叶地飘堕不停。”诗人以葡萄酒为妻,放浪形骸,醉生梦死,他说他死后将让人用葡萄酒洗涤他的身子,他的死灰也要迸出葡萄来。他在《鲁拜集》中写道:“往日的良朋,多少是貌美身强,滚滚的时辰把他的葡萄压成酒浆,他们只饮得一杯,或者两杯,已次第地进了那长眠的茔圹。”

    在古代的中国和外国,酒是诗歌的一个主题。而殷红的葡萄酒,一如流淌在我们生命中的血液。在《圣经》中,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也说:面包是我的肉,葡萄酒是我的血。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