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童养媳的生平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1 21:57:5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外婆今年89岁,依然健康开怀,这是我尤为欣慰的一件事。外婆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子,那个年代的女子,读书上学都是分外的事,但是外婆因为良好的家教而显得乖巧懂事,不满15岁就来到外公家做童养媳。那时外公还在学堂念书,16岁时,外婆正式成为外公的新娘,从此开始了自己大儿媳的人生。

    外公的家族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外公有四个弟弟、一个妹妹。作为大儿媳,外婆必须照顾好这些弟妹的生活,也要操持日常家务。外公学成之后,成了铁路局一名工程师,现在每当外婆跟我们说起外公的成就时,我都能感到外婆的喜悦和自豪。外公不仅懂得很多专业技术知识,还精通外语,在那个年代,像外公这样的人是不多见的。外公在铁路局的日子,外婆也享受着安稳快乐的人生,那时他们在城里有自己的房子,这在当时也是让很多人羡慕的吧。他们还能免费坐火车,所以外婆得以在那时游玩很多地方。如果没有后来的批斗,那么外公的命运或许是另一个版本。但是历史带给人的永远是反思和教训,没人可以改写。因为外公的杰出和优秀,自然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文革”时,外公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农村。可以想见那段日子,外婆和外公是多么的难熬和痛苦,但当一切都快好转时,外公患上肺结核,在患病长时间得不到很好医治的情况下,外公最终去世,那年我的母亲不满6岁,从此,外婆开始了到现在40年的孤独人生。

    外婆每次跟我说起外公时,都是带着深深的遗憾,我知道如果外公没有患病,或没有遭到厄运,那么外婆的人生一定比现在更温暖和幸福。但是外婆从来没有抱怨过任何人,那个年代的事毕竟已经过去,外婆以她宽容的心胸原谅了一切。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有过争吵。现在,不管是年事已高的老人,还是几岁的幼童,都对外婆敬意有加。而外婆的热忱更是让我有些不解,每次陪她出门,总能遇到她熟知的人,她也能和他们聊上半天。外婆的记忆力超好,能数出附近很多人的关系脉络,也记得几十年前的故事和旧闻,这些或许是只有经历过岁月的老人才拥有的幸福吧。

    外公的几个弟妹先后成家立业,但他们到现在也还能记起外婆的好,他们穿过外婆做的多少衣服,吃过外婆做的多少咸菜,在他们心里,外婆付出的远远超过了一个大嫂的职责。在经济困难时期,外婆依然关心他们的生活,送米送菜是常有的事。在维持自家生活都还不易的情况下,她更多地想到的是离家在外的弟妹们。

    外公去世后,外婆独自拉扯着5个子女,那时只有大姨和舅舅已经成家,所以家庭负担是很重的,而且那时农村生活尤为艰辛,但是外婆以她的刚强和自立把一切操持得井井有条。

    在我后来的记忆中,外婆已经失去了年轻时的容颜,显出了岁月的痕迹。但是外婆对我的关爱一直沉在我的内心里,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因此得到的关爱也最多。外婆以她默默的关心激励着我的成长,更以她充实的人生经历和宽厚的性格支撑着我对生活的理解和热爱。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