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飞飞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22:09:1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大年初一清早,整座昆明城还在除夕守岁后的酣睡中,弟弟携妻儿驾车驶过空空的大街,往市郊“机场”飞航模去了,与之前无数双休日一样,从家到目的地几十分钟的车路上,父子像队友一样滔滔不绝谈飞行的事。若起争执,弟媳就一旁插话,顿时平息。“机场”是房地产商圈下的一片平地,闲得长荒草,积起无数水洼,有两三个足球场大。一年前,弟弟弟媳为上中学的侄子找地方飞大型航模,找遍地方才发现这块荒地。我去看过他们飞航模,想象得出他们仨在那里飞的情形:父与子拉开距离立定一处,在各自领空飞自己的航模;或者,两人蹲在一块合作摆弄模型,要么是换模型,要么谁的航模坠机了;弟媳抬着相机走来走去,照父子俩和他们的航模,也照从附近村庄和远处工地上来看热闹的人。看的人安静,操控航模的全神贯注,偌大一片荒地只有马达和螺旋桨的嗡嗡声和相机的咔嚓声,俨然一个航模训练场。

    隔天,人和模型修整好,又一大早去飞。亲戚们心热了,几家人跟去,老的看,小的学,颇像支飞行小队。这小队人马因侄子而有,侄子又有个“小老虎”的小名儿,联想到二战时在昆明的飞虎队,我开玩笑把这名字取给小老虎的航模队。侄子挺认真,说飞航模不是打仗呀。我想对他说,你这代独生子与生俱来的孤独和所面临的无所不在的精神污染,使你那普通百姓的老爸老妈为你担惊受怕操碎了心,他们尽其所能培养你持久些的爱好,摸索了多少年,也失望了多少年,还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人生战斗。

    弟弟上中学时曾是航模爱好者,他那时的航模教练如今又是侄子的教练,父子成师兄,两代人终于在这上面没有隔膜地玩到一块。我听侄子讲,每次去“机场”,他都让妈妈与开车的爸爸并排坐,因为后排座位要放飞机模型,人不好坐。这孩子比父母高出一头,心仍年少,将自己缩身坐机翼下,被挤得贴在车门上,很好玩。我一听就想到张学友在一首歌里唱的“不想长大”。而今听歌剧《艺术家的生涯》,鲁道夫与咪咪在夜里破阁楼的地板上找钥匙时的咏叹调对唱,不由得添上从弟媳那里听来的一个场景:有个晚上,父子俩维修几架航模到深夜,要结束时一颗很小的螺丝却不见了,两人趴在地板上摸索。从柜底到床底,一间屋子每个旮旯翻遍都找不着。凌晨两点,疲惫得一屁股坐地板上准备去睡觉,收拾模型时,要找的小螺丝竟然从手里的航模身上咚地一声掉在地上,惊喜得父子俩扑上去,叫着:“哇,你在这儿!”我听弟媳学父子俩叫的这一声,听得像贫病交加的咪咪开口唱第一句“我的名字叫咪咪”,令人动情。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