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事儿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22:07:5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下午三点半去泳池,已经有几个奶奶级的大姐在划着水了,说是不久要停业,大家于是很珍惜,掐指算着日子。这之后,若还想游泳,就要多走几百米路,去相邻的供电局宿舍,他们的泳池是开整个冬天的。而我,还有其他一些喜欢运动的人,就要转移到一旁的翠竹公园了,爬那座海拔一百五十米的大头岭,围着半山腰散步转圈,一圈两公里多,也能汗湿衣衫。

    老黄是四点多才来的,说是昨天来时我刚走,然后就在水里泡着跟我说我写的那篇博客《游泳的事儿》,他还看了其他文章,发表看法,谈到前世的事业,因果报应,积德行善,等等,我们有很多看法一致,特别是赞成人是要吃点亏的。然后我们分食了一个月饼,这是广东的莲蓉月饼,掰开,有两个油浸的蛋黄,莲蓉微甜,蛋黄微咸,下咽,竟在咽喉里有些干干的堵,喝了两口水,糊里糊涂咸咸甜甜冲下去了,上腹、胃那个地方就突出了一点,也踏实暖和了一些,毕竟已到寒露,水已经是一天凉过一天了。

    掐去说笑吃喝的半个小时,实实在在游了一个半小时,5点半回家,洗了热水澡,见妻子的饭菜已经抬上了桌。茭白辣子小炒肉,蒸水蛋,素炒菜心,担担面一盆,肉丸子白菜炖粉丝,还有前天晚上和曾宁生、彭坚夫妇喝酒剩下的一点哈尔滨蒜蓉红肠和油炸花生米,于是不甘心,又拎出了二两秘制的固本春寿酒,独自掠美,怕儿子姑娘批评吃饭出声,那担担面就吃得极其纠结,一直挨到他们摆筷下了桌,我才把面拌到水蛋残羹的盘子里呼噜呼噜吃下!

    躺倒在大沙发上看电视,说的竟是陈寅恪,酒意加重了对他的同情,待他的悲惨身世完了,我欲哭无泪,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一觉醒来,浑身疲软无力,手脚轻飘飘的,像抽了大烟,真的是游累了,转头看,姑娘在电脑上写一篇小白兔交朋友的童话故事,儿子在他的房间里读英语单词,稍有停顿或犹豫,就有一个极其粗暴鲁莽的女人责骂声,还伴之以手巴掌拍肉身的啪啪声,心惊之余当然知道是平日里心平气和跟我甜言蜜语的爱妻,顿时从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现在的学校教育简直是要把正常人都逼疯了,大人连同孩子!

    待帮姑娘把文章下载到U盘上,挂钟敲出了九点半的声音,他们洗洗睡。天凉,不用开空调了,在妻子给他们拉蚊帐的当口,我又给昆仑雪菊茶添了一壶水,我把电视调到了电影台,放低声音,看了一个不好看的美国西部片,妻子让我不要关wifi,她捧着平板电脑到卧室去了。十一点半,男女主人公都死了,我无可奈何地上床,妻子已经侧朝我这边睡着了,她哺乳过度的乳房平摊在床上,借着窗外朦胧的灯光,我把它们小心挪到一边,怕压着,她干脆很知趣地将身子转过去了,然后我睡着,去做梦了。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