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鸡蛋和烂橘子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22:07:1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乡下的姨妈,托人为我带了一些鸡蛋,到母亲那里,母亲找来一个纸箱,用沉重的大米,挨个将糊着鸡屎的蛋挨层铺在大米上,用宽厚的透明胶带封好,开车到车站,送上长途汽车,抵达我所生活的城市。

    搬运工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重重的箱子搬上我居住的楼层。搬进家里,我把鸡蛋一个一个从大米里抠出来,擦干净,放进冰箱里,吃的时候,拿出来,在细瓷小碗里打碎。

    打碎鸡蛋的时候,我又愣住了。都是一些黑了心的鸡蛋,有的蛋黄发黑,有的粘连在蛋壳上,粘连的地方,像长了黑色的疥疮,挨个打碎,十有九已经发臭,倒进下水道里,整个屋子还是恶臭难闻,一百多个鸡蛋,到最后,只剩下四五个看上去颜色正常的在小碗里,烧一小锅红糖水,将鸡蛋倒进去,煮熟,细嗅,也是一股发闷发热的臭味。

    姨妈的家里,总是养着一群母鸡,有时她会凑上几十个鸡蛋,走十多里的山路去集市上,换来购买盐巴的钱,姨妈卖鸡蛋有个相当诚实的定律,从来不把鸡屎洗干净,倘若鸡蛋本身干净,她会抹上一些鸡屎,站在集市上展示这些鸡蛋并非人造,而是鸡亲自下的,她会说:鸡蛋啦,过来看,自己下的。意思是鸡蛋是自己家的鸡下的,但别人通常会听成:鸡蛋是她自己下的,为此经常有客人闷着头偷笑。以往她拿给我家里的,总是一篮子一篮子,这些年姨妈身体不好,于是养的鸡也少了,加上眼睛不好使,村子里时常有小孩子跑进鸡舍偷鸡蛋,为了凑够一百个,大概是耗费了很长的时间,终于把鸡蛋等坏了。

    童年时代,回到外婆家,等待已久的外婆颤颤巍巍踩着腐朽的木质楼梯,爬上阁楼的二楼,顺着阳光下滑的光柱下,伸手进怀里掏出一把小小的生锈钥匙,又颤颤巍巍打开一个黑漆漆的小柜子,柜子里藏着别人送给她的鸡蛋、绿豆糕、红糖和一些水果,她不舍得吃,必定要等到孙儿们到来,却经常忘记了,时间从来不等人。

    每次打开这个小柜子,都有一股扑面而来的霉味,有一次霉烂的橘子已经流水,满满一柜子都是霉花,酸臭味直直朝我涌来,外婆的眼睛和鼻子都已经不好使,我抬头望着她满意的笑容和皱巴巴的脸,使劲眨着我的眼睛。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