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粒粒皆辛苦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21:54:0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说来不怕见笑,笔者不但自幼便是“光盘族”的成员,且于数十年间,经历了被动加入、主动巩固和自觉保持与发扬的三个历史阶段。至于事情的起因经过,则须从家父的勤俭节约说起。

    家父生于清光绪末年,终生务农,素以勤俭节约著称乡里。我因是家中的老幺,从小颇受父母溺爱,唯吃饭被父亲管教甚严——既不许挑食,更不准浪费饭菜。他虽然不识字,却从本村一私塾先生那里学了些“人之初,性本善”之类的“书歌子”,并能熟练地背诵几句古诗,诸如“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等。每当我吃饭丢米掉面或碗中残留饭菜时,原本慈祥的父亲便会一反常态,除予以斥责外,还常常用“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诗句加以训导。此外,他还懂得现身说法与现场施教,当他炎夏锄地时,常叫年方几岁的我跟去拾草,让我亲眼见识见识什么是“汗滴禾下土”和“粒粒皆辛苦”。

    由于父亲的家教,我不但养成了珍惜饭菜、从不残留盘底剩餐的良好习惯,并于学前背会了几句古诗。这在当今虽司空见惯、毫不为奇,但在六十多年前的乡下不啻于天方夜谭的奇迹。为此,我上小学一年级时,曾令一外来教师刮目相看,误以为我生长于书香诗礼之家,殊不知我对所背诗句是既不会认,更不会写。直到高小,才从课本上知道,那是唐朝大诗人李绅写的《悯农二首》之一。再后来,更进一步知道了李绅写此一诗的历史背景、及其悲天悯人的心情。当年诗人既同情、怜悯农民的辛勤劳作,感叹粮食来之不易;又愤恨那些不劳而食,且又随意浪费饭食的人。其诗题为“悯农”,实则悲中有怒,悯中含忧,寓意深刻,余味无穷。令人读之能自警自律,受益匪浅!

    如果说,学读李绅之诗后,我从思想上认识到了珍惜盘中餐的重要意义;那么,数年后的一场天灾人祸,则更让我体会到了珍惜饭食的现实意义和重要性。那是上世纪60年代初,众所周知的三年困难时期,正是我的高中岁月。一天仅有的几市两口粮,对我这个小伙子来说,真可谓杯水车薪。每当吃饭时,我和饥肠辘辘的同学们,无须任何人监督、训诫,都会把盘中的饭菜吃个精光,哪怕仅剩几个米粒、一小片菜叶,也要用开水涮涮喝到肚里……

    经历了三年的艰苦磨难,我对学前就会背诵的唐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此后数十年间,虽然未再遭遇粮荒,但我一直保持着珍惜盘中餐的良好习惯。并亦像父亲那样严格要求子女,教育他们珍惜一米一面。在我的言传身教下,孩子们也都成了“光盘族”的一员。假若李绅地下有知,我敢问心无愧地向他说一句:我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