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备于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21:48:1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儒家的“亚圣”孟子有一观点,很张狂。他说:“万物皆备于我。”怎么理解这句话?

    浅层次地说,孟子够自负。“万物皆备于我”——我不就是一本百科全书么?上知天文,中知人伦,下知地理,知过去、现在和未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深层次地说,孟子这里提出了个主观唯心主义的命题——“万物皆备于我”,是有“我”方有“万物”,颇似贝克莱的“存在就是被感知”。设想,若无“我”,若无我的“感知”,怎么判断对象的“存在”与否?禅宗里有个故事,道是一阵风刮得旗子呼啦啦地飘,两个小和尚便争了起来,甲说是旗动,乙说是风动,争得没完没了。老和尚闻之,遂大喝道:“什么旗动风动的,照我看,实在是心动。”唯心动了,才能判断旗动风动!孟子有点像那位老和尚。

    儒经汉而宋,出现了两个“复兴”的学派(冯友兰先生语):一是程朱理学,一是陆九渊的心学。理学讲“理”,理即“天理”,先验设定,要“格物”;心学讲“心”,心即“本心”,良知良能,要“格心”。前者有客观唯心主义色彩,后者具主观唯心主义味道。两派纠结不断。江西“鹅湖大会”上,朱熹就与陆九渊激辩。程朱理学捧孔还捧孟,《四书》就是朱熹定的。陆九渊不买孟子的账,但他的“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说不亦孟子的“万物皆备于我”的翻版么?及明,王阳明又接过陆九渊的衣钵,倡“心外无物,心外无事,心外无理”,世遂称“陆王心学”。同捧孟子,但理学、心学各从各的维度引申,故门户森严。可话又须说回来,尽管理学、心学的切入点不同,然心学的“致良知”又与理学的“讲天理”殊途同归,王阳明明确指出:“必欲此心纯乎天理而无一毫人欲之私,非防于未萌之先,而克于方萌之际(使之)未能也。”“文革”中的“狠斗灵魂一闪念”,就源于此。

    倒是心学派中后来出了李贽(卓吾),他先以心学反理学,接着又论证“心”的本源是“人性为私”,从而又颠覆了孟子的“性善论”和王阳明的“良知说”。李贽以“吾”为“卓”,一路反来,真正的大无畏。李贽是看不起朱熹的,不说了。李贽也看不起孟子,他说孟子的毛病是“执定说以骋己见”,是“死语”。但是,李贽依傍心学与孟子有关联,李贽的“卓吾”恐怕也传承着孟子的“万物皆备于我”的血脉吧!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