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垡子房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21:46:4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黑龙江中部地区地势平坦,土壤肥沃。夏天,质轻的黑土被雨水冲刷到低洼地带,天晴后便生出一种叫小叶樟的野草。淤积的黑土十分肥沃,那野草便长得飞快。长高了,牲畜喜欢吃,野兔野鸡等也愿意在里面扒出洞或搭个窝,但不能长期居住,因为下场大雨,这里便是一片汪洋,所以只能当作度假的别墅。

    秋天到了,比人还高的野草被人们割倒,晒干,拉回家苫房或者烧火取暖。然后,就到了挖草垡子的时候。草垡子,就是草根和泥土的混合物。小叶樟的根系异常发达,根须不易腐烂。地面部分收割干净后,人们用一种特制的铁锹在土地上切割,将土地切割成长40厘米、宽和高20厘米的立方体。这是一项技术活,横向纵向都要一次切成功,还必须切得横平竖直。这更是一项体力活,铁锹刃必须够锋利,干活的人也要身强力壮。

    切割出的立方体叫做草垡子,由小叶樟的根须和泥土构成,根须所占的比例大。凑近了仔细看,盘根错节、密密麻麻的全是根须,约占整体体积的八成,因此,草垡子很轻。草垡子晒干后,可以盖房和垒墙。由于小叶樟的根须不易腐烂,大量的根须又将黑土紧紧包裹,砌出的墙不仅耐得住风吹雨打,还十分保暖。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黑龙江中部地区的农村有很多房屋用草垡子建成。

    冬天,人们居住在草垡子房里,火炉里烧着小叶樟的枝叶,房顶上苫着小叶樟茎秆,耳闻屋外寒风呼啸,眼望窗前雪花飘飞,虽无“开轩面场圃”的洒脱,却有“把酒话桑麻”的舒适。人们很喜欢小叶樟,更感激满族人的祖先——努尔哈赤,据说小叶樟和靰鞡草的奇妙功用都是他发现并留传下来的。

    春天来了,几场春雨过后,和暖的阳光照在草垡子房上,没几天,便有毛茸茸的草在房子的四面墙上生长,密密麻麻的小草齐刷刷地长在平整的墙上,绿油油的,远远看去,就是童话里的世界。用手轻轻抚摸,娇嫩的小草羞羞答答地和手打着招呼,令人心生怜爱。可惜,如果让这草长大了,就要有牛马来吃,会损坏草垡子墙。因此,发现这草长出后,房主人就要用铁锹轻轻地把小草刮下来,也可以浇开水烫。

    和钢筋混凝土构建的高楼大厦相比,草垡子房实在是弱小而简陋,然而草垡子房具有现代化建筑所无法比拟的生态美、自然美,那种最原始的清新气息是在水泥森林里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现在的黑龙江农村,已经找不到草垡子房了。可能是童年时可供回忆的东西太少的缘故,留在我记忆深处最清晰的东西一直是草垡子、小叶樟,还有出没于小叶樟丛中的小动物们。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