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宗教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16:12:2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当满街都是低头一族,阅读变得随时随地而无地点限制的时候,读书的宗教感似乎已然丧失。其实读书自古以来都是一件非常严肃而带有宗教意味的事情,也许有人认为我言过其实。

  其实,敬惜字纸是古人之常态。阅读之前,焚香沐浴更衣,然后庄严地翻开书页,随着文字沉下心来,如此才能表现出阅读是灵魂层面的交流活动。

  暗夜里翻书时,那种指尖摩挲书页发出的细微之声,那么明显。这种声音被作家凸凹称之为“夜之细声”,更严格地说,这是美国作家怀特一篇文章的名字,“细声”在这里变成一种读书的意象,意象美不待言,温柔夜色,无需红袖添香,只有会心的阅读,意绪安详。这时的阅读变成了一种逃离红尘,回归心灵的旅程。

  内心的充实和夜的静纠缠着,这时候人是孤独的,书中再热闹,但是精神上尤显自主,这一刻无形的时间变成了有形的溪流,阅读者仿佛茕茕孑立于岸边,像姜太公一样垂钓,却并没有什么欲求,更像情人私语通宵达旦而毫无倦意,读书之意,与此何其相似!

  垂钓不为了吃,享受的是那种恬然无为的过程,而读书也不是为了用,心领神会即可。“会心”变成了一种心理和生理快乐共振的状态,阅读让个人变得平静、从容,大度而优雅,“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看我亦如是”。读书的宗教感越强,越能摆脱内心名缰利锁的控制。阅读在这样庄严的状态下还能让人有感恩之念和回馈之想,我们会感谢古往今来的那些大笔如椽的名家巨匠留下的不竭精神财富;我们会铭记那些在历史的沟壑里虽经无数冲刷,依然熠熠生辉的鸿篇巨制;更会记住那些甚至能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英名在人间的先贤圣哲。

  生命自适,痛苦远去,阅读的宗教让我们真正审视到本心。内心充盈,在这欲望无止境的现实里何尝不是一种美?(作者 吴安臣 媒体人)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