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爱的大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15:55:0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一姐们,三十岁大妞一枚,叱咤情场多年,宣称好男人都名草有主,自个儿只能先剩着。大妞愿意单着就单着,偏偏她喜欢跟闺蜜们做电灯泡。

  最经常有的是蹭饭。人家二位浓情蜜意,四目相对,就差一啵儿,大妞到了。其实蹭饭不算什么,大妞不光蹭吃、蹭喝,蹭电影、蹭K歌,玩乐到夜深人静干脆蹭住一宿。甜蜜的小日子纠缠着高瓦度的电灯泡四处照耀,两人行常常三人混。大妞此举,被我们称为是“蹭爱综合症”。

  大妞乐得享受闺蜜的男友或者老公的呵护,心安理得。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大妞每每蹭爱得手,都精神物质双丰收。好吃好喝好心情,身心愉悦气色佳。不知情的,还以为这妮子是蜜运期呢。

  且说那次,大妞主动请缨,死活要陪着曹英子去选婚纱。到了婚纱店,她那厢积极主动,冲锋陷阵,挑选喜欢的婚纱在自己身上比划,引得导购小姐连声夸赞,“小姐,您和新郎真是登对!”气得曹英子把准新郎拉到自己身边,差点啃上一口,以示主权的独占和不可侵犯。

  大妞跟陈汐逛女人街,晃晃悠悠,居然蹭了一双达芙妮鞋。陈汐随口说了一句,“一起结账吧!”大妞高兴蹦起来,“亲爱的,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谢谢亲爱的!”据说当时陈汐的注册会计师男友脸都绿了,钱花在女友身上是长期投资,为大妞埋单等于被罚款。

  身边的姐们看这情形不妙,纷纷逃之夭夭。大妞只好有事没事,专跟着我蹭。大妞经常跟我们混,我老公也颇有怨言。甚至吓唬我,“其实大妞发嗲的时候,很少有男人受得了。你真不怕我意志不坚强,被大妞撬墙角?”我还真不怕,就是也觉着别扭。

  去年七夕,我和老公两个人在小区门口吃饭。大妞电话来了,“去你家蹭个饭呗。”我答,“我们在外面呢。”“我在饭店门口,我看见你了!”得了,又成三人会餐了。

  大妞好比干柴,男人恰似烈火。这厢和老公爱爱,隔壁还有人听房。你这厢高潮到了,她那边瘾上来了,你总不能让老公或者男友去给她败火了吧?再说了,隔壁住着可人俏妞,谁能保证自家枕边这位不会心神荡漾?我家烈火,还是远离大妞这干柴好。

  一日,大妞突然问我,“我姐夫穿的是健将牌的平角裤吧?”我心下一惊,难道后院终于起火?“我大学时的男朋友,就穿这个牌子的平角裤。我在你房间见过包装盒。”我长嘘一口气,平角裤一盒两条,打开之后我老公喜欢随手放在床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对于这种蹭爱的大妞,时间久了,真保不齐她会趁机上位,成为我家男人的正牌。不知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大妞?(作者 李云 会计)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