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20 15:51:1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他是哥哥,高中还没毕业就辍学了。去水泥厂干了几年,微薄的薪水还不够养活自己。但年轻气盛,即便身居谷底,仍然心比天高。她是妹妹,小他一岁。他在水泥厂打工的时候,她还念高一。父亲走得特别早,家里的重担全落在母亲身上。

  两年后,她考了个专科,死活不肯去,说学费高,文凭低,没半点用处。但后来还是顶不住他和母亲的责骂,拎着包去了河南,读那所破到不能再破的三流院校。

  男孩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她读了三年专业,男孩也追了她整整三年。她没觉得男孩有多好,只是毕业那天,回想往事,忽然被这份坚持所打动。她把男孩领回了家。从河南郑州到云南宣威,几千里路,披星戴月。男孩挺好,虽然说话有些笨拙,但人特别老实,勤快,听说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家在河南农村。

  母亲没说话,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哥哥坐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是你嫁过去跟他,还是他来云南跟你?”

  “商量过了,如果能成的话,我去河南。不过,我会经常回云南……”剩下的话,她咕噜咕噜在嘴里念叨,声音越说越小,听不清楚,像是自言自语。

  饭后,他很晚才回来,喝得烂醉,和妹妹大吵了一架。

  第二天,男孩走了,可事情并没有因此告一段落。离别后的日子,她过得异常苦楚。这三年,她早就习惯了男孩的呵护。之前没有应承男孩的追求,不过是出于那份少女内在的矜持和初次情动的坚守。半年后,男孩带了些特产去云南看她。这次,她下定了决心要跟男孩走。

  他再一次喝得烂醉,口爆粗言秽语。她没哭,冷眼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像颗嵌在水泥中的钉子。

  “你怎么这么没良心?河南?你知道有多远不?妈妈就你一个女儿,辛苦把你拉扯大,现在,你却要抛下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妈疼了你端不了药,妈饿了你也送不了饭,你这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他第一次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确实心如刀绞,决定放弃男孩。然而,在久经思念煎熬过的此刻,她似已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她要走的前夜,母亲弯在狭窄的卧室里帮忙整理东西。他,气得彻夜未归。

  第二天清早,她背着大包行李刚到车站口,就看到了一脸疲惫的他。他上来接过行李,径直朝检票口走去。工作人员拦下问:“你的票呢?”他说:“通融下,我送妹妹上车,摆好东西就下来。”

  放下行李,他在硬卧车厢里站了几秒后,忽然转身跑下车去。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他抱着几瓶矿泉水回来了:“看吧,你们连水都没买,那么远的路……”

  他坐在下铺,面对男孩,一脸诚挚地说:“兄弟,我就这么一个妹妹,现在,她铁了心要跟你走,我只能把她交托给你了。她虽然脾气倔,但心地好,你要多让着她,千万不能欺骗她,辜负她,你如果敢做对不起她的事,别说河南,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对你不客气!”

  “滴——滴——”

  他要说的话,显然还没说完。但没办法,焦躁的鸣笛已经打断了他的言语。她不作声,愁容满面。她还为昨晚的事情生气。他急冲冲地转身下了车。车厢关闭,火车缓缓开动。她忽然像是懂了什么,立马站起身来,把脸紧紧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往外看。

  他的背影在清晨的阳光中,孤独得像一片落叶。(作者 李兴海)

    李兴海

  笔名一路开花,云南宣威人。出版有《你若安好》《岁月静美》《总有些青春要辜负》等16部作品,主编图书百余本。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