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戒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19 22:05:1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张校长是我的好朋友,今年51岁,头发花白,瘦高个,走起路时两袖带风,很像一个舞剑的道长。

    张校长做了12年的小学老师,又当了18年的校长,在教育圈中也小有名气,曾经教出的学生像星星一样多。这些星星中有些是亮的,有的不亮。自从他进监狱后,还是有不少“星星”来看他,而每次接见后,他的表情很复杂,明明笑着的脸上,眼睛却出现了红肿,只有我知道这一半是高兴,一半是愧疚。

    曾经的张校长是一位金领,有房有车,有钞票,有职业,有地位,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女儿是名牌大学的学生,正准备出国留学。

    《易经》第十四大有卦说:谷仓满溢。财富增长了,人们很容易在物欲享受中失去方向。张校长也失去了方向,迷上了赌博,数额由小渐大,时间由短渐长,最长的一次连续赌了三天三夜没有回家。张校长不是超人,也不是赌圣,结果输了工资、输了存款、输了车、输了房,连女儿的60万元学费也被他输了。为了还赌债,他透支了信用卡,结果因信用卡诈骗而获刑6年,真可谓赢得了判决输了家。

    在监狱里,他的话很少,时而仰天长叹,时而自言自语。时间长了,我们成了朋友,也就知道了他的故事。

    张校长的父母七十多岁,每月都来看他,还从养老金中省出一点钱给张校长做生活费。张校长一分钱都没有用,他对我说:“像我这样的人,不配用老人的钱。”监狱生活很艰苦,饭菜也是其中之一,每周休息时,我都会打两份自费菜,叫张校长一起分享,因为我尊敬有坚强意志的人。

    张校长的妻子女儿从来没有探监,女儿的学费没了,留学也被取消,她还在读大学,说过永远不会原谅他。打亲情电话时,她只要听到是张校长的声音,“啪”地一声就挂了,写信也不回。他问我怎么办?我说:“佛家说因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今天得到的,都是你以前种下的;你赌博输掉的不仅是女儿的学费,而是全家人的希望。如果我儿子上大学缺学费,我会把自己卖了,凑学费给他。这方面,你真是个混蛋。你以前伤她们太深了,她们要对你的实际行动进行评估,再决定是否还要你回家。”

    从那以后,张校长在车间里埋头苦干,每个月都超额完成生产任务,51岁的人能这样做很不容易。他打算到年底时,把所有超产奖金汇给女儿做学费,用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的悔改,以求得家人的谅解。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