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棍子炒肉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19 21:22:1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所谓的细棍子炒肉,就是小时候被父亲用一根指头粗的棍子抽打。棍子大多是竹子做的,打在身子上火辣辣地疼,这种感受即被我和伙伴们称呼为“细棍子炒肉”。这个称呼是一种戏谑,含意混杂,有恐惧,还有对肉食的渴求。我所居住的以前叫旧街子、文革时叫“立新街”的小伙伴们,大都尝过这种滋味,只是我可能尝得更多一点。

    家中的细棍子通常被父亲靠在门背后,是专门用来对付我的。我对此棍恨之入骨,有一次趁父亲不在家,我把棍子折断扔了,结果父亲有一次打我时,找不到棍子,顺手就是拿了扫帚把,扫帚把更粗,打在身子上更疼。当时我就后悔不应该把棍子扔掉。后来家里又有了一根细棍子,我就视而不见。

    吃上细棍子炒肉,主要原因是放学不回家,去玩去疯了。有时到城外田地里翻蛐蛐,翻到蛐蛐就在地里挖个小洞斗蛐蛐,这样一斗起来就没完。有时到河里玩水,在沙滩上骑马打架,骑马打架就是一个人骑在另一个的肩膀上,下面两个人为马,上面两个人肉搏,被打下来跌在沙地上并不疼,这个游戏至少要四个人才玩得成。在冬天,我和伙伴们主要是拿着弹弓去打鸟和掏鸟窝,打到鸟后就地烧吃。这些活动不知不觉就搞到城里,像山顶上的大广播叫起来,才想起情况不妙要回家。

    黄昏时,要么父亲在挑水回家,或者正在劈柴。我在街上快到家的时候,本能地贴墙而行,战战兢兢回到家,绝对是挨父亲的一顿打骂。打完后,我被迫要承认被打的合理性,表示改正错误。后来又屡犯,打完后写书面保证下不为例,白字黑纸被父亲贴在供桌旁,供客人笑谈。这真是奇耻大辱,但我也没有办法。更倒霉的是,有时候吃细棍子炒肉并不在意料之中,纯属飞来横祸,比如同学家长来告状或者老师来家访之后。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