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父亲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19 21:19:3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二十多年前,我考上了昆明的学校,好朋友考取的是楚雄的学校。身为教师的爸爸非常仔细地查了路线后,觉得坐七个小时的火车,时间太长,他必须亲自送我。好友的父亲也认为,女孩第一次出门,家长应该送到学校才放心,何况两位父亲都没有去过比昆明更远一点的地方了。

    出发的那天早上,两家人在火车站集合。没有煽情的泪别和拥抱,每个人只是默默地整理行李,因为行李实在太多了。父亲用一根木棍当扁担,一头用麻绳拴住前一天在百货公司买的红皮箱,另一头则是铺盖行李,厚厚的褥子和被子用塑料布包好,再用细麻绳反复捆紧,然后固定在木棍两端。她家也大致是这样弄的,而我们两个女孩各自提着一个大大的尼龙网兜,里面有新买的脸盆、水壶、搪瓷缸、洗漱用品等等小东西,拎的时间长了,网兜在手上勒下几道深深的红色痕迹,生疼的。

    好容易上了每天仅一趟的火车,非常拥挤,我们没有抢到座位,幸好占到了火车接头处的位置,得以把行李放下来。两位父亲让我们各自坐在行李上,而他们忙着穿过密集的人群去打开水。中午,我们就着凉开水吃饼干、煮熟的土豆和鸡蛋。我们坐在窗边,而两位父亲在外面一点,经常要站起来让旅客过往,遇到有些站点要开我们这边的门,我们就要忙着挪动行李。

    车上一个穿制服、年近五十的男人和两位父亲搭讪起来,他非常热心地告诉我们路线怎么走,该坐什么车,下车后去哪里转车坐到哪个站。终于到了昆明站,两位父亲挑起重量不匀称的行李,走路有些趔趄地跟着那位铁路工人下车。庞大的行李到处都是,很多和我们一样去读书的孩子,他们的表情和我们一样紧张和怯生生的,还有流露出来的内心充满不安和对未知的恐惧。两位瘦弱的父亲紧紧跟着那个男子,我们紧挨其后,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汹涌的人流冲散。五点多,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在一个岔路口分手,好朋友家要在昆明留宿一晚,赶明天的早班车去楚雄。分别时,她拉住我的胳膊悄悄在我耳边说,你们不一起走,我很害怕。我告诉她,我也害怕。然后我们都开始流眼泪。

    我和父亲按照那个好心人说的路线,转了两趟车,虽然每次上车多买一张车票,仍然遭到售票员的白眼,我们还是在天黑前赶到了目的地。下车后,我们终于看到我要念的那所学校的名字大大地写在红条幅上,马上就有几个稍大的学生过来接行李。那一刻,我一直漂浮不定的心重重地落了下来。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