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与凡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19 20:50:5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昭明文选》收了宋玉的《对楚王问》,辞采很漂亮,也蛮有意思,且译成白话来读一读。

    楚襄王问宋玉:“先生怕有些不检点的地方吧,为什么大家对你的评价不太好?”

    宋玉说:“是的,有那么回事。请大王恕罪,容我解释清楚。”

    宋玉接着说:“有客在郢都中唱歌,先唱《下里巴人》,有几千人和着他;又唱《阳阿》、《薤露》,有几百人和着他;再唱《阳春白雪》,和者只有几十人了;等到唱更高档的歌时,唱和者寥寥无几了——这就叫‘曲高和寡’。大王,鸟类中有凤凰,鱼类中有鲲,凤凰飞天九千里,穿越云霓,背驮青天,翱翔于高远的宇宙之中,那篱间的小雀,怎能与它一样知道天有多高!鲲鱼早上从昆仑山出发,游到海边的碣石,在那儿晒晒鳍,晚上宿在孟渚,那池塘里的鲵,怎能与它一样懂得江海有多大!不独鸟中有凤、鱼中有鲲,人类也有奇才异士,圣人就是。圣人思想高妙、行为美好,超然独处。所以,一般老百姓又如何理解我的所思所行呢?”

    撇开宋玉为自我辩护的目的不说,在《对楚王问》中,他对人群进行了分析:人群中,有精英,有凡众。宋玉作了两个比喻:一,《下里巴人》,一唱千随;《阳春白雪》,和者盖寡,这是一比;另,鸟中有凤,鱼中有鲲,雀岂是凤,鲵岂是鲲,这又是一比。两个比喻都指向一个道理,凡众是凡众,精英是精英,凡众不同于精英。在此,宋玉提出了“精英”意识。宋玉是颇具分析能力的,相传他写的另一篇文章《风赋》,也把风分析成“大王之雄风”和“庶人之雌风”,可参读。

    不能否定精英。精英是先知者、早行者,否定精英,人类前行少了领军人物。宋玉的精英意识,到尼采那里,就是超人意识。爱因斯坦不就是精英和超人吗?他的相对论一提出,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听懂,堪比《阳春白雪》呢!后来,相对论才慢慢地被理解、接受和运用。

    然而,也不能否定凡众。凡众是基础。人类最早的歌吟必然是《下里巴人》而非《阳春白雪》;凤与鲲应是进化来的吧;爱因斯坦当也经历了小学、中学、大学各个学习阶段,不是从石头缝中蹦出来的。还有,精英之言之思须依赖凡众的实践,凡众实践的结果才能判断精英提出来的理论是对是错。

    精英凡众,对立统一。精英凡众有异,这是对立;然没有凡众,焉有精英;精英不现,凡众不存(大家都一样,彼此彼此,只是“众”而不“凡”),这是统一。尤其是搞政治,民粹主义不可取,但对精英政治也须小心,精英太超前了,只有几个人跟着,寂寞凄凉,不成孤家寡人了么?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