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里的酱菜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19 20:41:3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菜市场里藏有一家酱菜铺,远距离人就能闻到一股酸大笋、泡菜、蚕豆酱、萝卜条、大头菜的混合味道,还有听到一个大腔大嗓的女人声音。三年酱铺七年当铺,开了怕有小十年了,周边的酱菜店倒了七八家,但这一家硬是没倒,还常常有杂品新品进项,也算是有本事之人了。

    场面上往来相见的人,都视生水熟水自来熟,买酱菜的人与卖酱菜的人,一见面就发表感慨:“这日子,混的,不容易了!”老板说:“最后那一坨酱渣就是我!最不容易是我呀!现在房租年年涨,酱菜本薄利小,想把量搞上去,钱抠出来,谈何容易,蒜头剥皮只是那么一层纸,真呢是做不下去了,拜托,拜托。”接着便是一顿诉苦,声音长长短短凄凄凉凉有些呜咽,功力等同于二胡曲子《江河水》,买豆豉买酸腌菜准备跟她结账算钱的人也就闷声不出气,不好意思老着脸皮讨价还价了。这家店铺的老板是个婆娘,三四十来岁,是个懂人知客的精明生意人。

    平常没有客人的时候,她就搬出许多坛坛罐罐盆盆碗碗,摆得插脚的地方都没有。那些瓷盆里注满清水,土碗里装着红辣子面、一把盐巴、一把花椒面、一把块姜、一把蒜瓣……飞快地腌制。我观察了一下,她似乎对泡菜颇有研究。她如果进到滞销的萝卜、土姜或者惨绿的莲花白,就格外珍贵地另外放在一个晾架上,这样子泡出来的菜新鲜,老客可以讲价,价格只能打八折就到底了,死也还不下来了,再说,再多嘴,索性她淘一海碗,啪地一顿,得,得,不要钱,拿回去吃。好东西谁吃还不是吃。来买酱菜呢都是几张老嘴老脸,价格只能还这么一点,还要白吃白送,小店的生意一天天地衰落下来。

    她就只好维新变法了,在门口支了口铁锅,煮沸了清油,噼啪乱响,油花四溅,烟气腾腾,她手脚麻利炸些土豆片、臭豆腐什么的,但是补不及漏快,无计可施,小店终究还是要换主人了。

    盘下这家酱菜店呢是个黑壮的汉子。天天骑着三轮车在外面寻谋货源,滚水煮些红豆,白搭一小袋酸腌菜;还兼卖米线、卷粉、豌豆粉、饵什么的,外送韭菜、香菜、黄姜……他自己方便,吃客也方便,于是,生意慢慢回春起来。他说他原来是卖书的,从去年起书贵了。书不好卖,原来一天能卖百十本书,现在两三本也卖不了。书贵是一说,主要是现时看书的人骤减如虎,稀少如麟,人家都看电视剧,就是看,也在网上手机上看,又方便又少掏钱。有时他卖高兴了,就钻到里屋搬出一摞书,砖头般铺在地下,碰到戴眼镜的、背书包的、书生气重的人,就死乞白赖地非得往人家手里塞书:“送给你了,不要钱。”其实这些搭来的书很不错的,有华沓金的《狡辩的小屋》,还有《地大于天》、《三口》。然后,就笑,含蓄地笑,那时恰好是黄昏,突然天空撒了一层金光鳞片,将他整个人裹搅起来,朦朦胧胧,捣碎成好多图像片段,急匆匆地朝什么地方奔去了……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