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一碟炒河虾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3-19 20:38:2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我们住的是刚买不久的二手房,为此欠了一屁股债,为了早日还清钩肠债,不得不勒紧裤带过日子。

    一年前,我们通过媒妁之言结为秦晋之好,属于闪婚一族,感情基础较为薄弱,日子过得磕磕碰碰。他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称得上好男人,可我横竖看他不顺眼,——讨厌他平时寡言少语,像块木头;讨厌他说话细声细气,底气不足;讨厌他梳着四六分的“汉奸”头,缺乏男子汉气概……平时和他外出,我总刻意跟他保持一定距离,任由我们之间筑起一道无形的樊篱。

    在我看来,他惟一的优点是做得一手好菜,总能将我最喜欢吃的炒河虾烹饪得色香味俱全。河虾是从小区附近的流动摊档买来的,比牙签还小,名副其实的河虾,价钱比人工饲养的虾要贵得多。

    他从来不吃虾,理由是对虾过敏,吃了会导致皮肤瘙痒,起红疹,因此,每次吃虾,都是我一个人的盛宴。因为要还债,这么贵的河虾,按理不能经常买来吃,可他不管那么多,隔三差五买来烹饪给我吃。每当我饕餮河虾大餐时,他便乐呵呵地看着我,目光中流露出极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不时问我一句:好不好吃?香不香?每一次我都吃得精光。有时我会笑骂他命贱,连这么好的菜也无福消受。

    一天晚上,他的一个朋友生日,请我们过去吃饭。我因为临时有事,叫他把吃饭的地址告诉我,一会再过去找他。

    当我赶到目的地,宴会已经开始,觥筹交错之声不绝于耳,他坐在靠近门口的座位,背对着我,没有看见我。当我走近他的身边,一眼看见他正在大口大口地吃那道再熟悉不过的菜——炒河虾,顿时大惊失色,赶紧上前劝阻:“喂,你怎么一时贪嘴,吃起炒河虾来啦?”

    在座的朋友一齐大笑起来,一个朋友说:“嫂子,炒河虾是他的至爱,我们每次聚餐,他都要点这道菜哩。”

    他满脸通红,默然不语,我突然明白了什么,眼角随即一湿。

    回去的路上,我第一次主动拉起他的手,他的手温暖而有力,刹那间,一种无以言状的温情倏地传遍我的全身。夜色迷离中,我仰起头,热烈地看着他说:“以后我们一起吃炒河虾,好不好?”他重重地点点头。

    真心爱一个人,哪怕牺牲自己的至爱让对方专享,也甘之如饴,这一回,我终于明了。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