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术大师赵丕鼎讲述大理传说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1-15 09:41:08进入社区来源:云南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观宇宙之大:那天,在洱海边的一棵榕树下,村民们休息的地方,和大家一边聊天,一边听同样的白族大本曲。那天虽然听不懂具体内容,却享受极了。在网上找到了白族民间老艺人赵丕鼎演唱的白族大本曲“花子迎亲”选段,味道很正。村民们说,能够唱大本曲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春晚小Q:“拿起唢呐就能吹,拿起三弦就能弹,唱大本来绕三灵……”说的就是大理民间艺术大师——赵丕鼎,一个随便摘片树叶也能吹出婉转曲调的民间高人。他是白族“绕三灵”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被授予“云南省民间音乐师”以及“大理州艺术大师”称号。在喜洲镇作邑村委会,我们见到了赵丕鼎老人。虽腿脚不便,但现年71岁的他,精神矍铄,说起话来顿挫抑扬,一谈到大本曲,他就打开了话匣子。

    家中世代传习大本曲

    赵丕鼎家是大理少有的世代传习大本曲的艺术之家,耳濡目染的他,从小就很喜欢各种白族民间艺术,对唱大本曲更是充满了向往。

    在他三岁时,命运发生了改变。他脚上长了脓疮,家中因经济困难无钱医治。后来,脓疮虽慢慢好起来,但导致他左脚落下了残疾,丧失了劳动能力。1962年8月,卧病在床的父亲把曾祖父们留下来的82本大本曲交给他,嘱咐他要好好保存,并把它们发扬光大。接过厚重的一摞大本曲本后,他暗下决心向哥哥们学习大本曲的演唱技巧。

    两年之后,他已经能独自约起三弦手,走街串寨地演唱大本曲。演出不仅为他带来了经济上的回报,还让他找到了他的人生伴侣。

    1978年后,赵丕鼎迎来了白族文化大本曲的春天。他走村串寨地忙着找寻仍然遗留在民间的大本曲曲本,“因为之前那几年曲本被烧毁了,我就想尽一切办法通过熟人打听各个村有没有会唱大本曲的人,调查有没有曲本,如果有,我就想尽一切办法借过来抄。”如今,他已经收集整理了100多本大本曲本,他决心将这一白族民间文化艺术重新发扬光大。

    老人担心后继乏人

    2007年,在儿女的支持下,他在村里组建起广播室、图书室,并免费办了80多人的大本曲培训班。之后,他又分别在周城、喜洲湾桥、下关挖色等乡镇,开办大本曲培训班,共培训了550多人,培养出一大批能够走村串寨、独立登台演唱的大本曲歌手。

    如今,最让赵丕鼎老人欣慰的不在于自己获得过多少荣誉、奖项,而是他的4个女儿、1个儿子都已完全掌握大本曲的演唱方法,大本曲的“北腔”唱法终于后继有人了。如有贵宾来到大理,他们一家便四世同台,你弹我唱,一起声情并茂地用大本曲为来宾演绎大理的种种故事传说。经过他多年的努力,北腔大本曲得以发展成为现今大理地区最盛行的大本曲。

    然而,令他遗憾的是,大理地区大本曲的“南腔”以及“海东腔”的两位代表大师,都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局面,“如果再不抓紧保护,南腔和海东腔都将面临失传。”

    他说,现在整个大理州具备较高登台表演水平的大本曲艺人还不到十个,其中包括他的儿女们,这个数目与实际需求相比,仍然供不应求。

    吹树叶是一门口技

    说起吹树叶,赵丕鼎说是他小时候放学之后放牛时,自己觉得好玩儿,便随便摘片树叶来吹,慢慢地就能吹出曲调儿了。他说,吹树叶是一门口技,“只要哼得出歌,就可以吹出来。”选叶子很重要,“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最好是七八月时候的石榴叶或橘子叶。”迄今,他的这些学员们都已经能吹出曲调儿了,下一步他还会选出吹得比较好的,再进行培训。

    记者临走前,赵丕鼎老人在院子里顺手摘下一片树叶,吹起了小曲儿。顿时,院里响起清脆的曲调……

    助读

    大本曲

    白族特有的一种说唱艺术,演唱时遵循“三腔”、“九板”、“十八调”的规律,曲子是不变的,但是词可以变。演唱时一人说唱,一人用三弦伴奏,“汉字白读”,汉话和白族话都用,但是大部分用白族话。演唱者常常手拿扇子、醒木、手帕等道具,搭一花台,登台演唱。

    大本曲分为北腔、南腔、海东腔三个腔调,北腔高亢,南腔婉转,海东腔流畅。大本曲的题材非常丰富,不仅有根据白族的民间故事改编的传统曲目,像《火烧松明楼》、《白王的故事》、《蝴蝶泉》,还包括很多宣传政策和文明道德的现代曲目,像《大理是个好地方》、《恩仇难忘》等。观众比较喜欢根据传说故事改编的曲目。(实习记者 陈虹达 )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