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霜降 花儿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19 10:23:24进入社区来源:云南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近日突来的大雪天、骤降的气温及霜冻直接让昆明鲜切花供应量大幅锐减且价格大幅上涨。许多花企更是面临千万的巨大损失,云南省花卉产业相关机构表示,目前正在对此次灾害性天气带来的损失进行统计调查。

    实录

    花市鲜花量仅剩四分之一

    “现在花市的鲜花量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或者还要少。”原尚义街花商,现岔街花市的零售商栗小姐近日都没什么做生意的心情。一方面想要进花来卖,但去订花采购却又都没有鲜花,而另一方面鲜花价格涨得非常厉害。

    “看看整个市场吧,不仅花少,鲜花品质也较差。批发商说都是大雪天及霜冻致使大量鲜花冻死在田里,所以想买花都难。”栗小姐告诉记者目前岔街花卉市场上一束玫瑰涨价至40~50元,非洲菊也从原来的2~5元一束增长为15或16元左右。

    批发中心拍卖量骤减一半

    昆明斗南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雪灾及霜冻确实对花卉产业影响较大,省内许多种植户或鲜切花生产者设备简易,受灾情况相对严重。“所谓雪上加霜就是这样啊,雪天后迅速放晴的天气对大棚里的鲜花影响最大,特别是早晚霜冻,如夜间气温会骤降至零下3~5摄氏度,对鲜花就有致命影响。下雪头一天,鲜切花供应量是150万枝~160万枝左右,下雪后当天拍市供应量就下降为80万枝。与此同时,价格却在水涨船高,比如玫瑰昨日平均价为1.5~1.6元每枝,若按常规计算,玫瑰价格应该在1~1.2元左右。”该负责人说。

    花卉企业直接损失上千万

    面对几天的极端气候及其影响,郑继兰的心情是灰色的、灼痛的,因为在这场大雪中,昆明郑继兰花卉有限公司损失巨大。上海的客户来追货了,她无法交代;日本的老客户也将信将疑地从日本被邀请过来,证实他们的订单真的无法如期按合约交付。据郑继兰初步清算,这一两天单是鲜切花成品,自己就损失300多万枝,若按深加工产品及保鲜花损失核计,损失数额将近2000万元。

    大花蕙兰已损失60万盆

    云南省花卉产业相关机构表示,针对目前花市面临情况正在组织人力对此次灾害性天气带来的损失进行统计调查。“许多情况是花苞被冻死,我们预计1个星期后,产业受影响状况才会更加凸显,形势预计并不乐观。目前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看,在年宵花品类中,大花蕙兰全省目前损失量就达60万盆左右,这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了。此外,花价波动幅度肯定也较大,比如玫瑰价格高的已经上涨至50至60元一束。”

    思考

    “靠天吃饭”观念应改变

    “大雪夜那天凌晨两点,我们的花农就已经来到田里、棚里不吃不睡地绞尽脑汁保花,给棚子加内棚、铺草甸、甚至是升火堆等等许多方法都试了一遍,但最终还是眼睁睁看着鲜花在地里干掉、枯掉、蔫掉。许多花一摸花头,花朵就散掉。”郑继兰告诉记者,这样的损失让公司面临不小的困难,其中就包括无法交付的外销及出口订单,以及可能接踵而来的合约赔偿问题。

    对于该次极端气候,同样作为云南知名的花卉企业,锦苑花卉相关人士也表示,该公司鲜花产量受到一定程度影响,但幸运的是该企业受影响程度并不大。

    “锦苑在石林和安宁有两个花卉生产基地,目前两个基地的情况还算好,这可能有赖于公司的设施设备抵御极端气候能力较强、防范措施比较到位、启动了应急预案等。比如我们基地配备有小型的气象观测点,能实时或提前对各种气象指标进行检测预警。当然,极端的天气依然对生产环节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水利灌溉也有受冻情况出现,部分区域外围也遭受着霜冻的影响。在生产管理方面我们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对一批鲜切花进行提前采摘等。这次受灾影响不大也主要与公司一直在生产种植管理及设施设备等方面的充分准备有关。”云南锦苑花卉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舒洋认为,云南昆明固然有种植及生产鲜切花气候上的先天优势,但作为云南或昆明的花企来说,一年也总有可能遇到一两天或者五六天的极端天气,也许不少企业和农户一年的辛苦经营及积蓄会被这短暂的极端气候影响到,因此他认为这给花企花农们带来的是一次思考。比如为各种存在的风险做好必要的准备和投入,这包括从生产管理方面的加强也包括对现金设施设备的采购配备或提高,不要停留在“靠天吃饭”这种观念中。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