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滇剧 张雄拿出200多万创办古渡梨园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12 09:26:5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滇剧代表了云南的风土人情,可和许多地方戏种所面临的困境一样,曾在云南盛极一时的滇剧如今已日渐式微。为了让拥有近170年历史的滇剧剧种得以传承、发展,官渡人张雄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创办了古渡梨园,这也是云南省唯一的一家滇剧传习馆。

  心事

  曾经营海鲜放弃戏曲梦

  张雄的祖父和母亲都是滇剧演员,在这样的家里,爱上滇剧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儿。

  1980年,10多岁的小张雄考进了云南省文艺学校(现云南文化艺术职业学院)学武生。那时,班里一共76人,张雄的年龄是第三小的。“记得那时候,云南每个州市都有自己的滇剧团,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省就有各种各样的滇剧团六七十家。当时,哪里有滇剧演出,哪里就人山人海。”如今,当已年过四旬的张雄再回忆起多年前滇剧的繁荣时,仍不免热血沸腾。

  可因为自认为学艺不是很精,也因为当时滇剧太热,张雄退缩了,本来6年的学程,学了5年后,他便和朋友一起下海,做起了海鲜水产品生意。而滇剧,也无奈成了他和朋友闲暇时的消遣。

  此后的20多年,随着滇剧的日渐式微,“滇剧”,这个名词,也离张雄愈来愈远。特别是2002年后,当张雄患上软骨病,坐在轮椅上不能动弹时,他再也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会和滇剧扯上什么关系。

  心意

  选址官渡古镇创办滇剧传习馆

  直到2010年,当张雄和师兄师弟30年同学聚会时,一聊起来,才发现现在已经基本听不到滇剧了。“当年投身滇剧表演的师兄师弟如今只有5个人还在做滇剧的表演,其他的都改行干别的去了。”张雄说,“有人就建议由我出面牵头,搞一个私人会所,让他们这班老同学来会所票戏,大家也自娱自乐一把。”

  张雄想了想,成立了一个滇剧会所,让同门来过一把滇剧的瘾。意想不到的是,会所开张后,闻讯而来的戏迷朋友太多了,大家都要求对外开放,在那熟悉但却已久违的唱腔中追寻这座城市的根。“有两次,来听戏的人太多,把会所的大门都挤倒了。” 张雄笑着说。

  张雄想,干脆成立一个戏园,把滇剧的薪火传承下去,同时也让久未响起的滇剧重回戏迷的耳边。说行动就行动,2010年,张雄拿出自己做生意积累下来的200多万元,选址官渡古镇,成立了云南省唯一一家滇剧传习馆——“古渡梨园”。

  心愿

  如今只求滇剧能代代传承

  专业出身的张雄在办起古渡梨园后却遭遇了“草根”常见的许多难题。演员从哪里来?演出服装从哪里购买?如何培养年轻后备力量?没有自己的演员,张雄就先从云南省与昆明市的滇剧院借人来演出。没有现成演出的服装,那就出钱去订做。紧接着他又跑到母校云南文艺学校,招聘学生来自己的梨园,让他们跟着老演员们学习。

  很多人都纳闷:一个大老板,放着赚钱的生意不做,把钱投入到滇剧这个出力不讨好的项目里,图个什么呢?梨园每年的开销得八九十万元,靠门票与演出的收入根本就是入不敷出,还得让张雄从自己其它生意里赚钱来补贴。对此,张雄淡淡地说,自己不图什么,只是为了让有170多年历史的滇剧有个传承的火种。

  现在,张雄的古渡梨园有了自己固定的地址,有稳定的驻场演员20多个,可以为观众演出一场传统滇剧。这些演员当中,年纪最大的已经80多岁,年龄最少的只有14岁。这些演员都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梦想——让滇剧传承下去。“很多人觉得这个梦想遥不可及,但我认为理想是能够照亮现实的。”张雄说。

  张雄上高中的女儿深信爸爸,在一段给爸爸的微博里她这样写道:“滇剧要常青,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古渡梨园是戏剧文化的沉淀,是历史传承的希望,是艺术传承的媒介,是爸爸的坚持……”(记者 程浩)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