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良法官马永祥:吃洋芋的艰辛与奉献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09 10:11:1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马永祥下乡路边烧洋芋当饭吃 供图

  马永祥与洋芋的故事,熟知他的人都能说上几句。由于信仰的不同,每次下乡,彝良县人民法院的回族法官都会自带干粮。但自一次办案品尝洋芋的美味后,每逢下乡办案,他除了准备卷宗,总少不了一袋洋芋。吃烧洋芋的背后,是一名少数民族法官行走在彝良大山艰辛与奉献。

  一次办案与洋芋结缘

  中等身材的马永祥,长期在昭通市区生活,曾是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很少有机会吃烧洋芋。2011年6月中旬,初调至彝良县人民法院工作的马永祥,在翻阅卷宗时发现,一对老年夫妇的案件尚未执行完毕。他查看了法院的来访登记,并无朱世祥、李正碧两位老人的来访记录。带着种种疑问,一个双休日,他去到位于彝良县龙街乡元宝村的朱世祥家。

  看到老人家破旧垮塌的房屋和残留在锅中充饥的陈粮稀饭,他立即明白两位老人一直没找法院的原因。

  和老人寒暄过后,他便带着干警往该案的被执行人耿召才家赶去。一路颠簸,赶到耿家,但他失望了。“徒有四壁,根本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面对同样贫穷的被执行人,他决定把受害人李正碧作为刑事被害救助人,并联系当地党委、政府,希望给李正碧老人照顾。

  办完事情,暮色已悄然降临,同行的干警也精疲力竭。眼看返回彝良县城,还有几十公里山路,在当地吃饭也不现实。他最终在一户农家找了几十个洋芋,在山上拾些柴火,就着夜色,围着柴火吃了一顿别样的晚餐——烧洋芋。

  也许是因为饥饿难当,也许是感触于涉案两户人家的贫穷,长年生活在城市的马永祥,连吹带打地拍着洋芋,和随行的干警说:“吃洋芋最方便,以后就带洋芋下乡,可以烧、可以煮,口味还多。”

  一顿洋芋化解一场兄弟官司

  从那以后,马永祥每逢下乡办案,除了公文包,他都会带上一袋洋芋。

  2012年5月21日,马永祥在一个法庭巡回审判点接待来访群众,当地角奎镇坪正村的李家兄弟因修房发生纠纷。弟弟一纸诉状将哥哥告到法院,要拆除哥哥家的房子;哥哥也扬言,从此与弟弟势不两立。

  法庭多次调解未果。强拆,势必引发兄弟之间更大的矛盾。马永祥前往坪正村,看到李家兄弟俩房屋相连,哥哥的房屋稍矮一点,房顶的积水侵蚀了弟弟新修的房屋:雪白的墙,已经水迹斑斑;两家本来连通的院子,也被一堵砖墙隔成两个“世界”。老人说,两家的孩子都只能背着父母,通过墙上的小洞交流作业。

  做了3个多小时的工作,兄弟双方依旧各执一词,兄弟俩的父亲一直焦急地在旁边搭不上话。“我们先吃饭,吃了再商量。”

  当事人家要吃饭,马永祥和同事返回了公务车旁:找柴、点火,熟练地烧起了洋芋。

  看到法官不吃自己做的饭,李老汉还以为得罪了法官,开始责骂两个儿子。老汉赶忙端来了家中的板凳和作料,“辛苦你们了,为了我家的纠纷,你们就在路边烧点洋芋吃,就连洋芋都是自己带的。我家有,我去给你们拿”。李家兄弟知道法官烧洋芋当饭吃,也跑了过来,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下午,两兄弟都说,回去先想想。“道理也讲得很清楚了,也需要给他们考虑的时间。”交待有关事项后,马永祥带着遗憾离开李家兄弟。

  第二天,弟弟到法庭撤回诉讼。“我原以为你们是帮他才去家里的。没想到,你们谁也不帮,饭也没吃,连几个洋芋都是自己带,谢谢你们。”

  一次错把洋芋听成羊子的感恩

  在彝良,至今还流传着一个村民错杀羊子感谢马永祥的故事。彝良“9·7”地震过后,马永祥到当地受灾最严重的洛泽河镇虎丘村帮扶灾后重建。协调重建物资、帮助村民重建选址、修复损坏道路、解决各种因灾发生的纠纷……马永祥必须驻守在灾区。吃洋芋当饭,便是常有的事。很多村民也因此知道他吃洋芋这一爱好。

  村民黄德章家的房子,在地震中垮塌。灾后重建,眼看别人已经开始建房,老两口由于没有启动资金,房子拆了,却一直住在帐篷里。马永祥得知老黄家的情况后,出手担保,请施工人员入场,帮着建新房。

  今年5月1日,老人乔迁新居,邀请了所有帮助过他的人,当然少不了帮他担保修房的马永祥。老黄专程跑到法院,请马法官去坐坐。当天,老人杀了自己喂养的一只羊。他对前来的亲朋说:“房子是马法官帮修的,听说他下乡都是吃羊子,所以我就杀只羊子来感谢他。”

  原来老人有些耳背,错把洋芋听成了羊子。最终,马永祥没吃老黄专门准备的羊肉,“您老的心意我领了。你再高兴,也没必要杀一只羊啊,你的生活那么困难”。

  马永祥吃洋芋的故事,不仅被其同事和灾区村民所知,还传到当地县领导的耳朵里。

  一次,彝良县一位副县长到虎丘村检查工作,看到只吃盒饭不夹菜的马永祥,便和他开起玩笑说:“你平时吃洋芋就不说了,现在吃点盒饭还都搞特殊,还整‘一桌两制’。”

  常年吃洋芋的艰辛

  也许会有人把马永祥“烧洋芋”当做释放压力的野炊,但所有的辛酸也许只有作为马永祥自己明白。

  “农业弱,工业小,财政穷,基础差,人口多,资源好”,这是对彝良县情的精简总结。世居在乌蒙大山深处的彝良人,至今仍无法抵抗当地固有的贫穷和闭塞。对此,马永祥深有感触。

  他挂钩离彝良县城80多公里的牛街镇南厂村,由于路途遥远,每次去牛街,只能在县城吃点早餐出发,到达牛街时,已经是午饭时间。但基本没在农户家吃过饭。

  彝良的贫穷,深深地印记在他心里。2012年4月11日的一次走访中,他意外得知彝良二中学生李香宝是名孤儿,靠自己边打工边上学。他到学校找到李香宝后,被孩子求学的艰辛深深震撼。他当即从口袋中掏出900元钱,塞到孩子的手中。并按每月300元标准,一直资助李香宝到高中毕业。

  今年暑假,读初中的儿子到彝良看他,便嚷着要吃彝良的美食。他告诉儿子“彝良美食,就是洋芋,我吃过最好吃的也就是洋芋”。(记者 朱勋航 通讯员 乐华方)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