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玫梅:从诗人到国家级艺术品鉴定师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09 10:05:4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说起会馆珍藏的古玩,王玫梅如数家珍 都市时报记者 文若愚 实习记者 王梓骄

  走进官南大道一家名为“自得其所”的会馆,各种古玩、字画,将这座被浮华包围的三层楼房装饰得古色古香。

  柜台旁的藤椅上,一个皮肤白皙、长相清瘦的女子起身迎客:一身旗袍,典雅而略带风情的样子,让人一下就想到张爱玲。这就是王玫梅。

  一场满载传统文化的香道表演

  王玫梅进入云南媒体的视野,还得从自得其所会馆说起。

  今年初,云南省文联、云南观妙自得文化传播公司主办了一场中国当代主流书画艺术元旦专题活动。由云南观妙自得文化传播公司运作、定位为昆明高端文化艺术品交流机构的自得其所会馆随之正式运行。

  这个珍藏有2000多件文玩珍宝的会馆,引得很多人慕名前来。而王玫梅本人,也乐于以宝会友。她粗略一算,在昆明定居这三四年,所交的朋友比过去30多年交的都多。

  4年前,王玫梅从贵州移居昆明。在新的城市,她开始着手创建自得其所会馆。如今,会馆不仅陈列着她的大部分珍藏,还承载了她对传统文化的梦想。

  11月21日下午4点半,昆明学院艺术楼内,王玫梅和她的传统文化传习团队,应云南省社科联之邀,举行了一场《中国传统艺术品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交流会。

  古琴表演、香道表演……袅袅琴音、缕缕香烟,将现场所有人带入一个幽雅、神秘的意境。

  美得几乎让人窒息的表演,赢得经久不息的掌声。“静心方能见性。”王玫梅进一步解释,香,灵动高贵而又朴实无华,玄妙深邃而又平易近人。它既能悠然于书斋琴房,又可缥缈于庙宇神坛;既能在静室闭观默照,又能于席间怡情助兴;空里能安宁开窍,实处又能化病疗疾;既是一种精英气息,又是一种大众文化。

  走不进小朋友世界的女孩

  在朋友眼中,一年四季都是一袭旗袍的王玫梅不仅赏心悦目,与之交流每每能有所收获、甚至顿悟,“就是典型的奇女子,才情兼备”。

  王玫梅出生在贵州省安顺市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一位银行行长,母亲在当地电视台工作。从小她就处处显示出与同龄人的不同。三四岁,同龄的小朋友都在玩游戏,她却迷上家里的大部头书本;坐在9寸的黑白电视前,长她3岁的哥哥和其他小朋友都喜欢看打仗、故事片,她却对京剧情有独钟……

  上学后,书本从玩具变成了她汲取精神粮食的载体,抱着一本书她能从早读到晚。小学三年级,她已将家里的那本《红楼梦》读了三四遍。在丰富而绚丽的红楼里,她有时是黛玉,有时是宝玉,有时是宝钗、史湘云。习惯使然,每看一本书,她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自己当做书里的一个角色,“看完一本书,就觉得是活了一辈子”。

  从校园诗人到公司秘书

  丰富的阅读,也许让她的童年少了几分童趣,但却让她受益终生。

  上初中时,语文老师每次布置作文,她都能享受不限体裁、且不必当场交卷的待遇;而她也几乎不会让老师失望,写出来的东西总被老师当做范文在讲台上公开朗读。

  “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对我影响很大。”说到后来在文学上的成就,王玫梅至今仍感激初中的语文老师张伦刚。她觉得是张老师将她引上诗人的道路。那时,张老师看她喜欢课外阅读,不仅会借些书给她看,还给她开了不少中外名著的书单带回家,让父亲买给她。

  “我从小就接触大字报,喜欢上精简和韵律。这算是最早的诗歌启蒙。”14岁那年,这个小有名气的校园少女诗人,就成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20岁,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少女玫梅诗选》。这本诗集里,大部分是她14岁至16岁时创作的诗歌。

  她写的诗《布达拉宫的尘埃》、《小桥流水》、《道法自己》、《客厅》、《殉道》、《中医》入选《安顺诗歌30年选》。

  高中毕业后,她考上贵州民族学院。大学毕业后,她按照父亲的意愿,进一家保险公司做了秘书。

  在保险公司呆了10年后,一天,一个发小到公司看望她。看到她为一些琐事奔走,发小说:“我们需要一个写诗的玫梅,不需要一个秘书玫梅。”

  这次谈话,完全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几天思量后,她做了一个忤逆父亲的决定:一个星期一上午,她把写好的辞职信放到公司老总的办公室上。

  离开保险行业后,她当过一家报社的副总编辑,后来成为修远集团和人民出版社驻贵阳办事处的主任。

  由于工作原因,她也得以全国各地跑。深厚的文化积淀,加上工作之便,她又迷上了承载中国传统文化的古玩收藏。“那时候,出差到一个地方,下车就打的,往古玩市场跑。”她把自己的精力和金钱几乎都投入了古玩收藏中。

  现在不写诗会很痛

  说起传统文化和古玩奇珍,王玫梅娓娓道来,语速飞快,却又口齿清晰。说到自己,王玫梅语速放缓了许多。她说自己是个“孟婆汤没有喝干净”的人。不愿记起过去,但也忘不了。

  情窦初开时,在贵阳举办的一次诗歌会上,她和一个当时与北岛齐名的诗人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了。她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把终生幸福托付给这个比其年长16岁的潦倒诗人。

  不幸的是,这位诗人英年早逝。此后,王玫梅在黑暗和痛苦中生活了整整10年。晚上下班不想回家,常会在昏黄的路灯下,独自开着车瞎逛,累了就停在行道树下。看到双手紧扣的老年夫妇走过,她就会泪流满面;即便看到年轻小夫妻吵架,她也会羡慕人家。深夜回到居住的小区,她经常一个人静坐在车里,远远地看着小区里还亮着灯的窗户,想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遥远幸福。

  漫长的10年,终于抚平了她的伤口。4年前,她来到昆明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并最终在此扎根。她觉得自己和昆明这座城市的气息一脉相承:安静闲适,还有些不守规矩。

  “我慵懒地飞舞了千年 直到你驻足凝眸”,这是王玫梅《布达拉宫的尘埃》的诗句。

  现在,王玫梅很少写诗了,虽然“这样会很痛”,但她拥有了新的生活:找到了一个爱自己的丈夫,今年3月份又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不变的是,她每天仍然要凌晨三四点才会入睡,“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在会馆操劳”。

  丰衣足食,为何还这么拼命?每次有人问及,她都会很真诚地解释,自己是真心喜欢现在的状态,每天看着会馆里的那些宝贝,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无拘无束地阅读。

  在云南观妙自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家级艺术品鉴定师、清华大学清美艺术品鉴定评估研究会理事等众多头衔中,她更希望别人继续称呼她——诗人王玫梅。(记者 朱勋航)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