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迷丁目为走铁路毅然辞职 花7个月走完滇越铁路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05 08:21:4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丁目说,因为身边多数人不能理解自己的爱好,自己也有过孤独的感觉

 
丁目拍摄的纪录片截图

丁目收藏的火车水牌

    32岁的丁目,为了追逐自己的“火车梦”,毫不犹豫放弃了工作,花费7个月时间分段走完全长约464公里的昆河铁路。

    至今丁目已拍了上万张关于火车和铁轨的照片,他说:“我不仅是火车迷,更是铁路文化的民间调查者。”

    结缘

    小火车让他兴奋

    丁目上小学前生活在曲靖沾益县,因为有亲戚住在昆明,父亲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他坐着火车往返于昆明和曲靖间,记得第一次坐火车是他4岁那年,上车后他东张西望,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此后,他总是期待能坐火车到昆明走亲戚。

    上小学后,丁目的家搬到了昆明莲花池附近,离家不远处就有滇越铁路,年幼时他几乎每天都在铁轨上玩耍,常常能看到火车从身旁呼啸而过,渐渐对火车产生了兴趣。“父亲对我说,新家门前的这条铁路和以前家门外的铁路不一样,以前的那种铁路叫‘准轨’,也就是云南人俗称的‘大火车’,而现在家门外的这条铁路是‘米轨’,也就是云南人俗称的‘小火车’。”年幼的丁目当时对这些概念比较模糊,只知道这两种铁路和火车一大一小,铁路宽度也不一样。

    “滇越铁路给我带来的震撼,恰是一次偶然。”丁目回忆,上小学时有一次和父亲乘车去宜良玩,当汽车驶到阳宗海时,父亲突然用手指着窗外的山坡上对他说:“你快看,那里有小火车。”他看到家门口经常出现的“东方红”小火车,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高峻陡峭的山坡上爬行,以往小火车只能在城里穿行的印象随即被打破,他梦想着有一天能坐着小火车实地去体验一番。直到上初中时,他终于第一次乘坐小火车从昆明到宜良,尽管路途不远但那次经历却让他无比兴奋。

    勇气

    为走铁路毅然辞职

    丁目大学学习的是国画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曾经有一段时间还对动漫感兴趣。可是在内心深处他最喜欢的还是火车。“我觉得滇越铁路特别传奇,能走完这条铁路是我的梦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放弃工作也是值得的。”丁目说,云南的火车迷最感兴趣的就是西南地区的铁路,因为这里地形复杂,沿途山峰起伏,自然风光极其优美。

    到了2003年6月滇越铁路的客运功能停止了。此时,丁目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能徒步走完滇越铁路昆河段,那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2008年丁目开始计划步行分段走完全长约464公里的昆河铁路,可是要实现这个梦想,必须拥有充足的时间,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辞去了工作。“当我辞职时惹得家人非常生气,他们认为我是自找苦吃。”丁目说,辞职后突然觉得心情一阵轻松,终于有时间好好谋划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为了维持生活,他利用周末时间到培训班教学生美术。

    行程

    花7个月时间走完464公里

    2009年6月5日,丁目开始了徒步昆河铁路的计划。“我第一天只走到了宜良可保村车站,当时就是感觉累,还有点想打退堂鼓了。”丁目说,原以为徒步沿着铁路穿行是件轻松的事情,可是因为准备工作不到位,他走了不到十公里,随身携带的一大瓶矿泉水就喝完了。那时天气比较炎热,独自一个人行走在荒无人烟的铁路上,不仅寂寞,想找点水喝也成了难题,无奈之下他又坚持走了十多公里,到达可保村车站才有水喝。有了这次教训,丁目以后出行时都会根据每次要走的路程长短,带上不同的装备,如果行程比较远,还会在背包中装上简易帐篷。

    丁目每次沿着铁路走一段,感觉体力快支撑不住时,就会坐车返回昆明,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次去到上次停留的地方继续前行。记得有一次,因为被蚊虫叮咬,他全身长满了红疹,可是在山里又找不到药品,只能忍着疼痛继续前行。后来,他通过网络结识了一些火车迷,往后的路程逐渐有人加入到分段徒步计划中,沿途的很多车站和村庄都成了他们短暂停留休息的地方。在这期间,一位来自贵州六盘水的90后火车迷吴远东和丁目并肩走完了滇越铁路中最艰险的路段。“那个小伙子和我一起从石屏走到了建水,他很能吃苦。”丁目说,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的经历至今难忘。

    2010年1月19日,经过7个多月的艰难跋涉,丁目终于走到了目的地河口车站,到达终点时,他迫不及待地站到里程碑前留下合影。

    收藏

    与火车相关的物品

    徒步走完滇越铁路昆河段后,丁目还走过老贵昆铁路的其中一段。他说,这条铁路是云南省第一条准轨铁路和出省铁路,丁目还专门拍摄了纪录片《铁色乌蒙》用于纪念这条停用的铁路。这纪录片上传到网络后,一个星期的点击率就超过了1万次。

    在丁目家中,随处都可以看见与火车相关的物品,墙上挂着几张他拍摄于崇山峻岭中火车呼啸而过的照片,抽屉里积攒了数十张年代久远的火车票,还有从废弃火车上取下的标志牌。“我参观过云南省铁路博物馆,他们那里都没有这个东西。”在这些收藏品中,丁目认为最值得珍惜的是一块从火车上掉下来的水牌,这是从一列昆明开往蒙自经停开远的小火车上掉落的,因为这条线路早已停运,他在路边一位农户家发现水牌后,急忙带回家中像宝贝一样收藏着。

    2010年在云南省博物馆举办的纪念滇越铁路通车100周年展览中,也有丁目提供的展品。他说,随着年纪的增长,以后也许再也不会有机会沿着铁路步行数百公里,但是关于火车的一切终将是他的最爱。在这些年的行程中,他发现很多不知名的车站破旧不堪,一些老旧的铁路也没有受到应有的维护,他认为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铁路工业遗产,希望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和保护。

    提示

    切勿在铁路上行走

    根据《铁路运输安全保护条例》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铁路线路上放置、遗弃障碍物;不得击打列车;不得在铁路线路上行走、坐卧;翻越、损毁、移动铁路线路两侧防护围墙、栅栏或者其他防护设施和标桩。违反者由公安机关对个人处警告,可以并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名片

    滇越铁路

    从越南海防至云南昆明,全长854公里,分为越南段(即越段)和云南段(即滇段)。今天我们中国人所说的滇越铁路是指其滇段部分,1958年铁道部电令:滇段改称昆河铁路。

    (注:丁目行走的路段火车均已停运)

编辑:张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