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27个月 滇西战役纪念碑安澜纪念塔复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02 10:28:15进入社区来源:云南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戴澄东先生(左)将一幅书法赠予了昆明文史馆。 供图

    从2012年8月动工,到今年11月中旬,通过社会各界热心人士、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媒体以及远征军老兵等的共同努力,圆通山公园内纪念缅甸战役和滇西战役的“一碑一塔”,历时27个月的修复,终于重现了历史原貌。

    明日(12月3日)上午,本报将与昆明文史研究馆和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联合为圆通山公园内的“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简称滇西战役纪念碑)”和“缅甸战役中国阵亡将士碑(又名“安澜纪念塔”)”举行修复落成典礼。昨日,纪念碑现场工作人员已在做两碑落成典礼的准备,欢迎广大市民届时为阵亡将士们献花。

    昨日13时左右,戴安澜将军的儿子戴澄东先生乘机抵达昆明,他将为纪念父亲的“缅甸战役中国阵亡将士碑”献花祭奠。戴澄东将一幅书法赠予了昆明文史馆,上面写着“魂兮归来 无言凯旋”八个大字。戴澄东说,安澜纪念塔修复落成后,“父亲及战友的英灵,又回到祖国了。”

    戴安澜之子昨抵昆 墨宝赠文史研究馆

    昨日13时左右,戴安澜将军的儿子戴澄东先生乘机抵达昆明。“戴澄东先生的身体还很硬朗,见到我们都很开心。”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云南区负责人之一武思奇告诉记者,戴澄东将参加3日上午昆明圆通山公园建成不久的“安澜纪念塔”和滇西战役纪念碑的修复落成典礼,随后将转机缅甸,参加另一个纪念中国阵亡将士的纪念碑落成典礼。

    在午餐期间,戴澄东从行李中拿出了一幅书法,上面写着“魂兮归来 无言凯旋”八个大字。“他说这幅书法是送给我们昆明文史馆的,表达对我们在推动纪念碑修复上所做努力的感谢。”滇缅抗战史专家戈叔亚说,“这幅字是戴澄东先生出发来昆明前专程写的,一共有两幅,另一幅将送给昆明圆通山公园,以表达对公园方修复纪念碑的感谢。”

    “当年父亲在进入缅甸边境时,回首看了看中国的界碑,再看了看前方异域的热带雨林,曾跟副师长说,‘这次去缅甸凶多吉少,凶险莫测,成功成仁,无言凯旋。’”戴澄东介绍,书法中“无言凯旋”,说的就是父亲早已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心上了战场;而“魂兮归来”则意为安澜纪念塔修复落成后,父亲及战友的英灵又回到祖国了。

    据介绍,戴澄东此行还将于今日上午前往昆明知青老年公寓,看望200师健在的老兵。

    耗资130万 靠人力施工 “一碑一塔”修复不易

    公园内“一碑一塔”的修复,可谓来之不易。圆通山公园行政科科长杨慧敏介绍说,修复工作方案由昆明市文体局和市住建局、市园林绿化局于2012年2月联合报市政府,4月获得批准通过。

    “滇西战役纪念碑和安澜纪念塔,一块是按文物修复要求来执行修复,一块是按园林人文景观要求来修建。”杨慧敏称,滇西战役纪念碑修缮前碑身已遭损毁,但仍留有基座;而安澜纪念塔则早已不复存在。2012年7月13日,云南集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通过招投标审核,作为设计单位参与两碑的修复工作。“碑身的形状高度等,都是根据历史照片按当年的原貌修缮和修建。”

    从去年8月15日动工,到今年11月15日完工, 两块碑的修复工作前后耗时27个月。杨慧敏称,修复花费了130余万元,市政府给予了70万的财政补助支持,剩下的缺口由公园方补齐。据介绍,两块碑总共用了6000多立方的石块,“用的都是通海青石,最重的一块重达400多斤,最轻的也有70至80斤,车都开不进去,只能通过人力来施工。”

    “近期还在对公园的周边环境进行整治,希望能让参观纪念碑的游人有一个舒适的观赏空间。”杨慧敏介绍。

    关于“一碑一塔”“第一人”关注圆通山纪念碑20余年的学者

    除了圆通山公园方感受到了“一碑一塔”修复落成的来之不易,还有一位前后历经20余年,坚持发表昆明圆通山公园两座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系列研究文章的人,也感受到了同样的不易,他就是戴美政。

    站在修复好的碑塔前,戴美政内心的骄傲无以言表,这个戴着厚厚眼睛的老学者,来过圆通山多少次他已经记不清,但是圆通山上至领导,下至保安都和他很熟。对于“圆通山纪念塔最早研究者”之称谓,他当之无愧。

    喜欢写日记的戴美政,1976年就意外在先父戴扶青所写笔记中看到“昆明圆通公园曾建有远征军阵亡将士纪念碑”的记载。直至1987年初,戴美政在查找父亲创办的《海鸥周刊》史料时,发现了当年关于安澜纪念塔的报道。

    戴扶青是戴安澜将军的部属和族侄,“戴将军字号海鸥,1945年5月26日,我父亲在昆明创办《海鸥周刊》纪念戴将军。”戴美政从1945年5月的报纸往前追溯,终于获得该碑筹建、竣工、落成典礼、碑文等绝大部分史料。1988年底,综合查获的史料,戴美政写成《昆明圆通公园的两座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一文,发表在《云南文史丛刊》1989年第2期(当年6月出版)。这便是有关两座纪念碑的最早研究报道。

    从1989年3月起,戴美政继续在云南省图书馆查询史料,随后写成《滇西松山战役的纪念碑》一文,发表在《云南文史丛刊》1989年第4期(当年12月出版)上,为以后该碑被列为区级文物提供了较为完整的历史依据。

    2007年1月,《云南文物》发表戴美政《圆通公园抗战纪念碑与滇缅抗战》一文。该文披露了已被凿掉的“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全部题词,并明确指出了“缅甸战役中国阵亡将士碑”的具体位置就是公园安放健身器材的原型小广场。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