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父亲讲呈贡道班的两匹马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1-16 10:34:5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刚读小学,父亲在呈贡的道班工作。那时,交通不便,人们大多走路出行,在呈贡乡下有单车的人寥寥无几。道班工人干的是重体力活。为了减少工作强度,单位给每个班都配了一辆马车、两匹马。马车在那时就像今天的小货车,给父亲他们帮了不少忙。

  回想起来,道班建在靠路边高六七米的土坎上,长方形的大四合院,白墙瓦房。院外有一片两三亩的菜地,地里种着宝珠梨和麻梨。四合院里靠大门的第一间,就是两匹马的马厩。在当时,马也有“粮户口”,但按月供应的包谷和蚕豆远远不够。大人们只好等到十五,去呈贡龙街赶街时,买些糠来添补添补。

  由于九成职工的家都在昆明,道班便实行了轮休制。人是可以休息了,马却没有空闲。在我的记忆中,那两匹马从未罢过工。每天早上八点,人们把它们牵出马厩。一闻到新鲜空气,它们便兴奋地在地上翻来滚去。我们把这叫做“马打滚”。折腾一下,就给它们戴上笼头、披上马鞍、架上车。不管你给它们载多少工具、拉多少人,它们都会马不停蹄地奔到目的地。它们的日常任务,就是到山脚的路旁拉“羊岗石”。只有遇到下雨天,人无法工作了,马才能落个清闲。

  它们是两匹聪明的马。记得一个冬天,一位远在十多公里外的老乡讨媳妇。我们四个人去赴宴,其他人喝高了,一上车就倒头大睡。父亲带我上了马车,将马缰绳交给我,对我说:“它们会带我们回家的。”当时,天已擦黑,既没路灯,也没月亮。偶尔路过的车灯忽现,反而让我害怕不已。但听着黑夜里踢踏踢踏的声音,马儿还是把我们送回了家。

  父亲在世时,我曾问过他这两匹马后来的情况。父亲告诉我,它们一匹病死了,一匹老死了。(作者 铁豆虫)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