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听写节目走红 深藏“中国梦”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1-14 10:05:30进入社区来源:时代周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图为马克斯·恩斯特油画

    “在像美国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拼写大会使背景不同的人们能够在共同的美国梦中找到共同点。”《汉字听写大会》节目组总导演关正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美国的拼写大赛从1925年延续至今,一代代孩子参加,成为全民关注的带有民族性质、国家精神的活动。我们的汉字那么美,传承又那么重要,我们也应该有这样的活动。”尤其令他感动的是,他看到一个50年前曾参加拼写大赛的祖父,现在帮助孙子备赛。

    大概没什么人想到,一档充满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的新生电视综艺节目,灵感来源是已有80多年历史的美国全国拼写大赛(Scripps National Spelling Bee)。按照关正文的解读,后者被认为凝聚了不同人的“美国梦”,那么一段时间以来的汉字类节目,也自然被联想到了“中国梦”。

    为什么出现生僻词?

    “尥蹶子”、“荦荦大端”、“吝啬”、“坍塌”、“癞蛤蟆”……

    一群中学生,几个主考官,还有四个用来听写词语的普通田字格,这是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呈现给观众的全部。没有炫丽的舞台效果、没有明星加盟、节目中的中学生选手没有话题可以炒作、播出时间更正面遭遇《中国好声音》—缺少了当前高收视率综艺节目基本元素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被电视业内人士解读为突破“限歌令”的综艺节目范本。这档平淡简朴的节目自8月2日开播以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蹿红,并有愈演愈烈之势。

    如今,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已经由教育部下发各级学校通知。各种汉字类节目也在“体现汉字之美”的宗旨下持续发热。

    根据目前公开资料披露,《中国汉字听写大会》非总决赛最高全国平均收视率:2.16%,与同时播出的《中国好声音》相差0.03,而它的制作成本不足《中国好声音》的10%。央视科教频道在仅播出两期节目之后,就将其提到了黄金档播出,央视一套综合频道更是打破惯例,在每周二晚跟进播出。

    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网络讨论呈爆炸式出现,微博话题开展后迅速登顶热门榜排名全国电视节目第一名,点击率高达18万余次。网友参与话题、留言、转发总量从第一期的27000余条持续飙升到总决赛节目播出前超过100万条。

    这个比赛的选拨无疑颇具央视特色。根据第一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赛程描述”,参赛队伍筛选范围以国家级重点中学为主,适当兼顾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于2012年确定国际级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名单中的111所中学。学校的选择依托当地教育管理机构推荐产生。《听写大会》统一向各地发放6套不同内容的笔试考题,综合成绩第一的学校中排名在前且符合比赛各方面要求的五位学生,作为正式代表队成员参加全国统一复赛。

    据关正文披露,考题的设定也是漫长的试验过程,导演组先按照10级难度的构想出了第一份测试题。先用大学毕业5年后的成人测试,成人正确率只有40%。又用同样的试卷到中学去测试,初二学生的正确率高达80%。于是导演组重新设定难度,重出的试卷拿给参赛学校作为初赛题,结果胜出选手正确率超过80%,之后再次提高难度设定标准,“这就是为什么出现生僻词的原因”。

    娱乐化的《汉字英雄》

    从8月2日开始,到10月18日结束,《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在八场复赛、两场半决赛和两场附加赛后,15名选手从160名入围者中脱颖而出,两名来自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女生进入冠军争夺战。最终,于加敏拼写“佯嗔”时出现错误,陆佳蕾获得冠军。有趣的是,杭州外国语学校学生以英语见长,学生很多会到国外上大学。

    事实上,早在央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热播之前,河南卫视联手爱奇艺在今年7月已经推出了一档汉字类节目《汉字英雄》,该节目的收视率也在开播后逐渐上升,频频跻身全国收视前十。不过,相较于央视采取全国各地中学考试、选派的做法,《汉字英雄》的整体风格被评价为“更娱乐化”。

    曾因《汉字英雄》成名的选手商妤墨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自己的参赛经过:“我参加这个节目的原因,是节目的编导找到我让我参加。因为我之前是做汉文化推广,他一直跟我联系,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他跟我说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推广平台,我就被他说得心动了。”目前读高中一年级的商妤墨因身穿“汉服”参赛而引发关注,被称为“汉服女孩”。她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参赛之前“他们会让你提前看一些东西,我自己再提前两个月前也买了《咬文嚼字》来通读”。

    一位新浪微博认证为“爱奇艺《汉字英雄》选手小阿拉蕾章馨月”则这样介绍自己曾参加过的节目:第四季中国梦想秀中和周立波叔叔给大家带来欢笑的小葡萄干章馨月;和易中天老师《一起聊聊》;00后来袭《鲁豫有约》;冲进《我要上春晚》总决赛。

    此外,《汉字英雄》在开播之前还曾引发“侵权”风波,则让这档节目在另一层面上受到了关注—2013年5月,南方周末斥河南卫视、爱奇艺节目《汉字英雄》中名称“汉字英雄”、“汉字先生”侵权。据南方周末方面称,早在2011年7月,其视频部门就已经研发了名为“汉字英雄”的汉字类视频节目。

    “语言文字梦”和“汉字危机”

    严肃也好,娱乐也罢,汉字类节目共同的“宗旨”是“体现汉字之美”、“传承中华文化”,重新唤起人们对汉语的热情。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节目的“宗旨和意义”中就有“汉字是中华文明最灿烂的瑰宝之一,是中国贡献于人类文明的第五大发明”的说法。

    《汉字英雄》制作人马东此前也曾对媒体说,他们希望提高当下电视节目的内容深度,《汉字英雄》这档节目关注青少年对汉字知识与文化传统的认知,旨在体现汉字之美,而这一切都基于中国人对汉字的感情。马东目前是爱奇艺的首席内容官,此前他曾是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

    早在2012年12月,南方周末版“汉字英雄”在东方卫视播出,也正是以“中国梦”形式出现。

    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李卫红在前不久的首届中国汉字书写和传承高峰论坛上也曾说:“增强国家语言实力,提高国民语言能力,构建和谐语言生活,是语言文字梦的重要内容,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面是“语言文字梦”的主旋律,另一面是《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播出后,引发的对“汉字危机”、“文化危机”的担忧,甚至出现了一些相当激烈的言论。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就在自己的微博发起了一次运动,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他经常在自己的微博上呼吁,解放孩子,救救国学和汉语。他在新浪微博有约180万粉丝。

    《光明日报》署名贾宇的文章《“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引发文化思考》中,则援引了多位语言专家有关“汉语危机”的言论,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学部委员江蓝生的“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外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理解发生了一些扭曲。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汉语,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忽视和轻视”;以及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汉语言文学博士后郦波的“从新文化运动以来有好几次汉字危机……世界历史上所有文明的衰亡都伴随着它们文字的消亡,伴随着对母语情感的淡化,这是文化层面的危机”。

    不过,海外媒体如《华尔街日报》则指出了这一类“文化危机”所存在的一个悖论:这些在听写中出现的汉字都是简体字。而如今的简体字是上世纪50年代为了提高识字率而定的官方书面文字。该报道同时指出,“普通话一直是中国政府团结各族人民的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来自中国各少数民族的参赛选手还参加了民族服装的展示,凸显中国语言将国家团结起来的理念”。

    “拯救危机不是一个电视节目的事。”央视热播节目《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总导演关正文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当下有关节目所引发的“汉字危机”、“文化危机”,他“由衷不这么看”。在他的设想里,《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应该像美国的全国拼写大赛那样成为全民参与的、对国家文化认同的游戏。

    “老在常用词打转,不觉得对我们的文化很不尊重吗?”

    时代周报:《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一届已经结束,目前有关第二届的选拔工作已经开始,能否请你谈谈下一届的情况?

    关正文:下一届还是以学校为单位来参赛,教育部、国家语委已经给各省都发了通知,我们也马上会做一个参赛指南的细则—还是以学校的名义来参赛,但是所有适龄的学生都应该有参与体验的机会,同时一定是要各级各类的学校,他们都需要通过竞争最终才能获得代表他们省参加全国比赛的资格。

    今年第一届相当程度上是一个实验的阶段。我们一直特别强调今年这个节目是一个实验,总结很多教训,发现很多没有想到的问题。今年的影响力实际上也是实验阶段的影响力,我们非常有信心明年的影响力要大得多。

    我们的选手会是真正从各地通过广泛的竞赛和参与选出来的选手,他们的优秀程度、代表性,各地群众内心情感的牵挂,我相信下一届都会远远超过今年。按教育部的统计,在校的初中生有6000万,初二以上的是几千万的一个数量。

    时代周报:针对这一届《汉字听写大会》,有着一种争议是“生僻字”多。有些人会觉得节目中出现的很多“生僻字”已经很少在生活中用,有些冷门。

    关正文:我这么回答这个问题吧。首先,一个语言的优美程度,一个民族所掌握的语言能力,都是通过语言表义的丰富性来体现的。语言对于这种精细的差别的表现,它的精确性、丰富性,事实上是表现了这种语言是否成熟、是否优美最重要的标志。日常语言只能用到我们博大的中国汉语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我们千万不能把我们优美的语言直接简化成日常使用的语言,因为那样会使我们的语言失去美感,就像我们现在的社会,浮躁、特别强调效用,就像快餐一样,文化也成了快餐文化。

    实际上,有很多人提出这种置疑的时候,没有真正去理解文化应该具有怎样的宽度和厚度。在理解、感受语言之美的时候,应该形成一种什么样正确的价值观。而不是简单地说,你怎么不考常用的、跟我们生活相关的词汇啊?生活中总共就用不了多少词,大家老在生活中常用词打转,你不觉得对我们的民族文化是一个很不尊重的事吗?

    时代周报:但过多的“生僻字”的考核,尤其是在央视这样的平台播出,会不会不利于汉语的推广?上世纪50年代为了提高识字率,我国定了简体字为官方语言。现在以这个节目来向世界推广汉语,会不会形成“汉语很难”的负面印象?

    关正文:这事也是一个掩耳盗铃的事。当我们需要汉字博大精深的时候,我们就说我们有五千年的造字史,我们有五万六千个汉字;当我们需要让人感觉到容易的时候,我们就说其实你学到两千个就行了。这是针对不同对象的表述。

    中学毕业的时候有3000个字,这是国家语委规定的或者经过专家论证的,你有3000个掌握的词汇量就可以应对日常的交流。但是我们日常的交流跟优美的交流,跟高水平的交流,跟文化继承之间是天壤之别。一个老外,可以只学会“你好”、“吃了吗”就行了,但他要热爱中国文化,他必然会知道中国汉字多了去了。用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说我们中国汉字其实特容易,你记住几百个就能通汉语—这有意思吗?汉语的推广水平,分不同的层级,真正的不是以汉语为母语的老外要对汉语有深入的研究,他就得研究更高级的汉语,他就得能读古文吧。你非得拿儿歌跟老外说看我们汉语多容易,这是很荒诞的。

    被绑架的“汉字危机”

    时代周报:那么在下一届,繁体字是否有可能加入到竞赛中来?

    关正文:作为节目组我们特别希望。在政治上我们有一国两制,在社会制度上我们领导人能有这样的想象力,实际上文字管理体制也应该有想象力。

    比如说,我们特别欢迎港澳台的同胞直接来参赛,参赛肯定会涉及到正误判别的问题,这个就涉及到繁体字。我们实际上在节目的过程中并不把繁体字算错的,除非是太明显的人们不会用的异体字。为什么?因为都是流通的、在使用的汉字,我们希望能够表达出文化传承上的两岸一心、两岸一体这样基本的观念。

    当然,明年是否有港澳台的本地队伍来参赛,并且引入了繁体字的正误评价机制,这个还得特别仔细论证,因为我们需要时间,我们自己的专家,还有国内顶级的语言学家也在开始研究。大家已经发现,我们大陆确认的繁体字字型和台湾确定的繁体字字型,和香港确认的繁体字字型不一样。而台湾和香港之间又不一样,包括字义,在不同的地方也会有细微的差别。这样的现象是特别不好的一种现象,因为同一个母语,我们国家五千年文化能够一同传承,我们国家能够保持统一、完整,民族和谐共存,这些都建立在文字的统一上、语意的统一上,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我们两岸三地现在有一些文化差异存在,我们这一代人如果不去加以沟通、加以消除,百年之后是有罪过的。

    时代周报:《汉字听写大会》播出以后,很多人都在说“汉字危机”,在你看来,这个危机存在吗?

    关正文:很多人都说这个节目的产生是因为电脑时代提笔忘字,于是要拯救汉字书写文化,我由衷地不这么看。因为我认为,提笔忘字这事儿有汉字就有,我们古代的人其实有那么多通假字,也是因为大家经常写错。从有汉字起,就免不了写错。键盘的确使书写机会减少,使我们的手写能力退化,但是印刷术发明的时候,实际上我们的手写机会已经减少了,过去还抄书呢!一个时代科技的进步,本身是我们应该欢迎的事,如果只看到它的弊端,我觉得从价值观上就不对。书写能力下降不可逆,但我们这一代人应该积累一些与我们的民族、传统文化沟通的方式,它可能是一种游戏,一年到头有一段时间大家跟我们的文字发生了亲密的关系,如果能传承,这是一件很好的事。

    美国的拼字游戏到现在快90年,他们几乎人人参加,曾经参加过的爷爷为小孙子准备参赛,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全民参与的节目,是对美国文化认同的游戏。首先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不是加强英语拼写能力的游戏。为何印度裔的移民能够获胜?首先美国就是一个移民国家,它有多种族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在美国能够获得共同认可的东西,在美国实习新移民的文化认可,共同的“美国梦”,这些是游戏的主流。为什么我们有这么一个有意思的节目,就非要拯救什么“危机”呢?媒体在绑架所有的话题,也让“危机”成了今年暑期的一个关键词。但现在我们反过来看,拯救危机不是一个电视节目的事儿。凭什么你一个破电视节目就能拯救危机?没那么重要。

    时代周报: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你也提到了美国的拼写大赛,从1999年至今,美国拼字比赛冠军有11次是被印度裔选手夺得,有印度媒体反思其原因,认为是印度重视死记硬背的教育传统造成了这一现象。同样,现在有人担心这场汉字听写比赛会成为应试教育的翻版。

    关正文:青少年学习汉字,一开始都得背。他们在学习的过程中,已经表现出对汉字造字原理的理解,这个事情就更可爱了。如果一个学生在青年时代,在13岁,与汉字有过深入的接触,集中两个月的时间多认识了许多汉字,一生都会受益,对我们民族文化的情感都会有影响。所以背就背呗,背汉字比背乱七八糟的东西强多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正向的力量非常重要。

编辑:王鹏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