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昆明的故事 街边上的洗脸摊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1-14 10:52:13进入社区来源:彩龙社区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50年多前的一天,我随母亲到位于鼎新街的外婆家,也许是白天闹得太多的原因,才吃过晚饭我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无论母亲怎样叫都不醒,就这样,我厚着脸皮在外婆家呆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天才亮,我就被街上的此起彼伏的吃喝声整醒。外婆叫我赶快穿上衣服跟她出去买我喜欢吃的早点——稀豆粉油条。

    我抬着一个准备装稀豆粉的锑锅,跟在外婆后面,刚走到祥云街,就看见在街边上有一个奇怪的挂着许多红红绿绿毛巾的摊子,走到面前发现前面是一排黄爽爽的铜盆,后面烧着两个火炉,大的一个支着个冒着热气的烧水大桶,小的一个也在冒热气,但里面却在煮着毛巾。我奇怪地问外婆:“他们咋个会煮洗脸帕吃?”

    外婆笑了笑说:“憨儿子,洗脸帕咋个可能煮了吃,怕是肚子饿了说胡话吧,这叫洗脸摊。”

    洗脸摊?我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自己刚刚洗过的脸,心想,太好玩啦,街上还有洗脸的,如果我没洗也来这点洗下就好了。外婆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便拉了我一把,让我赶点走。“洗哪样的脸,你又不是没得家,这是为那些出门在外没得洗处的外乡人准备的。”

    那一天的稀豆粉油条好像吃着没有以往那么香,我的眼前像放电影一样,始终晃动着洗脸摊的影像。

    时间过得飞快,到我九岁那年,外公外婆相继去世,鼎新街的房子换成了舅舅居住,那一年舅舅到专县上修水利去了,舅妈也带着几个表姐表哥下放到曲靖。鼎新街的房子便交给大表哥看守,这里成了表哥和朋友们相聚的场所。我那时候最喜欢跟在表哥的屁股后面玩,有天玩得高兴了便跟着表哥住在一起,脸脚都没洗就睡了。那天我是被肚子饿醒的,早早的就起来对表哥说想吃稀豆粉油条。表哥起床后揉了揉眼睛说:“糟糕!没得热水,洗脸毛巾也被当抹布用了,咋个整,脸也洗不成了。”

    我说:“我晓得哪点有洗脸的地方。”自从对洗脸摊产生了兴趣,我一直在关注,发现这种特有的洗脸摊越越少,但祥云街上的那个还在。

    “哦!我晓得啦,只是在街边的洗脸摊上洗脸你咯怕脏?”表哥伸了个懒腰说。

    我们哥俩个来到祥云街的洗脸摊前。热情的摊主用两个黄爽爽的铜盆为我们打好了洗脸水,递过两块粉红色的毛巾说:“小儿子,你消放心,我们的毛巾是煮涨消过毒的,你看看?”摊主指了指正在锅里煮得“嘭咚嘭咚”的毛巾。然后又问:“牙也没刷吧,将就着用指头刷刷吧?”于是又用两个绿色的搪瓷口缸打了两缸水递过来。

    我效仿着表哥的样子,用食指沾了点盐巴把牙刷了刷,然后打上胰子(香皂)在脸上洗了又洗,一下子就把铜盆里的水洗得差不多都黑了。热情摊主笑着说:“有几天没洗脸啦?”边说着边打了一盆水让我们清了清。

    洗过脸之后,冒着热气的脸上迎着吹来的晨风,只感到凉爽爽的……

    ——这就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街边上洗脸的经历,当然也是最后的一次。因为过了不久,大概是在文革前夕吧,就连这唯一的一个洗脸摊也不见了踪影。(作者 箫寒)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