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人的歇后语:老昆明展言子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1-11 16:24:27进入社区来源:彩龙社区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在昆明方言中有“展言子”一说,这其实就是人们常说的歇后语。

    老昆明人的展言子,表现出了他们的语言艺术天才。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说话风趣,应对诙谐,责问幽默。许多复杂的事物,深刻的道理,他们往往并不是直截了当地把它戳破,而是绕着弯子,打几个比方,展几个言子,来点谐音表意。既不直接点穿,又不就事论事,而是口舌灵巧地弯来拐去,其结果是,话音一落,马上获得满堂喝彩。

    老昆明人展言子的功夫,也常常表现在昆明方言中的语音上。他们利用方言中音字相谐,或近音字相谐,由原来的意思引申出了他们所要表达的实际意思,使得听话人转了个弯,才能领悟出其中的含意,从而使得对话更有趣味;老昆明人还会用现实生活中的事情作个看似无关的比方,但只要听者对他所设比事情的情况或特点有所了解,便会很容易地领悟出后半截的“谜点”了。

  海心亭的大鱼——专吃空子

  巫家坝的口袋——装风(疯) [按:早年的巫家坝机场设备简陋,用布袋显示风向,故有此歇后语。]

  王运通的膏药——拔尽总毒 [按:王运通药室在光华街上,其所制的膏药,生肌拔毒,疗效显著。昆明话里,拔尽总毒的意思是:对人对事过分苛刻,毫无余地。]

  龙圆局的烟囱——二气 [按:龙圆局在钱局街,是早年云南的造币厂。内有两座烟囱,常冒着两股浓烟。二气是昆明话里对言行不近情理的人的称呼。]

  水月轩的底片——颠倒黑白

  毕家的大蜡烛——徒有其表

  小火车出南站——开远

  三牌坊的狮子——老得大不得

  三牌坊上的麻雀——东西不大,架子不小

  三纛巷里的生意——赚死人的钱

  三市街的油渣——炼透了

  得胜桥的警察——看桥(看瞧)

  仁和园的烧卖——撮着(少胡说)

  黑龙潭的鱼——烂脊梁(喻无良心)

  华亭寺菩萨的眼睛——人安的

  大道生的布——兵穿(宾川)

  小板桥的姑娘——崴团掉呢

  城隍庙的鼓槌——一对

  五华山上的灯笼——高明

  东寺塔上挂剪刀——高才(裁)

  西山顶上射靶子——高见(箭)

  大南城上吹喇叭——高调

  西院街的生意——豁豁哄哄

  华丰茶楼上摆手——胡(壶)来

  墙上挂席子——不像画(话)

  猫抓糍粑——撕不开

  猫抓护领——撕胸(师兄)

  老奶打哈欠——一望无牙(涯)

  草帽烂边边——顶好

  房头上骑摩托——颠着玩

  独眼龙走田埂——只看一面

  天上落豆渣——喂猪

    亮蛋上的虱子——明摆着

  飞机上谈恋爱——天晓得

  楼板上铺席子——高低点儿

  和尚寺里借木梳——找错了门

  老奶纺棉花——白扯白噎

  豁豁吃米线——双逮(吃两份)

  观音打摆子——神抖抖

  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骑毛驴吹嘣硐——颠着玩

  肩上扛风炉——恼(脑)火

  槽中无食——猪拱猪

  蜻蜓咬尾巴——自家吃自家

  青蛙爬秤盘——自称

  马杌上放屁——做(坐)得出来

  癞蛤蟆弹三弦——整声弄气

  癞蛤蟆打哈欠——大口大气

  乌龟掼在石板上——硬顶硬

  说大话使小钱——吝啬鬼瞎子

  见钱眼睁开——贪财鬼

  书生吹牛——文屁冲天

  门头上挂笤帚——扫嘴扫脸

  纸表的窗户——一戳就破

  棺材里抓痒——不知死活

  苍蝇生搭背——有多少脓血

  娃娃打架——大人来了(当官的来了)

  头上挂马锣——响震掉

  死人打架——斗尸(豆豉)

  癞蛤蟆穿套衫——蹬打不开

  青蛙跳下水——扑通(不懂)

  尖担挑水——两头塌

  精屁股骑滑马——严丝合缝

  癞痢头戴箍箍——围癣(危险)

  抬竹竿进城门——直来直去

  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

  在昆明这片富饶而多彩的生存环境中,那些带着昆明方言音调的“展言子”具有着鲜明的地方特色、浓郁的生活气息、深刻的处世哲理,幽默风趣,耐人寻味,为昆明人喜闻乐见,真可谓一道百尝不厌的“滇味”。(作者 马桂花)

编辑:孙红亮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