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宣光、临洮战役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1-01 11:37:3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图为云贵总督颁发给在宣光、临洮战役中立下战功的剑川廪生王炳南的奖札:奉上谕授予王炳南训导职务,同时赏加国子监典籍衔。

    1894年8月1日清政府对法宣战后,慈禧太后命令广西、云南两省清军进攻侵占越南的法军。一路广西巡抚潘鼎新,饬东线桂军由谅山出谷松、船头,进占谅江;另一路岑毓英率西线滇军、黑旗军,由保胜出馆司,进占宣光、开化;第三路唐景崧、马盛治等率中路各部,由牧马、高平进逼太原。清军3路并进,企图会攻北宁,进取河内,规复北圻。

    1884年9月6日,东线潘鼎新率6营驻守谅山,令署理广西提督苏元春率桂军主力13营,4800余人,从谷松、坚老进抵船头;记名提提督方友升、总兵周寿昌率所部9营,3200余人,从屯梅、观音桥进占郎甲。10月1日,总兵陈嘉率部从船头渡陆南河向陆岸县发起攻击,苏元春率部从河北岸配合。2日上午战斗开始,枪炮齐鸣,清军将土奋不顾身,力夺炮台,毁伤敌船,斩杀法军多人,击退法军增援部队,占领陆岸后主动撤回船头。

    法军在台湾北部的进攻受折后,为逼使中国政府恢复有利于法国的谈判,在越南北圻战场发动了强大攻势。1884年10月,法军第1、2旅主力进攻谅山以北的船头、郎甲,企图夺取战略要地谅山,直接威胁中国边境。法军进至距船头西南20里的尼村时,遭到清军苏元春部的阻击,双方展开激烈战斗,法军被迫撤退。10日,法军在得到增援后,又发起进攻,并突入清军船头的外围阵地。清军依托阵地拼力抵御,战斗十分激烈。法军组织炮火猛烈轰击清军,无济于事;派出两连兵力增援,也被清军击退,两连法军大部被歼。船头一战,歼敌两百余名,清军士气为之一振。

    法军第2旅2000余人,于10月8日进攻郎甲,清军依托壕沟和围墙,与敌激战。在郎甲以北的清军方友升、周寿昌部,对包围郎甲之敌进行反击,企图夺取法军炮兵阵地,解救被围清军,但两次冲击均未成功。法军乘势攻击方友升、周寿昌部。方、周部稍做抵抗后,即丢下郎甲被围之清军,向观音桥、屯梅方向撤退。法军集中兵力,围攻郎甲,清军顽强抵抗,与法军展开激烈的肉搏战,150余人全部壮烈牺牲。郎甲失败的消息传到船头,苏元春只得放弃船头,率部撒至谷松一带。东线桂军丢失郎甲、船头之后,陷于被动,使清军规复北宁、河内的反击作战,受到较大的挫折。

    为执行清军反攻北圻的作战方针,西线清军主帅、云贵总督岑毓英,指挥滇军、黑旗军在东线清军与法军激战于郎甲、船头之时,进逼宣光。

    宣光是北圻中部的重镇,水陆交通枢纽。陆路经河阳可通云南,出高平直达广西,走太原可到谅山,水路顺流而下,入红江直抵河内。清军如占领宣光,就能使东西两条战线会合,进而攻克河内,规复北圻。因此,宣光是中、法两军力争的焦点。

    宣光城依山傍水,地势险要,筑有石墙。城内有山耸峙,山上设铁炮台,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法军守备部队有正规军600余人,和越南、附庸兵一部,以城池为核心,在城周扎营设寨,极力扼守。

    清军兵分两路进击宣光。一路由刘水福率黑旗军、游击张世荣率滇军,先后占领宣光外围的春岭总、同安总、趁岭洞等地,黑旗军还控制了宣光东南10余里清河下游的左育,切断了宣光法军同别处法军的联系。另一路由记名总兵覃修纲、记名提督吴永安、邹福胜等率部攻占夏和、锦溪、清波等地,进逼端雄、临洮,威胁兴化、山西,以牵制河内法军。从而,包围了宣光,在北圻西线出现了有利于清军的形势。

    法军为增援宣光,从河内派出军舰1艘,拖带木船3只,满载官兵,溯清河而上,11月8日在左育遭黑旗军伏击。法舰见势不妙,砍断拖绳,弃船逃跑。10日,法舰两艘,拖带木船4只,又向宣光驶来。黑旗军在左育再毙伤法军多人,缴获木船4只,击退法军进攻。12日,法军第3次进犯左育。早有准备的黑旗军,以猛烈炮火给敌迎头痛击,法舰以炮还击,激战相持两小时之久,法舰终告不支,割绳弃船落荒而逃。黑旗军连续获胜,毫无松懈,将缴获的木船,装石填河,截断法军水路,并加强两岸工事和炮火。不料,从14日起,连降3天大雨,河水猛涨,法军乘机派大型军舰5艘、商船1艘,拖带木船10余只,满载2000余名侵略军,逆水而上,18日到达左育,与黑旗军、滇军激战12个小时后,被迫撤退至端雄。

    20日凌晨,法军第5次冲至左育,以一部兵力登岸,从陆路攻击黄守忠部。黄守忠部先败,刘永福恐后路被抄,撤出左育,法军得以冲到宣光,与城内守军会合,使宣光法军得到加强,给清军的进攻增加了困难。

    11月24日,唐景崧所率桂军前锋3营到达宣光以北的三江口,与刘永福黑旗军黄守忠部会师。27日,进驻中门总。12月5日,唐景崧亲至中门总巡察营垒,布置战事。21日,法军乘雾出城,袭击城西同安总黑旗军吴风典部,唐景崧部右营管带谈敬德部主动支援,与敌激战3小时,法军被歼百余人,败退回城。

    为了攻克宣光,岑毓英积极筹措粮饷,调集兵力,调整部署,充分准备。唐景崧所部桂军4营2000余人抵达宣光城下后,岑毓英又拨侯补同知潘德继新募粤勇3营,1200人,归唐景崧率领,配置在宣光以北的中门、安岭地区。25日,记名总兵丁槐率滇军13营,3600人,出云南白马关,经河阳(今河江)抵宣光,并指挥包围宣光的张世宁部,配置在宣光城南、城西的连山、同安地区;刘永福率黑旗军再控左育地区,断敌从水路增援;记名提督何秀林率滇军位于宣光与左育之间的清水沟,策应攻城的滇、桂军和打援的黑旗军;派记名提督杨国发率部防守道岸、浪泊,与夏和、清波之覃修纲、吴永安部联成一气,互为策应。西线清军总兵力2500余人,参加围城的1600余人。岑毓英于1885年1月13日抵达馆司,亲临第一线指挥。

    1月23日,唐景崧、丁槐对攻城问题进行了谋划。26日凌晨,唐景崧军左、后两营潜入炮台附近,右营谈敬德率部至东门附近。丁军乘敌不备,一举攻占法军城南大寨,纵火焚敌巢。谈敬德见南城起火,不等前营到达,即下令对出东门援救南门之敌进行攻击。出城法军不救南门,专攻谈敬德部。唐景崧亲到前营指挥,谈敬德壮烈牺牲,王宝华身负重伤,进攻炮台的左营管带卢贵负伤,景军四将伤亡已三,但仍顽强战斗,拖住了增援之敌。丁槐军攻占法军大寨后,直逼宣光城下。战至天晚,法国大败入城,南门大寨溃散之敌企图入城,被景军拦歼,逃至下游的法军,也被刘永福、何秀拼军歼灭,大挫宣光法军的锐气。1月30日,丁槐和唐景崧两军乘胜进攻西南炮台。夜晚,清军利用开壕滚草法,隐蔽地进到城西南炮台附近,8时许,兵分两路发起攻击。法军抵挡不住,弃炮台向东门逃跑,又被在东门待机的景军击溃,逃散者多为刘永福、何秀林军歼灭,清军在宣光外围共歼敌500余人,城外敌垒遂被荡平。法军困守孤城,外援不至,清军各营兵逼城下。这是滇军、桂军、黑旗军联合作战所取得的重大胜利。

    扫清宣光外围之后,丁槐、唐景崧计划攻城。经10余天的准备,攻城战开始了。2月12日,滇军开挖地道,装实火药,炸塌城墙10余丈。丁槐、何秀林督队进攻,夺占缺口,法军拼死抗拒,滇军一时未能突入城内,占据缺口与法军对持。与此同时,唐景崧部于城北用竹梯、草捆攻城,也未成功。22日,滇军挖成地道3口,先爆炸一口,待敌军蜂拥来堵时,再爆炸左右两口,当即炸死炸伤法军二三百人。丁、唐、何三将乘势督队齐攻,法军顽抗,清军伤亡很多,下令收兵。24日晨、丁、景两军各攻一个缺口。景军敢死队头等先锋30人,率先向缺口冲击,勇猛登城,二等先锋50人继上,由于敌军早有准备,登城的头等先锋30人亡24人,攻城又未成功。当晚,唐景崧又选敢死队头等先锋50人、二等先锋150人,大队500人随后接应,与丁槐、何秀林约定,同时向3个缺口攻击。景军敢死队长伍义廷率头等先锋50人,奋力登城,冲入敌军营地,同敌肉搏,壮烈牺牲。副队长赖朝荣率二等先锋队冲入敌阵,也中炮阵亡,另一名副队长姚纪昌冒着敌人的猛烈炮火,冲上城头,中弹倒下,忽又跃起,再次冲向敌人,又中弹坠壕殉国。清军200多名敢死队员,为了打击法国侵略者,义无反顾,几乎全部捐躯。

    正当宣光之敌处在垂危之时,东线清军却被法军击败,全线溃退。12月13日,法军占领谅山。这时,刘永福在左育山上加固了几座大炮台,增设了几座小炮台,赶造大木箱四五百个,每个装火药40斤,埋在大路两旁和清河两岸,设下庞大的地雷阵。3月2日,法军前锋5000人,由屯鹤关溯流而上,分两路进攻左育,被诱深入地雷阵,忽然地雷爆炸,如山崩地裂,炸死法军无数,残余兵卒又受到黑旗军猛烈围攻,被消灭1000余人。接着,法军5000余人,再攻左育。刘永福率大队迎战,但防守同章的黄守忠部先溃,法军占据有利地形,用火炮轮番轰击,黑旗军伤亡近千,不得不撤出阵地,法军乘势进入宣光,岑毓英见攻城无望,遂令各军撤围宣光,西线清军的战略目的未能实现。

    宣光撤围后,增援的法军4千多人乘机在3月23日包围了在越南临洮府的滇军。在岑毓英的指挥下,驻守滇军坚守临洮,同时外围部队火速驰援,大败法军,并乘胜克复广威、黄岗屯、鹤江、老社等十数州县史称“临洮大捷”。

    对法战役中,镇南关、宣光、临洮等战役法军伤亡惨重,消息传至巴黎后,法国民怨沸腾,导致茹费理内阁倒台。

    这次中法战争中,镇南关大捷、宣光战役、临洮战役本来使中国在军事上、外交上都处于有利地位,但清政府在整个中法战争期间,即使在被迫宣战以后,也担心“兵连祸结”会激起“民变”、“兵变”,因此始终或明或暗、直接间接地向法国侵略者进行求和活动。李鸿章等人主张“乘胜即收”,把镇南关大捷当作寻求妥协的绝好机会,建议清政府立即与法国缔结和约。1885年2月,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在清政府同意下,派其僚属英籍中国海关驻伦敦办事处税务司金登干赴巴黎促进中法和议。4月4日,金登干和法国外交部政务司司长毕乐在巴黎匆促签订停战协定(《巴黎协定书》)。之后,清政府明令批准李福天津《简明条约》,并下令北越驻军分期撤退回国;法国解除对台湾和北海的封锁。中法战争至此停止,慈禧太后颁发了停战诏令。

    1885年5月13日,清政府任命李鸿章为谈判代表,与法国政府代表、驻华公使巴德诺在天津开始谈判中法正式条约。6月9日,在天津签订《中法会订越南条约》,即《越南条款》或《中法新约》,又称《李巴条约》,共十款,主要内容是:①清政府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保护权,承认法国与越南订立的条约;②中越陆路交界开放贸易,中国边界内开辟两个通商口岸,“所运货物,进出云南、广西边界应纳各税,照现在通商税则较减”;③日后中国修筑铁路,“应向法国业者之人商办”;④此约签字后六个月内,中法两国派员到中越边界“会同勘定界限”;⑤法军退出台湾、澎湖。11月28日,此条约在北京交换批准。

    中国在这次反侵略战争中,本来有可能取得最后胜利,只是由于清统治者的懦弱、妥协,胜利的成果才被葬送。1886~1888年,清政府又被迫与法国签订了《中法越南边界通商章程》、《中法界务条约》、《中法续议商务专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使法国又得到很多权益。中国西南门户洞开,法国侵略势力以印度支那为基地,长驱直入云南、广西和广州湾,并使之一度变成法国的势力范围。(懋勤/文)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