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历帝殉国与昆明金蟾寺轶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0-28 11:07:15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笔者离开云南故乡60年,如今已是耄耋之人,乡梓旧事却如在眼前。虽远在北京,仍关注家乡情况。听闻这几年,云南非常重视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开掘,正在努力把昆明建设成为世界知名的旅游城市,故不揣浅陋,愿为此略尽绵薄余力。笔者一家,曾于1930-1951年,在南明永历帝殉难之地昆明金蟾寺居住过20年,在此把我所知道的金蟾寺情况忆出,供发微探究,或以资利用,以慰余生。因研究文史并非笔者专长,亦借此就教于方家。

    永历帝的历史文化价值

    南明皇帝朱由榔(1623-1662年),是明神宗的孙子,明思宗的堂弟。明末清初之变,他于1646年在广州做了皇帝,年号永历,史称永历帝,在位16年。他是中国历史上以皇帝身份在云南活动时间最长的唯一之人,甚至也是唯一到过云南的一位皇帝,在云南留下了许多遗迹故事和历史之谜。这一历史文化资源经过疏挖整理,应该有广阔的开拓空间。比如,传说永历帝在西逃途程中,曾在永昌腾越(今保山市腾冲县)吃过一顿炒饵 充饥,于是成就了今天云南著名的风味美食“大救驾”。仅在“大救驾”美食的继续开发、扩大经营和包装提升等方面,就有较大的策划、拓展和创新空间。又如,贵州省都匀市大坪镇于1921年考证修建了永历皇帝衣冠冢,如今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其文化旅游价值早已得到重视。

    永历帝在昆明被缢殉难,其是否留有遗冢?至今尚无定论。但有些史料值得重视,如史载:朱由榔父子和国舅王维恭之子遇难后,吴三桂随即命昆明知县聂联甲带领员役,搬运柴薪,把三人棺木焚化于北门外。次日,清兵至火化处拾取大骨携回作证,云南百姓不忘故主,以出城上坟为借口,寻得未烬小骨葬于昆明太华山。如果能组织有关专家学者探讨论证,仅是“永历帝墓葬”一个方面,就可成为一篇可资利用并值得深入开掘的大文章,在旅游文化等方面有广阔的拓展空间。

    永历帝殉难过程及地点

    永历帝是在昆明被处死的。在清兵的进逼之下,南明政权及永历帝一行,从昆明辗转西退进入缅甸,终被吴三桂所擒。史载,康熙元年(1662年)三月十二日,清廷以擒获永历帝诏告天下。朱由榔和他的眷属被押回云南昆明,城中许多百姓眼见皇帝蒙难,不免黯然神伤:“永历之自缅归也,吴三桂迎入,坐辇中。百姓纵观之,无不泣下沾襟。永历面如满月,须长过脐,日角龙颜,顾盼伟如也。”

    据记载,如何处死永历帝,是有不同主张的。对永历帝等人行刑前,吴三挂主张拖出去砍头,满洲将领不赞成,爱星阿说:“永历尝为中国之君,今若斩首,未免太惨,仍当赐以自尽,始为得体。”安南将军卓罗也说:“一死而已,彼亦曾为君,全其首领可也。”于是,康熙元年(1662年)四月二十五日,吴三桂命人把“朱由榔、朱慈烜和王维恭之子抬到门首小庙内,用弓弦勒死。”(顾诚《南明史》)。

    永历殉难之地,是昆明篦子坡,具体地点就是坡上的金蟾寺。据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云南府志》载:“遣固山将军杨珅、章京夏国相等,缢永历帝于篦子坡,焚其尸扬之,家属送京。”关于永历帝被缢死的具体地点,有资料载:“吴三桂于大明永历十五年(1662年)四月的一天,将永历帝杀害于昆明北金蟾寺前。”(互联网资料《翠湖》)。这一点,古典小说绣像本《吴三桂演义》第十四回也有描述:“那篦子坡在昆明城内,旧有金蟾寺,吴三桂即囚永历帝于寺内,惟永历帝从臣仍呼为行宫。”这虽是小说内容,但其对永历帝殉难的时间、地点的描述,与其它史料是一致的。

    辛亥革命胜利后,民国元年(1912年)蔡锷将军以三迤士民的名义,在篦子坡建立一块石碑,上书“明永历帝殉国处”七个大字,碑高1.96米,宽0.725米,厚0.12米。此碑原立于昆明华山西路利昆巷口,20世纪60年代,因城市建设需要被移于云南省妇幼保健院北侧。这是昆明唯一与永历帝殉难地点有关的实物,2003年,昆明市五华区将其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从前,华山西路是一条有坡的大街,这个坡就是篦子坡,北低南高,北依五华山,西邻翠湖。早年,篦子坡一带很热闹,是昆明城的繁华地段,乃一条商业大街。昆明第一个自来水厂、第一个电力公司耀龙电灯公司、昆明最旺的水源地水晶宫等,都在华山西路,所以昆明人大多知道篦子坡。因永历殉国故事,人们渐渐将篦子坡用谐音称为“逼死坡”。

    金蟾寺名称及相关史料

    昆明的逼死坡广为人知,至于金蟾寺在哪里,就鲜为人知了。个中原因,笔者认为,一是因为它不是公众地方,二是历史上有人故意隐瞒不载。

    先剖析一下金蟾寺的名称。关于金蟾寺名称,目前看到三种写法:金蟾寺、金蝉寺、金禅寺。下面试作分析——

    金蟾,曾是古代文官官帽上的装饰,与宗教和民俗文化有较深渊源,至今仍流传有“刘海戏金蟾”的故事。传说,刘海是吕洞宾的弟子,常降魔伏妖造福人世。他在降服长年危害百姓的金蟾妖精的过程中,伤其一足,所以金蟾的造型一般为坐蹲于金元宝之上的三足蟾蜍,背负钱串,寓意避邪招财。另外,传说月宫中有三条腿的蟾蜍,因此把月宫叫蟾宫,后人就用“蟾宫折桂”来比喻考取进士。如今,金蟾作为一种吉祥饰物走进了千家万户。

    金蝉,是蝉科昆虫的代表种,实名蚱蝉,成虫又称黑蝉,俗称知了龟。异名:鸣蜩、马蜩、鸣蝉、秋蝉、蜘蟟、蚱蟟、知了等。它主要作为药材和食材与人们发生关系,而并无宗教方面的典故。如以“金蝉”作寺名,应有该寺与金蝉相关的典故和佚事,但至今为止未发现这方面的任何资料。

    金禅寺这一名称,似不太合乎寺庙命名的规矩,多见“某某禅寺”,少见“某禅寺”的名称。当然,金禅寺之名,也不是绝对没有,在山西省屯留县城西北的山上,就曾有一座金禅寺,相传始建于唐代,确切年代无考。该寺于1939年被日本侵略军焚毁,现仅存舍利塔1座,是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笔者认为,综合各种资料,永历帝殉难的具体地点的写法,应以“金蟾寺”为准。并且,笔者全家曾在此寺中居住过整整20年,较其他人更为知晓一些情况。

    但是,为什么史料中几乎没有金蟾寺的记载呢?

    永历帝被缢杀于金蟾寺,在清康熙年间是一件重大政治事件,按理说金蟾寺在历史文献上应该有所记载。但是查阅清康熙三十五(1696年)年刻本《云南府志》、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刻本《昆明县志》及民国时期的《昆明县志》和其他许多通志、风物志等,均未找到有关金蟾寺的记载。其中,康熙《云南府志》对昆明的寺庙建筑记载较多,不仅有圆通寺、五华寺、筇竹寺等大寺,也有涌泉寺、永丰寺等不太著名的寺庙。其中也记载了吴三桂“遣固山杨坤、章京夏国相等缢永历帝于篦子坡”这一历史事件,但却没有记载金蟾寺。 《云南府志》为云贵总督范承勋主持修编,此书刊刻时,距永历帝被杀只有30多年。范承勋于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开始任云贵总督时,距永历帝被杀的时间更近。史载,范承勋在任时,还关注佛寺建造,曾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重建昆明佛严寺,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拆洪化府吴宅,木石材料用于重修西山太华寺”。根据范承勋的阅历、地位、学识和任职时间与重视史志修撰等情况分析,他应该是清楚永历帝被杀的相关过程和细节的,但他主持编修的《云南府志》却没有金蟾寺的只言片语,这是为何?笔者认为,这与当时的政治环境有关。康熙时,清政府为了维护其统治和化解民族矛盾,逐步推行民族和睦政策。永历帝被杀一事,始终是明代遗官和百姓的一个心结,是应极力淡化的。所以,金蟾寺也从各种史书中淡化直至灭迹了。可以佐证此说的史实是:篦子坡因永历帝遇难被民间呼为逼死坡后,此地名曾一度被改为升平坡。升平的寓意固然很好,但逼死坡的称呼却承载了一段历史的记忆,一直流传到今天,而升平坡这个地名,却被深埋于故纸堆中,鲜为人知。

    居住金蟾寺20年

    昆明华山西路篦子坡坡顶有一条小巷,开始时没有名称,巷内只有四五户人家,不知何时被命名为利昆巷,金蟾寺就坐落在巷内。自永历帝于此被缢后,金蟾寺日渐衰败。民国初年,该寺被划归教育经费管理局,房舍用于办学,法政学堂曾在此办过学。由于寺中房屋年久失修,已是残破不堪。1930年前后,家父孙东明低价买下这个残破寺庙,经过修缮,作为住宅,一直居住了20年。

    孙东明(1897-1974),云南宣威人,1922年毕业于武昌高等师范学校,曾在昆明昆华女中等学校任教。民国时期,曾任云南省财政厅科长、处长、云南省税务局局长、省政府主任秘书,1949年云南和平起义时,任临时军政委员会副秘书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云南省人民政府顾问、参事。1951年,他将自己的房产、古今珍稀字画、古籍和名贵花卉,全部捐献。金蟾寺也在捐献之列。

    金蟾寺是一个典型的寺庙建筑,山门面向翠湖,门前有七八级台阶,山门是两层的砖木结构楼房,楼下中间供奉菩萨,左右两边和楼上三间的房屋原为僧人住房。进门是一个大的院子,红砂岩石板铺地,砌有四个花坛,分别栽种着两株茶花、一株玉兰、一株枇杷,院子西边还种有芭蕉和花红树。穿过院子,再上七八级台阶就是大殿,亦是砖木结构,殿前有走廊。大殿南侧厢房犹存,北侧厢房因残破已被拆除。大院四角各有一道小门,进小门又各有三四间房屋可以住人。

    孙家搬进金蟾寺后,曾进行了一些改造。先是把各位菩萨塑像请走,据已经90岁高龄的孙东明长子孙翊澍回忆:“搬家那天,一清早我和孙翊文(堂兄)就来到金蟾寺,只见有人已经把原在寺里安放的释迦牟尼佛像放倒了,用很多绳索拴裹正准备搬运请走。”为出行方便又将原山门封闭,在大院北面空地上另开一道新门,改从利昆巷出入,门牌号编为利昆巷3号。由于院子太深,如果院外有人叫门,内院不易听见,就在内院门上系了一个铃铛,用铁丝连结至大门充作门铃。

    孙家入住金蟾寺时,大殿曾为“裕生号”火腿铺的仓库,后来被改建为客厅。记得刚住进去时,院内杂草丛生,家里人用水缸把喝剩下的茶叶水攒起来,泼到草丛中,用于驱赶虫蛇,可见当时院内相当荒凉。记得在卧室的蚊帐上,还发现过十几公分长的大蜈蚣。抗战时期,为躲避日本飞机轰炸,还在大院东南角挖了一个防空洞,挖出过一把老式军刀,被孩子们当作玩具。防空洞有两个出口,一个垂直于大殿内,一个斜出于玉兰花坛旁边。大约这一时期,院内也安上了电灯和自来水,后来又安装了电话,数十年过去,我至今记得电话号码是2416。

    抗战胜利后,昆明的房屋和宅地不再紧缺。1946年,孙东明又购买了金蟾寺东边的荒地,盖了一幢砖混结构的二层小楼,门牌号为利昆巷2号,与金蟾寺这边有门相通,形成一个大院,全部由孙家及亲戚、朋友居住,经常居住者有20多人。

    1951年,孙东明将利昆巷3号(金蟾寺)、2号两处住宅,无偿捐献给云南省人民政府,此后这两处房屋成为省政府的职工住房。1960年前后,利昆巷3号金蟾寺被全部拆除,在原址新建了一栋多层宿舍楼,从此金蟾寺彻底消失。利昆巷2号一直作为职工住房,保存完好,它也是永历帝殉难之地的一个历史旁证。(孙翊华/文)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