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合中国客需求 新加坡中餐馆包间文化悄然趋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9-27 10:39:22进入社区来源:新华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一些中餐馆不增设包间

    莆田餐馆老板方志忠(45岁)本身是来自中国福建的新移民,但他不考虑把中国的包间文化引进莆田餐馆。

    在所有莆田餐馆的席位中,约20%是半开放式的隔间。而完全独立的包间则只有一间,位于莆田餐馆吉真那路的总店,最多可以容纳26人。

    方志忠说,吉真那路总店设有包间,是考虑到一些顾客有商务聚会的需求,所以需要私人空间。然而,他并不会对包间特别重视,现阶段不考虑为餐馆投入更多包间。

    他说:“莆田的定位和品牌很明确,代表的是热闹和亲切的家庭式宴会,因此餐馆不一定需要包间。如果餐馆布局需要改变,那必须不影响我们的定位,不然就会给人一种四不像的感觉。”

    “打造品牌定位和你是中国人还是新加坡人无关,就好像麦当劳和肯德基这些西式快餐店进入中国时,也不会为了迎合中国人的喜好而设立包间。因此,设立包间与否是餐馆定位的问题。”

    翡翠饮食集团企业传讯及市场推广副总裁杜雪君受询时说,集团属下餐馆的包间预约并没有显著增加,集团近期也没有增加包间数字。

    集团属下四家高档餐馆都提供包间服务,一些家庭式翡翠餐馆也有包间,大部分顾客是亲友或商务聚会,而在包间进餐的费用比在大厅吃的费用高出15%。

    大陆港台与本地的包间风格

    桃苑总经理陈彩凤和何琼华经常到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等地见学,研究当地餐饮文化的趋势以及这些市场与新加坡的餐饮文化的不同,而了解当地的包间文化也是她们学习的一部分。

    何琼华指出,中国的一些餐馆包间很讲究,里面除了餐桌,还有沙发、洗手间或是娱乐系统。

    陈彩凤说,中国一些餐馆包间非常注重隐私,当顾客进入餐馆后,直接从电梯进入包间,包间里面应有尽有,服务人员也从不离开房间,顾客不需要踏出房门,也就更不会撞见其他包间的客人。

    而香港包间则和本地的差不多,布置比较朴实,没有额外的设备。至于台湾的包间布置如何,何琼华说:“台湾的风格很不同,硬件虽然差不多,但软件就很特别。”

    “台湾一些高档的餐馆,设在一些小屋子内,服务水准非常高,感觉像是在人家的家里吃饭,有私房菜的感觉。”

    把噪音控制到最小

    陈彩凤说,桃苑酒楼的包间要避免任何尴尬或打搅客人的场面出现,因此初始先会把食物分成小块,再分成每人份,才由服务人员递给客人。

    她说:“这样做能把噪音控制到最小,让客人们能不间断地谈话。此外,为包间客人服务的人员通常是有经验的员工,他们知道客人抵达前,他们要准备什么,对菜单了如指掌,也对于熟客的口味和喜爱较有了解。”

    讲究席位礼仪

    宴客经验丰富的魏春辉,对中国和新加坡不同的包间礼仪也颇为了解,特别是包间内席位应该如何安排。

    他说:“新加坡包间的席位规矩比较简单。我和新加坡友人一起吃饭时,买单的那个人会坐在圆桌的中间。”

    “在中国,年龄最大或是身份最尊贵的人会坐在中间,通常是主宾。如果那人是宴席主人,就是所谓的主陪,坐在他对面的人就叫副陪,主陪和副陪的责任就是陪一桌子的人轻松地吃饭。

    “对于圆桌中间这个最重要的席位,大家都会有谦让的举动,你让我、我让你地来回让一下,才坐下来。”

    魏春辉说:“坐在主陪左右的人,就是主宾;坐在副陪左右的人,就是副宾。其他人就可以随意地坐在圆桌各处。”

    他指出,到了买单的时候,新加坡的服务人员通常会直接把账单递给坐在中间的那个人。不过,在中国负责结账的人其实是副陪,也就是坐在最靠近门口位置的人。

    一些人认为,包间更有隐私,但也可能促使客人更纵欲地饮酒。

    对此,陈彩凤说:“包间宴会是愉快的场合,有些顾客情绪高昂,一杯接一杯,但喝得酩酊大醉的人是少之又少。新加坡人还是比较会感到不好意思,所以在包间里的行为是文明和优雅的。”(沈越/文)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