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首位滇籍宰相——杨一清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9-12 14:45:4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一、古民谣“圣人出,黄河清。”然而千百年来,尽管华夏大地上英才辈出,黄色浑浊的黄河水就没有清澈过片刻,这只是一个传说的愿望而已。

    明朝景泰年间,一个云南省安宁人,带着他出世不久的孩子乘船渡过黄河。船到中流,有人忽然发现黄河水里有一缕清水流动,一时举船人众大哗,认为这是一个吉祥预兆。

    这个名叫杨景的云南人当即把自己的孩子起名为“一清”,以纪念此事。

    这个孩子的父亲没有想到,若干年后,这个当年的小孩杨一清,凭自己一身文德武功,出将入相,流芳百代!

    杨一清,字应宁,号邃庵,又号石淙,云南安宁人。生于明代宗景泰五年(公元1454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

    杨一清幼聪颖不凡,7岁能文,以神童被推荐为翰林秀才。 14岁中举人,18岁中进士。历任山西按察佥事,以副使督学陕西。在陕西8年后被调任太常寺少卿,进南京太常寺卿。

    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被擢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督理陕西马政。又受命巡抚陕西,曾选卒练兵,筑城,罢免贪鄙无能的边将,裁减了冗员,将边境整顿得井然有序。

    明武宗年间,鞑靼数万骑兵侵扰边境,杨一清发挥了解杰出的军事才能,智设疑兵把敌吓退。后他又受命总制延绥、宁夏、甘肃三镇军务,并进为右都御使。其间他整顿发展了边境的茶马贸易,繁荣了边境贸易经济。

    杨一清官至兵部、户部、吏部尚书,武英殿、谨身殿、华盖殿大学士,左柱国,太子太傅,太子太师,两次入阁预机务,后为首辅,官居一品,位极人臣。(明代自胡惟庸后不设宰相,以内阁大学士行宰相职)。

    杨一清生平还有一件大事,就是铲除了弄权奸宦刘瑾。

    有明一代,宦官弄权的情况一直是难于根除的弊习。明武宗时的宦官刘瑾,得到皇帝信任后,独揽朝政、贪赃枉法、结党营私、鱼肉百姓。杨一清本人因为仗义执言,也一度被捕入狱。后虽然出狱,被放归江苏镇江。

    明正德五年(公元1510年),明朝宗室安化王朱寘鐇在宁夏起兵造反,明武宗不得不又起用杨一清总制军务,带兵讨伐。杨一清在平定叛乱后,与监军太监张永合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参倒刘瑾,除去这一祸害朝野的巨恶大贪,天下为之欢呼雀跃!纵观明史,由大臣主持铲除奸宦而成功的,仅杨一清而已。

    这一段历史一直流传至今,在清末武侠小说兴起之时,被称为近日金庸梁羽生小说之鼻祖的《七剑十三侠》,就是叙述一帮侠客帮助杨一清平叛的故事,现代人所写的一些武侠作品中也时有杨一清出场。

    二、杨一清有着很强的社会责任感,他虽然位极人臣,但时刻关心人民疾苦,在他的诗作中将这种忧国忧民的思想表现无遗,这在历代重臣中甚为罕见。

    而且杨一清诗作艺术水平较高,明朝文学家明代文学家、评论家胡应麟云:明代勋业才名相兼者颇不乏人,如于谦、杨一清等。清朝著名学者朱彝尊所选《明诗综》,收录杨一清诗20余首,并评论杨诗“……古诗(体)原本苏韩,近体一似陈简斋、陆放翁”清人赵藩咏诗赞扬:“将相功名一代中,诗歌卓有杜陵风。”

    大家都知道“滇人善联”,这也是从杨一清开始有的美誉,民间一直流传着杨一清八岁入学时答老师之对“杨花乱落,眼花错认雪花飞。竹影徐摇,心影误疑云影过。”杨一清中进士殿试时明宪宗出上联:“一间茅屋两先生,聚六七童子,教《百家》、《千字》。”杨一清脱口而出:“九重金銮一天子,会十八学士,读《四书》、《五经》。”

    杨一清具有军事才能,他将此才能应用到围棋上,成为明朝围棋流派——京师派的重要人物。中国士大夫围棋从此形成了京师派和苏派两大阵营,共同开创了弈坛的全新格局。

    杨一清的书法学颜鲁公,颇得其法。他还是明代的收藏家。2000年,上海博物馆购得赵构《真草嵇康养生论书卷》,即是被他收藏过的国宝。明弘治年间,他刊刻的《孟东野诗集》,直到现在都是研究唐代诗人孟郊的重要文献。

    杨一清如此多才多艺,但在处理政务办公上一丝不苟,据史载,他一夜能写10份文书,没有一句废话。

    在清朝所修《明史》中,称杨一清:“其才一时无两“,可比唐代名相姚崇,实非虚言。

    三、云南与内地的联系自元朝后开始紧密,明朝时杨一清的父亲在广东化州任一小官吏,至今化州还有石龙鸣三日,杨一清诞生的民间传说。后来杨一清又随父迁居到湖南巴陵,到老逝于江苏丹徒。

    正是因为杨一清在这些地方居住过,近几年来,名人效益使得这几个地方都在争夺杨一清这个无形资产。所以在许多介绍杨一清的文章里。杨一清的籍贯有好几种说法。

    其实,杨一清生前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云南人,他晚年自号“三南老人”,明确地表示自己生在云南、长在湖南、老于江南。

    明朝成化二十年(公元1485年),杨一清回到云南安宁家乡,祭祖坟、会宗族、立宗盟。因他命名的安宁杨阁村至今犹存。

    杨一清回乡后,在螳螂川边看到一片五色石岩雄峙,下有数个岩洞贯通其中,对此美景,不由大喜。将此地命名为:“石淙”。从此自号为“石淙”,并建“石淙精舍”自居。又著《温泉游记》,将安宁的温泉和石淙胜景载于文中。

    杨一清自己推广家乡胜景还意犹未尽,又请当时的文坛领袖,也是首辅的李东阳写下《石淙赋》,另一位内阁大学士费宏也写了《石淙辞》。一时间,云南安宁温泉名动天下,时至今日成为云南的著名旅游景点。

    今天我们来到那片后来被命名为“环云岩”的脚下,看着杨一清之后历代名人的摩崖刻字,不由想起这位杰出的云南政治家、军事家、诗人当年在家乡时的情景。

    杨一清因其清正廉明,才华横溢,死后被谥为“文襄”。这个称号在封建社会里代表着对他的卓越评价,后世尊称为杨文襄公。

    四、风之末端试图对杨一清的一生作一个评价:他保持了当时甘陕的边境稳定、发展了边境贸易,在朝里不畏权贵,机智地肃清了祸国殃民的刘瑾集团。尤为可贵的是,他还积极开发并推广了家乡的名胜景点,给云南留下了一处优秀的旅游资源。

    写到这里,我不由笑了,这些评语,放在当代,如果哪位云南领导也能全部做到,放到他的身上也是相当合适的。或许这就是杨一清留对我们当代人的一点启示吧。也是风之末端写这篇文章的动机。

    杨一清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他把自己的诗集命名为《石淙诗钞》,晚年在江苏居住的别墅,他仍然命名为“石淙精舍”。

    云南人也一直没有忘记这位走出大山的家乡子弟,他在云南的多处刻石手迹,一直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他的奏疏文集《关中奏议》,在明朝嘉靖初年南京刊刻后,清朝嘉庆年间昆明的五华书院又整理重刻。1914年,《云南丛书》开始编辑,初编即将此书收入。

    目前昆明翠湖边上的云南图书馆里,保存的诸多古籍中,其中一本稀世之宝就是明嘉靖年间刊刻的《关中奏议》。

    今天,江苏人仍将杨一清在镇江南山寺旁欣赏过,并撰文赞颂过的13棵古松,称为太傅松。

    在广东化州,人们曾建景邃台,以志对杨一清的景仰之情。

    前几年,中华书局出版了由几位由几位宁夏学者整理编辑的《杨一清集》。

    云南昆明,在翠湖的北面,曾有过杨文襄公祠,始建于何年已经不可考证了。但根据历史记载,1925年曾经重建过。

    1925年到现在还不到80年,杨文襄公祠已经没有一点痕迹了。80年,在历史的长河里微乎其微,不过今天的云南人还有人记得杨一清吗?

    据我所知,倒是有一个云南商人,在前几年昆明大拆旧城区的时候,从老武成路的瓦砾堆中购买了一栋老房子的组件,在某个郊区山上重建起来。把这个新建的园子命名为“相府山庄”,接待游客。

    杨一清,这个500多年前的云南人,会就这样消失在80年这个历史断层之中?

    今年刚好是杨一清诞辰550年,看过我这篇文章的各位,和我一起记住这个云南人吧!

    附:风之末端爱读的一首杨一清诗

    岳阳楼

    百尺高楼倚碧空,

    乾坤登洮几人同。

    眼前忧乐谁无意,

    天下江山此最雄。

    孤卓影冲烟浦外,

    浩歌声在水云中。

    东流万里终归海,

    不尽狂澜砥柱功。(风之末端/文)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