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舜的和谐之道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8-28 10:13:4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尚书》云:“德自舜明。”《史记·五帝本纪》载:“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这里说的舜和虞帝,史称虞舜,又称舜帝、帝舜,姚姓,有虞氏,名重华,东夷之人,是上古五帝之一,也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之一。根据《尚书》、《史记》等有关典籍,虞舜为人处世、治国理政,皆以德为先导,以和谐为依归,一生追求和合、和平、和谐,其和谐之道内涵十分丰富。

    虞舜的和谐之道,始则体现为一种和合、和睦的“家和”思想。舜的父亲瞽叟瞎而愚顽,其妻握登死后继娶壬女,壬女乖戾凶蛮,生子象,傲慢无礼,舜因此在家中备受折磨,但不管遭受怎样的虐待,舜对父母孝敬如初,对象弟友爱不变。《史记·五帝本纪》载,瞽叟与壬女“尚复欲杀之,使舜上涂(修补)廪(仓),瞽叟从下焚廪。舜乃以两笠自捍而下,去,得不死”。舜被迫离家后,到历山结茅以居,开荒劳作,仍不忘把收获后的粮食送给父母。舜以自己的至孝赢得了家庭的和睦。《帝王世纪》也有类似的记载:“舜本冀州人,其母早死,瞽叟更娶,生象,象傲,而父顽,母嚚,咸欲杀舜,舜能和谐。”虞舜对内孝敬父母,友悌亲人,实现“家和”,对外则以自己的高尚行为淳化风俗,感化他人,实现“人群和谐”。舜在历山勤耕苦作收获日丰,便教他人耕耘;善捕鱼,常将自己发现的好渔场让给人家;善制陶器,且将技艺传授他人,使人们的制陶技艺大为提高。由于舜的感召,以至“历山之人皆让畔,雷泽之人皆让居”,甚至出现了“象为之耕,鸟为之耘”的现象。舜名因此远播,人们纷纷择舜而居,以至虞舜“一年所居成聚(村落),二年成邑,三年成都”。

    因品德高尚、能以德服人,故虞舜后来被尧选定为部落首领。而虞舜代尧行“天子”事后,更注重以德化民,勤政爱民,以求协和天下。

    一是注重教化。虞舜在主管政事后,十分重视“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种伦理道德的教化。他将帝尧的血亲九族集结起来,训育他们切实践行父子、夫妻、兄弟、朋友之间必须遵循的道德准则。他也十分重视诗歌、音乐在伦理教化中的感化作用。《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载:“昔者舜鼓五弦,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南风之诗即乐曲《南风歌》,其中有言:“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虞舜任用善音乐的夔做乐官,据《尚书·舜典》载:“夔!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也就是说,虞舜非常重视通过音乐、诗歌的熏陶,以塑造贵胄高洁庄重的人格,使其成为有德之人,最终达到和谐人伦之目的。后来孔子所谓“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以及唐人吴仲舒的“薰风之有德也,使国富以人安;薰风之有惠也,使时和而俗阜”之言,均是对虞舜重视音乐熏陶人性作用的高度赞扬。

    二是尚贤。当时,颛顼高阳氏与帝喾高辛氏各有八个德才兼备的儿子,人称“八恺”、“八元”,长期隐栖民间。虞舜当政后,对“八恺”、“八元”的贤能充分肯定并全部予以任用,让“八恺”管理天下农林事宜、“八元”管理教民之事,结果不仅使天下农林之事得其宜,而且四方家族和谐相处。同时,虞舜还任用了一批贤才,对其中22位予以重用,使他们各显其能。在选贤任能的同时,虞舜对影响天下和谐平安的浑沌、穷奇、梼杌、饕餮“四凶”实行惩戒,把他们流放到蛮荒之地,让他们在那里抵御魑魅。到了晚年,虞舜因看到大禹治水有功,勤于政事,信守道德,便从“利天下而不利一人”的大义出发,将部落首领之权位传给大禹,希望大禹能以贤德治理天下。

    三是巡狩天下布施文教。为了加强各地之间的联系,协调有关政务,虞舜建立了“巡狩之制”。据有关文献记载,他首先巡狩东方,抵达泰山,祭完泰山并望祭东方山岳后,召集东方各部首领,协调政务,校正四时节气,统一尺度、斛斗、斤两,修订了吉礼、凶礼、宾礼、军礼、嘉礼五种礼法。然后,他又巡狩南方、西方和北方,分别抵达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所到之地所行礼仪如同在泰山一样。从此以后,虞舜每五年都进行一次巡狩,形成“五年巡狩之制”,并终因“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通过巡狩,使舜帝的道德文教施及四方,有利于华夏文化的传播,促进了各民族间的文化融合与心理认同。

    四是以怀柔政策调和民族关系。舜帝之时,经过长期的战争和融合,中原地区逐渐形成了华夏族和东夷族两大核心族群,而在河南南部,湖南洞庭、江西鄱阳湖一带则居住着一个强大的三苗部落。为了使三苗宾服,虞舜决定“以德化之”。《吕氏春秋·尚德》载:“三苗不服,禹请攻之。舜曰:‘以德可也’。行德三年,而三苗服。”《韩非子·五蠹》亦有当舜之时,有苗不服,于是舜“修教三年,执干戚舞,有苗乃服”的记载。“干戚舞”是乐舞的一种,意为通过干戚舞来喻示与对方修好,进而达到感化对方的目的。据传舜帝南巡到湖南湘乡一带,突然被手执武器的苗民包围,危急之下,虞舜命人奏起韶乐,苗民便自动放下武器而跳起舞来,一场战争于是被化解。这则传说充分说明虞舜对三苗采取的是怀柔政策,它有利于化解民族矛盾,有利于形成和谐相处的民族氛围。

    虞舜和谐之道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远古时代的先人对天、地、神衹十分崇拜、敬畏。虞舜为了处理好春、夏、秋、冬、天文、地理、人道这七个方面的政务,即所谓“齐七政”,认真观察北斗七星的运转,检测天地二十八宿的盈缩进退,对照自己推行的政治举措,严格反省天象所指示的微妙变化,从而根据上天的垂示修正自己的言行。因此他极为重视祭祀日月星辰、名山大川与各路神祗,以祈求天地诸神保佑天下太平、五谷丰登、地利人和。虞舜崇拜凤凰而以凤凰为图腾,以示与大自然和谐共处。《史记·夏本纪》载:舜命“夔行乐,祖考至,群后相让,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凰来仪,百兽率舞,百官信谐”。这说明舜对国家的治理已经达到“神人共和”、“天人合一”的境界。

    有关虞舜的众多神话与传说,虽不排除先贤粉饰的成分,但从思想文化的传承意义上说,虞舜的和谐之道则是中华民族和谐文化的最早思想源头。(swsshi/文)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