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与唐大来何时相见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8-22 09:28:59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明代晋宁著名书画家和诗人唐大来(即后来的担当和尚,被誉为诗、书、画三绝),是徐霞客云南之行所结识的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徐霞客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第一次见到唐大来的?很多研究徐霞客的学者认为,徐霞客是崇祯十一年(1638年)的十月在晋宁第一次见到唐大来的。笔者则认为:徐霞客应是这年六月,在昆明第一次见到唐大来的。这一看法虽因《徐霞客游记·滇游日记一》已经散失无法寻找到准确的依据,但笔者有如下理由支持:

    一、唐大来是徐霞客云南之行应该依靠的重要朋友,徐霞客“比至滇,余囊已罄,道路不前”急需早日见到唐大来,以得到他的帮助。可是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六月底,有一次从昆明出发的滇南、滇东、贵州之行,这次远行要经过晋宁,如果徐霞客在远行前还没有见到唐大来,他一定会顺路前往拜访,但徐霞客却没在晋宁停留。这只能说明徐霞客在这次远行以前,已经在昆明见到唐大来了,并得到了唐大来的资助,已经有路费可以远行。

    二、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十月初四日的晋宁之行,是他滇西之行前,专程到晋宁与知州唐元鹤、隐君唐大来告别的。徐霞客十月初三日的日记里有如下说明:“余欲往晋宁,与唐元鹤州守、大来隐君作别”(见朱惠荣《徐霞客游记校注》下册828页)。如果徐霞客这次去晋宁之前还没有与唐大来见过面,就谈不上是“作别”,只能称为首次拜访。

    三、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十月初四日(应为十月初六日或初五日),见到在晋宁北门迎候他的唐大来时,双方的表现都不像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思念已久、第一次见面应该更激动、更热情一些)。徐霞客十月初四日(应为十月初六日或初五日)的日记是这样记录两人见面时的情景的:“既见大来,各道相思甚急。饭而入叩州尊,如慰饥渴,遂留欢宴。”(见朱惠荣《徐霞客游记校注》下册829页)。这样的情景的确不像初次见面的样子。

    四、崇祯十一年(1638年)六月,徐霞客与唐大来有理由、有条件在昆明相见。徐霞客十月二十三日的日记里有这样一段补叙和追叙:“唐大来[名泰]选贡,以养母缴引,诗画书俱得董元宰三昧。余在家时,陈眉公即先寄以书云:‘良友徐霞客,足迹遍天下,今来访鸡足并大来先生。此无求于平原君者,幸善视之。’比至滇,余囊已罄,道路不前,初不知有唐大来可告语也。忽一日遇张石夫谓余曰:‘此间名士唐大来,不可不一晤。’余游高峣时,闻其在傅元献别墅,往觅之,不值。还省,忽有揖余者曰:‘君岂徐霞客耶?唐君待先生久矣!’其人即周恭先也。周与张石夫善,与张先晤唐,唐即以眉公书诵之,周又为余诵之。始知眉公用情周挚,非世谊所及矣。大来虽贫,能不负眉公厚意,因友及友。余之穷而获济,出于望外如此。”(见朱惠荣《徐霞客游记校注》下册836页)

    这段补叙和追叙告诉我们:崇祯十一年的六月,唐大来在昆明高峣傅元献的别墅里小住,徐霞客曾去高峣拜访过唐大来。但唐大来外出,没有见到。唐大来后来知道了徐霞客来访未遇之事,便把徐霞客的情况和来访未遇之事告诉给友人张石夫和周恭先。周恭先得知此事后,便抢先到徐霞客的寓所拜访了徐霞客。而十分重礼节、讲义气的唐大来,此后肯定会去回访徐霞客的。于是,他们二人可能就在昆明今顺城街徐霞客的寓所里(徐霞客的寓所有可能就是吴方生的住所)相见了。

    另外,笔者曾说徐霞客与唐大来在晋宁相见的日期也有错误,这可能是徐霞客补记十月初四日至初六日的日记时,把日期搞错了,或者是他人整理徐霞客的日记时,把日期搞错了。徐霞客十月初四日的日记是这样记录的(见朱惠荣《徐霞客游记校注》828页):

    “初四日。余束装欲早往晋宁,主人言薄暮舟乃发,不若再饭而行。已而阮玉湾馈榼酒,与吴君分饷之。下午,由羊市直南六里,抵南坝,下渡舟,既暮乃行。是晚西南斗风,舟行三十里,至海夹口泊。三鼓乃发棹,昧爽抵湖南涯北圩口(今名白鱼口,引者注),乃观音山之东南濒海处。其涯有温泉焉,舟人有登浴者,余畏风寒,不及沐也。于是挂帆向东南行,二十里至安江村,梳栉于饭肆。仍南四里,过一小桥,即西村四通桥分注之水,为归化、晋宁分界处。又南四里,入晋宁州北门,皆昔来暗中所行道也,至是始见田畴广辟,城楼雄壮焉。入门,门禁过往者不得入城,盖防阿迷不靖也。既见大来,各道相思甚急……”

    从徐霞客十月初四日的日记看,徐霞客从昆明去晋宁的行程很清楚,即水路航行了50里,陆路步行了8里,共58里路。而徐霞客到晋宁城与唐大来相见的日期却明显记错了。因为日记里清楚地写着:“昧爽抵湖南涯北圩口”,即十月初五日的清晨,徐霞客才抵达滇池南岸的北圩口。此后,又停舟等待上岸游玩、沐浴的乘客(估计等待了大约四小时);又继续坐船航行了20里(至少需要3小时);在安江村上岸吃饭、休息(大约需要2至3小时);又摸黑行走了8里路(大约需要2小时),再加上其他耽误,所以应该是十月初六日天刚亮时,徐霞客才到达晋宁城的北门,并见到唐大来。当然,“皆昔来暗中所行道也”句,也可以理解为是指徐霞客上次夜晚经过晋宁。如果这句话的意思真是如此,那么徐霞客也是十月初五日的天黑之前才到达晋宁城的北门的。(张佐/文)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