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飞虎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8-21 09:58:2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的时候,昆明市举行纪念座谈会,牢记历史,警示后人,进行爱国主义、国际主义教育,在全省带了个好头。

    五年前,在首都北京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大会上,胡锦涛同志满怀感情地说:“中国人民不会忘记与中国军队并肩作战并为中国运送战略物资而冒险开辟驼峰航线的美国飞虎队。”飞虎队是在中国抗战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在昆明的一支奇兵。它的出现,狠狠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鼓舞了中国军民,坚定了抗战到底的信心,它与中国军队并肩作战并为中国运送战略物资而冒险开辟驼峰航线,扭转了战局,为中国人民最后夺取抗战胜利立下了奇功。作为飞虎队大本营的昆明,作为飞虎队舍身忘死保卫的昆明,作为一个昆明人,今天我想说的一句话就是:难忘飞虎队,感谢飞虎队。

    昆明在二战和中国抗日战争中的战略地位,是十分特殊的、重要的,用两句话来概括就是:“万众瞩目、举足轻重”。昆明,作为云南省的省会,中国西南政治、经济、国防的“桥头堡”,在抗战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抗战初期成为大后方,沦陷区的机关、工厂、学校、民众,大量撤到昆明。抗战中后期,成为中国和盟军的战略基地。

    昆明是否能保得住、坚持住,是否能继续为陪都重庆、数百万抗日军队输送国际援华战略物资,是否能成为战略反攻、夺取抗日最后胜利的“桥头堡”,直接关系着中国抗日战争的成败和二战的命运。

    中国战区统帅部,同日军大本营围绕昆明展开了殊死的搏斗。封锁昆明和攻占昆明是日军大本营的战略目标。此时,中国的其它通道都被日军封锁,唯有云南的滇越铁路和新修的滇缅公路成为通海的、能够接受盟军援助的大通道。日军大本营成立了“封锁委员会”,其封锁的主要手段便是实施大轰炸。轰炸的重点是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的起点和国际援华战略物资集散地的昆明;继而派出重兵攻占越南和缅甸,伺机沿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北上攻占昆明。与之针锋相对的是,中国派出远征军、飞虎队保卫昆明;六十军血战台儿庄之后,又转战滇南,保卫滇越铁路和昆明;美国、英国的参谋、顾问团和大量军事机关、军队云集昆明;西南联大学生踊跃参军,昆明的广大军民防空自卫、支援前线……

    飞虎队是在昆明抗战最危急的时候出现在昆明的。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迅速占领了越南和缅甸。在缅甸击败了中国远征军和英国军队。日军精锐第56师团、55师团追击败退的远征军北上,迅速占领了腾龙八邑,并越过龙陵、松山,向怒江东岸急进。陈纳德5月4日给蒋介石的报告说:“根据美空军的侦察报告,在滇缅路上,中国军队零零落落溃不成军,对于日军的前进,完全没有抵抗,如果再不设法抵抗,依照敌人几天来前进的速度计算,大约10天左右就可以到达昆明了。如果日军攻占了昆明,就意味着中国的抗战结束了。”这种情形被他称为“中国最黑暗的时刻”。蒋介石这时也慌了。宋美龄亲自给陈纳德打来电报:“委员长命令你们志愿队的所有兵力袭击怒江与龙陵之间的卡车和船只。请转告志愿队,我感谢他们的忠诚,并望在此危亡之关键时刻再立新功。”5月6日下午,包括有大炮和卡车运载步兵的日军先头部队出现在怒江西岸20英里长的山坡上,等待工兵搭浮桥。5月7日,陈纳德命令飞虎队出动,对卡车进行分头轰炸,在公路上来回扫射。中国空军的10余架轰炸机也投入作战,使得日军丢盔卸甲,卡车、架桥设备被炸毁。只有300余人渡过怒江,被赶来的71军36师消灭,挽救了昆明危局。

    对于飞虎队,我们一些同志还不是十分了解。9月3日早上7点半钟,中央电视台第四套节目播出了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的专题。其中讲到飞虎队,打的字幕是“陈纳德组织美国航空队成立飞虎队”。这句话中有好几个不准确的地方。说明连中央电视台的编辑都对飞虎队不是十分了解。飞虎队的全称叫“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这是第一阶段,大约是1941年7月至1942年7月:第二阶段从1942年7月起,改称“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第三阶段是抗日后期,在第十四航空队之外,成立了中美联合大队,又称中美混合团。三个阶段的司令都是陈纳德。三个阶段都有中国空军参加。“飞虎队”的称呼是一个形像的称呼,而且是我们昆明人民给起的。1941年12月20日,日机10架次再次轰炸昆明,刚入驻昆明的飞虎队升空作战,以9:0大胜。饱受日机轰炸之苦的昆明民众,在龙云的带领下,到巫家坝机场去慰问,称志愿队是空中飞虎。媒体进行了报道。从此,以飞虎称抗日的中美空军。

    以昆明为大本营的飞虎队有七大功劳:一、保卫了昆明免遭敌机轰炸;二、严惩了进犯滇越铁路、滇缅公路日军;三、开辟了驮峰航线,为中国军队运送战略物资;四、摧毁了大量日军的机场、码头、仓库、车辆、船只;五、培训了大量中国飞行员,使中国空军得以恢复重振;六、与中国空军联合作战,组成中美空军混合团,夺取了制空权;七、运送十成中国远征军赴印度,配合中国军队作战,取得滇西缅北反攻的胜利。在这七个方面功绩中,我们感受最深的是第一条:保卫了昆明免遭敌机轰炸。

    抗日中后期,日军对昆明进行大轰炸。轰炸昆明的次数之多,投弹之多、炸死炸伤民众之多,仅次子陪都重庆,居全国各省之首位,而炸毁烧毁的房屋甚至比重庆还多。这种状况到了飞虎队进驻昆明以后才得到根本扭转。让我们作一个具体分析:日寇对昆明的轰炸始于1938年,1938、1939年只是试探性的。1938年1次,1939年1次。1940年增加到17次,1941年达到高潮,猛增到34次。也就是说,到1941年底,日寇对昆明的轰炸,日机出动飞机950架(不含侦察机),投弹2493枚,轰炸民区、街道、学校、工厂、机关500余处,炸死1031人,炸伤1409人,炸毁房屋(炸毁、震倒、焚毁)20506间。制造了著名的武成路惨案、南屏街惨案、正义路惨案、如安街惨案、威远街惨案、交三桥惨案等等。

    1941年4月7日,敌机27架,轰炸市区武成路、青云街、翠湖南路、华山西路、三棵树、高达利、华丰茶社、正义路、华兴巷、龚家村、关岳庙、小富春街、南屏街、顺城街、荣庆里、军需局、光华体育场、光华街、珠几街、兴隆街、民生街、玉溪会馆、福照街、民权街、二分局、中和巷、省府门外、后营门。投弹40枚,死8人,伤6人,炸毁房屋300间,烧毁武成路等3条街200余间。这是著名的武成路惨案。

    1941年4月8日12时45分,敌机27架轰炸南屏街、光华街、龙井街、南城脚、交通警察队、华兴巷、龚家村巷、民政厅、军需局、光华体育场、甬道街、景星街、正义路、大井巷、威远街、青龙巷、绥远街、如意巷、卫家巷、华山街、武成路、民生街、福照街、劝业场、景虹街、三棵树巷、法国医院、中和巷、小富春街、翠湖南路、翠湖东路、翠湖北路、军分校、滇黔监察使署左侧,海潮巷、青莲街、青云街、崇仁街、顺城街等处,共投弹82枚,燃烧弹3枚。劝业场、大众电影院及正义路汇康被炸起火。死23人,伤27人,炸毁房屋891间,震倒房屋1740间,焚毁房屋1830间。这是著名的南屏街惨案。

    1941年8月13日9时45分,敌机27架,轰炸如安街、军需局、军管区、特别党部、华兴巷、五福巷、南城脚、龙井街、光华街、兴隆街、文庙街、正义路、富滇新银行、旧藩署、菜市、劝学巷、昆安巷、福照街、武成路、丰乐街、三转弯、景虹街、翠湖南路、保和巷、受福巷、劝业场、义生巷、中和巷、民生街、民权街、宽巷、物华巷、平安街、文庙横街、顺城河埂、大西门外、凤翥(煮)街、金顶山、大小红山、西南运输处等,共投弹132枚,死37人,伤35人,炸毁房屋1074间,震倒房屋641间,焚毁房屋16间。这是著名的如安街惨案。

    1941年8月17日10时,敌机27架,轰炸威远街、象眼街、沙朗巷、光华体育场、文庙街、四知巷、宪兵司令部、财政部、测量局、市政府、邱家巷、武成路、华山南路、绥靖路、绥靖公署、大客厅、政训处、省党部、正义路、文庙东巷、五华坊、卫家巷、咸宁巷、达连巷、柿花巷、民生街、义生巷、华山小学、华国巷、西园巷等处,共投弹102枚,死3人,伤3人,炸毁房屋1385间,震倒房屋758间。这是著名的如安街惨案。

    1941年12月18日9时40分,敌机10架,轰炸交三桥、麻园、席子营、北沙河埂、吹箫巷、环城东路一带,共投弹23枚,死147人,伤218人,炸毁房屋16间,震倒房屋30间、焚毁房屋3间。这是死伤人最多的一次,这就是著名的交三桥惨案。

    不仅如此,日寇为了让昆明人民屈服,实施连续轮番轰炸:如 1941年2月26、28日;4月7、8、11、12日;5月8、11、12日;8月12、13、14、17日连续不间断轰炸,甚至于在同一天之内,也会多次轰炸。如1941年2月26日,3次轰炸市区,来回投弹;1941年8月13日,两次轰炸;1941年8月14日,两次轰炸。

    日寇轰炸昆明的罪行罄竹难书,昆明人民遭受的苦难无以言表。然而,就在1941年12月18日日寇轰炸交三桥,制造交三桥惨案之后第二天,即12月20日,当日机10架大模大样、耀武扬威地再次轰炸昆明时,飞虎队来了,一举将敌机击落9架,一架受伤后坠入大海,而飞虎队无一伤亡。从此日机不敢轻易来轰炸昆明,1942年0次;1943年日寇不死心,又来了5次,都遭到飞虎队痛击,损失很惨,从此日机不敢再来。1944年0次,1945年0次,直到日本人投降也没有再来轰炸昆明。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飞虎队;不要忘记当年舍生忘死为保卫昆明而牺牲的英烈;不要忘记当年和昆明人民一起战斗的人们。我感到,要知道感激,要知道敬畏,感激当年保卫昆明的英烈,敬畏二战昆明的历史。只有这样,才能正视昆明在抗战中的历史地位,创建昆明二战品牌,把昆明建成最具特色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促进昆明的经济文化发展。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