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石碑上的司法事件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8-21 09:41:20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2013年2月22日,在永仁县重修黉学庙工地出土了清光绪年间立的一块公告碑。碑文记载了永仁苴却巡检司史上一桩司法事件。根据其落款,暂将其称为“苴却巡检署勒石碑”。

    此碑是在拆除原黉学庙大成殿南墙西端时发现的,石碑放在一个木框中镶嵌在墙里,发现时已有残缺,上面覆盖一层白色的石灰。碑长64厘米,宽45厘米,厚2.5厘米,材质为大理石。

    碑文直书,楷体,共422字,全部为阴刻,用红、黑两种颜色勾填,其中31字比相邻的字稍大,而且用红颜色勾勒,分布在开头和结尾处,十分醒目。

    碑面文字有残缺,内容如下:

    头品戴云南等处承宣布政使司沈、钦命布政御云南等处提刑按察使司世:为给示勒石从严永禁事,照得民间一切词讼案件,理应归地方有司审理。举凡巡检佐杂不得稍为擅受,致干例禁。查苴却巡检一缺因系大姚之分防,其责任不过辑捕盗贼,并无准理诉讼之权,乃前苴却巡检王开远、张德俊,竟将彭开俊具控曹成祺租谷未清及龙占海具控罗明光欠谷不偿各案,先后擅行收授,准理票差,以致差役刘之汉籍票滋扰,屡次酿成命,言之深甚痛恨。虽将该巡检王开远、张德俊详情斥革,将差人刘之汉等分别惩办,诚恐日久玩生,后之来者犹蹈王张两巡检之覆辙,亟应遵照督总锡批示,勒石从严永禁。为此示布该处地方汉夷绅商国民人等,一体遵照。此后不论人命盗案、户婚田土,一经兴讼,务各赴大姚县有司衙门据实呈诉,不准违例就近再向巡检衙门控告,至现任及后各巡检亦谨遵职守,不得擅受,亦不得再豢养差役籍磕□□□,此次示禁之□□,敢视为具文,即是有心故犯,亦经访查,或被告发,定帅将官□□□□以严办,□□□□具控之绅民,治以应得之罪,所有巡检署内外各项人役□□□□□□□□□□□□意唆使,藉端需索,致同今日刘之汉等重干法典,本司□□□□□□□□□□□□远,凛遵毋违,切切特示。大清光绪三□□□□□□□十九日告示,□□□却巡检署前勒石永远遵守。(注:□为残缺文字。断句标点为作者加注,碑文原为繁体字)

    很显然,这是专门针对苴却巡检署及地方人士发布的一份官方告示,为了申明必须永远遵守的诉讼规定,特别制成石质告示碑,立于苴却巡检署。

    巡检的设置始于宋朝。它主要设于关隘要地。清道光三年(1823年)清政府在苴却街设苴却巡检司,民国二年(1913年)废止,共历90年。

    苴却是史书中对永仁的称谓,比今之永仁范围要大。碑文中提到的张德骏、王开远二人,史志均有记载。张德骏,贵州人,光绪三十年(1904年)任苴却巡检。王开远,四川人,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任苴却巡检。其后继任者是陈埠,湖南人,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任苴却巡检。尽管碑文落款有残面,但将碑文内容、语气、残存的文字与史料联系起来分析,不难得出结论:碑中所指的王、张事件时间应是光绪三十年至光绪三十三年间,立碑时间应该是光绪三十三年的某月十九日,立碑者应该是陈埠,现今的黉学庙应是苴却巡检的司署所在地。

    碑文内容以张、王事件为例,直白地向众人指明了苴却巡检的性质和隶属关系是“系大姚之分防”,界定了苴却巡检职权范围是“辑捕盗贼”,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苴却巡检没有民事审判权。碑文还要求苴却民众的各种纠纷,“不准违例就近再向巡检衙门控告”。这实际上再次强调了大姚县衙门的县治中心权力地位。此碑的发现,为研究永仁历史提供了一个新的实物佐证。笔者在此仅作简略介绍和粗浅分析,供大家商榷。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