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川赵世铭释爨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8-19 16:29:1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爨即卢鹿也(1),其俗寝无室,炊无厨,食无几案。惟于室中作地炉(2),杂陈釜鬲之属。一家环坐其侧,祭祀、宴乐、眠食胥于是乎在。谓之僰灶,为居家必要之处,爨氏之义殆昉于此,俗信鬼,重禳祷。其酋为大鬼主,部落皆尊之,徭赋号令,一惟大鬼主之命是听。

    汉末班氏食采于爨,亦未能变其俗,卒乃改从爨氏以长之。观汉以后,滇中志乘无班氏子姓,盖已沦为爨氏也。班虽化爨,然故家文物犹有存者。宝子碑不知为谁手笔,龙颜碑则撰自爨道庆。犹想见班嗣伯(3)之余风,是班氏之来,大有造于滇之文教也。

    唐初蒙氏崛起,爨氏寝微,至胡元平滇,于爨氏之族斩艾不遗余力。然其涵淹卵育于山谷间者,所在皆是今迆东西卢鹿之属,所居有僰灶,其尚鬼主重禳解也。如故其居近城邑者,则已同于汉族,一涤旧染之习。则爨氏名虽亡而实未亡也。汉中民族以爨、白、摩些为三大统系,今皆繁殖遍于全滇,此次编修并详其世系,兹特著爨氏得姓之源,以补滇中爨姓之阕云尔。

    (1) 卢鹿:应为罗罗之音讹。

    (2) 地炉:今火塘。

    (3) 班嗣伯:汉班彪、班固、班超、班昭父子兄妹。班彪撰《汉书》未成,其子班固修改,亦未成,和帝着其弟班超及妹班昭续补完成。

    爨氏族姓本源 译文

    爨,就是今天的滇东被称为罗罗的少数民族,在过去,他们的生活习俗较为艰难,没有专门的卧室,没有专门的厨房,甚至连吃饭的几案都没有。于是就在家中地上挖坑作地炉,地炉也就是今天的火塘,主要用于生活炊厨之用。火塘便成为一家人生活的重要场所,连庄严的祭祀、宴请、吃饭睡觉都是在火塘边进行的。爨的本义也叫灶,所以这就是爨氏的本源了。他们信奉鬼神,重视禳解消灾祛病的法术他们的首领被称为大鬼主,族众都尊崇他,惟其命令是从。汉末班氏族人南迁至此地,也没能改变这些习俗,于是就遵从他们的习俗溶进爨氏,进而对这一地方进行管理。

    从此以后,滇中史家在所著录的地方志书中,班姓氏族便逐渐被淹没了,反以爨姓名世。尽管班氏溶进了爨氏,但其所带来的楚地文化并没有消失,像晋时的《爨宝子》碑的碑文虽然不知道出自哪位的手笔,但刘宋时的《爨龙颜》碑的碑文则是出自爨府长史爨道庆之手,文辞华丽,有班彪父子的风范。班姓氏族的来滇,对于滇中的文治教化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自唐朝以后,六诏蒙氏崛起并建南诏国,爨姓氏族的力量逐渐式微。到了元朝统治者入滇以后,对爨姓氏族大加排斥杀戮。尽管元统治者凶悍残暴,但爨姓氏族依山赖水得以延续下来。即是今天被称呼为罗罗的族人,其习俗也是挖坑作地炉火塘,信鬼神重禳解之术。而其靠近城市的则溶进了当地的汉族,所以爨氏在名义上虽然消亡,但实际并非如此。

    如今滇中民族以爨、白、摩些等为三大主要族系,如今都繁殖遍布全滇。

    如今大家所说的爨文化,实际上是自汉后班氏进滇与本地爨氏民族融合后衍生的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领域的文化现象。

    爨姓为寸姓之说

    在隋唐以前,爨姓作为南中望族,显赫一时,但为何自唐以降,爨姓多不著于史学家笔录呢?所以师范在他的《滇系*艺文志》中感叹:“爨氏今已无传,未识已为何姓?”

    在腾冲李氏的《景邃堂》题跋中有这样的记载:“寸氏据其祖代相传,确为爨氏嫡裔。”按此说法是有道理的,在李京的《云南志略》中有:“爨人之名复讹为寸矣!”的记载。《景泰云南》卷二:“罗罗,一名爨,讹为寸。”及“禄劝州多罗罗,此即黑寸。”这些记载都证明爨讹为寸的根源。

    在《元史*爱鲁花赤传》载:“至元七年(公元1271年)改中庆路,爱鲁花赤兼管爨僰军。”及《元史*信苴日传》载:“率爨僰军二万人为前锋。”《脱力世官传》也记载:“亦奚不薛叛,行省复命脱力世官以蒙古、爨僰军讨之。”

    《元史兵志》载:“云南行省所辖军民屯田十二处,皆有爨僰军,即云南土军也。”《经世大典叙录*典军志》:“云南之寸白军部出戍他方,盖乡兵也。”这里的寸白军是爨僰军的谐音省笔之作。所以在元朝的时候爨已经改叫寸了,这也是寸姓源于爨的证明。

    爨最初作为南中一个大姓,以其统率南中诸部,雄视一方,所以史家便以爨作为部族名,后来因郡县的分置,爨叫改叫罗罗及寸姓,所以后世滇中爨姓变少见了。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