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方言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8-01 10:02:43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缘于三条河流的滋润,一个生长着水稻、小麦、玉米、蚕豆、竹林、荷花的坝子,紧贴着一种方言,让独特的声调从一张张嘴唇里涌出,把来自中原的韵律注入到了无数的灵魂里。

    明朝洪武年间,无数的军士远离家乡,向着蛮荒偏僻的滇西北一个叫做永胜的地方进发,他们不知道遥远的路途之后,那个地方会为他们呈现出怎样的面目。这些军士们带来了战马、刀枪、诗书、礼仪、籽种、技艺,把永胜的每一个坝子,变成了屯戍的田园。于是,一块块土地上长出了庄稼,一座座山岗上跑满了牛羊,一个个村庄拥有了方言。这些带着古代湘赣之音的方言,被一代又一代的边屯后裔传继着,为我的家乡烙上了一记深深的印痕。

    方言总是具有一种灵性,让每个使用它的人都沉浸在柔婉的氛围里。方言是一根最具个性的标杆,深深地插进一个村庄,一片地域,从而划出自己的势力范围。方言中的每一个词语,每一句话,就像一条纽带,把一种血脉延续成了千年的风流,让这里的空气里弥漫出久远的清香。

    没有了方言,人们的生活将会变得多么的单调。方言是一方地域、一个部族的凝结剂,用它的温润让一些原本陌生的人血肉相连;方言是一条硕大的根须,向着土地内部侵占,由此上溯,我们的灵魂都必将找到一个既定的归宿;方言是一条不息的河流,悠缓而固执地向着第一个可能到达的地方流淌,它的方向,决定了每一个人的流向。也许会有一些水流偏离了河床,在某一个地方停滞,发展成一条小溪,一个水塘,从而把从源头上带出的泥沙,沉积在了某个中间地带。前方不可预期,但每一滴水都会有一个固有的源头。于是,充满了泥土和水流气息的方言,扑进了一个坝子,找到了它最后的家。

    家乡方言有着独特的语境。相同的方言,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场合使用,便有了完全不同的含义。语气的高低、强弱、快慢、抑扬顿挫,音调的每一个变化,都使方言呈现出一种迷离的光泽,都使方言的韵味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作为一种地域标志,方言被无数的人带出了家门,在四面八方回荡。方言是每一个人真正的母语,是人们来到世间所领受到的第一笔财富。方言让人们的视野以家乡为轴心,向着外面扩张。一种熟悉的腔调,如果在异乡交汇,一些鲜活的词语,如果在外地碰撞,那是一件让人感到多么幸福的事。正是方言,让我们的心里都有着一个情结,关于故土,关于村庄,关于母亲的一个永难解开的情结。

    没有谁不喜欢自己的方言,如果五湖四海的人,都说着同样的话语,这个世界将多么乏味。亲切的乡音,在我们的记忆里留下了太多的呼唤与情感,一些词汇在唇边奔突,一些话语在内心荡漾,温和的方言,让我们和泥土融合;绵软的方言,让我们和朴实拥抱。

    在我的家乡,边屯后裔们守着这片田园风光,一代又一代的传继着方言,把对遥远故乡的思念,镶进了方言里。他们继承了军屯先祖们热爱耕读、忠于职守、热爱庄稼、讲究礼仪的传统,彰显着边屯军士们一贯的崇文尚武重义之风。

    方言是那样的滋润与妥帖,充满了十足的韵味。一些故事,只有分解到方言里,才会变得生动;一些传说,只有嫁接到方言里,才会变得新奇。方言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方言里究竟蕴含着什么神奇,没有人能够说清。是祖先们的灵魂,飘进了方言里,还是一些闪光的信念,移植到方言里,让方言拥有了圣洁与无坚不摧的力量?我只知道,在方言里,充满了泥土的味道,草叶的味道,玉米的味道,小麦的味道,烟火的味道,荷花的味道,和无处不在的书香味道。这让我们更加接近乡村的真实。我们说着那些家乡方言中特有的词语、谚语、俗语、歇后语,和家乡一同成长,一同呼吸。

    作为精神层面上的方言,它的存在与延续,就是一个地域、一个民族存在与延续的理由。怀揣着田野里生长的方言,我们的内心无比的充实;携带着山坡上飘荡的方言,我们的内心格外的丰盈。走过长长长长的路途,那些荆棘、崎岖、泥泞与坎坷,早已被家乡温暖而绵软的方言悄悄熨平。

    感谢方言,让我们的话语更加流畅;感谢方言,让我们的目光更加坚毅;感谢方言,让我们的脚步能够踏实地向着远方前行。(杨春山/文)

编辑:吴雨谦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