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湊佳苗的不变与求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2-03-19 10:54:5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花之链》 (日)湊佳苗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第一次认识湊佳苗,是因为电影《告白》,第一次读她的小说是《赎罪》,不知不觉中,几乎读遍了湊佳苗可见的中文版作品。据说湊佳苗而今在日本声势也是如日中天,但是不可否认作家于创作结构上的一再重复和文笔上的略显干枯,不过总有一种力量吸引我阅读下去,或许就是那种我隐约感觉到的不变中地求变,和始终如一的日本人独有的对人性的拿捏,比如这次的《花之链》依然不乏惊喜。

    你期待这是一个推理故事——对,就像她的其它作品一样,有一点迷必须要解开,有一些恨必须要释放,有一些毁灭必须要展示。

    你以为这是一本文艺小说,其实也不对,它没有那么煽情那么絮絮叨叨,它只是悄悄讲述了三段时光,三样心绪,三种不事张扬——悠远而迷离。而生活原本就是这样的,简单,但是深情。体会他人的情深与情真,其实也是幸福的事。

    在湊佳苗早前的几本作品里,除了《往复书简》里的一个短篇,多视角始终是作家最为常用的手法,无论是个体还是集体,无论是过往、当下或者是未来,让所有的当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讲述事情的本真,进而聚拢所有的碎片,还原真相的手法在《花之链》中依然如昔,只是作者此次更加动用了时空的维度,直至文本的最后才解开所有的链接,比之过往的作品大大增强了推理性,这也就是我谓之的不变中地求变。

    无疑《花之链》比湊佳苗以往的作品需要调动更多的脑细胞,整部小说分为五章,每章又以花雪月的顺序分为三小节,直至最后一章的雪月花收尾,千万不要小看顺序的改变,无论是章节的安排,还是文本中的一些细节,比如开篇的第一句话“我来到创业八十年的老铺‘梅香堂’买金锷烧”其实就已经植入了整个故事的线索,梅香堂和他的金锷烧同时出现在初读时似乎并不关联的花雪月三个小节中,按照对湊佳苗固有作品的惯性思维,不同的平行界面随着叙述的展开都会指向同一的事件,如《告白》和《赎罪》都是极为典型的例子,由同一事件的当事人的不同侧面切入,造成阅读起始的盲点,随着情节的发展慢慢聚拢真相,而《花之链》的同一性却只存在于梅香堂和金锷烧上,完全打破了我最初阅读的推理方向,当所有的关联直到最后一章才得以解开时,湊佳苗除了震撼的人性外,终于更加深入的落笔于推理和悬疑的构建上。

    当然,这也是她一直力求的一种方向,不过比之传统推理小说家更注重于案件和内容的推理,湊佳苗的《花之链》依然保持着结构推理的巧妙,而且运用得如此娴熟自如,几近无懈可击,即使你最后恍然大悟之时,或者终于在第五章开头觅到一点点线索时,也会因为人物的众多及分散不太可能让真相立刻各就其位,顶多是轮廓的一览。而作者就情节上的安排也毫无矫情之感,虽然没有极度的恶与绝,但是人性的感悟还是脉脉闪现着。

    前田梨花、美雪、高野纱月是花雪月三个小节里以第一人称叙述的“我”的主人公,三个人看似完全没有交集的故事,有关爱情、亲情、背叛、和对真相的寻觅,而这一切依然以女性的视角出发,作为湊佳苗的风格,这是一种标签,也是一种局限,如何在人物设定上有所突破是作者在创造广度上能否提升的关键所在。

    回归故事本身,当小说渐近尾声却并没有揭示出所有真相时,在雪这条支线中,美雪的老公和弥因为意外世故身亡,留下了遗腹子,而美雪在和弥的书桌里发现了出事前一天晚上他随意写在纸上的几个名字,那是为他们即将出世的宝宝所留,如果是女生的话,有几个带月的名字,而纸的背后有这样一句至关重要的话“雪月花——亲子的名字如果能连成这么美的一个记号,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啊。”读到这里,可能某种恍然大悟即将聚拢,当然,为了不剥夺其他读者和我一样的阅读乐趣,就在这里点到为止,请各位亲自在书中寻找那条花之链吧。(特约书评人 艾茵)

编辑:田菊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