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昆明节孝巷 重访中共云南特别支部成立旧址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7-11 10:36:19进入社区来源:人民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61年前的1950年春,我随人民解放军陈(赓)宋(任穷)兵团进驻昆明时,那座历经沧桑的古老城墙还在,城内外则纵横地分布着150余条大小街道、400多条密如蛛网的小巷;巷道多数狭窄、弯曲,不仅车辆难以进入,有的甚至窄得无法并肩行走;但这些随同昆明老城的兴建、发展而形成的小巷,因为“巷龄”长,一代又一代居住的人多,也就如同许多资源丰富的矿井,有着淘不尽的、充满悲欢离合、甚至惊天动地的往事,从而与城市的其他方面组合成了一部精彩、复杂、悠长的历史。

    位于五华山左侧,起自平政街,呈斜坡状蜿蜒伸向东城墙脚的节孝巷,就是这样一条看来极其偏僻、简陋、狭窄、却有着不同凡响历史的小巷。它没有那些以“司马第”、“贡院”、“钱局”、“财盛”……命名的小巷具有富贵气,出过哪些节妇孝子也不可考了,但因为1926年11月7日的那个寒冷冬天,在这小巷深处有过一次在云南的现代历史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秘密集会,从而使这条窄巷透出了耀眼的光辉。

    1926年的中国,由于国共合作、国民革命军北伐,中国革命的形势正处于高涨期;但地处边陲的云南,在军阀唐继尧的严酷统治下,还如同一潭死水、波澜难兴,连个党组织都没有;直至这年秋,在广州、上海、北京的李鑫、周霄等几个共产党员先后被派回来,并迅速发展了几名进步青年为党员,才于11月7日在节孝巷24号(以后门牌更改,成了55号)举行了由李鑫主持,有周霄、黄丽生、吴澄、杨淑德等参加的云南第一次党员会议,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云南特别党支部,并决定把位于节孝巷中段的第42号(如今的39号)周霄的家,作为特别党支部的活动场所。

    那次会议是举行于白天还是夜间?为什么选在城墙脚下的节孝巷24号召开?那是一座什么样的建筑?具备了哪些保密条件?因为那座房屋已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飞机炸毁,已难寻原貌,但第42号(如今的39号)周霄的宅院,经历了几十年风雨沧桑,却幸运地保存了下来。

    这是一座面积不大,坐北朝南,正房一厅两室,两侧各有一间小厢房,围着一块小天井的明清风格院落,但关起厚实的大门,外人就无法窥探院子里的动静,很能保密。

    周霄家中当时有哪些人?那些妇孺老小是怎么在白色恐怖的险恶环境中掩护党的革命工作?年代久远,已经无从了解,但周霄在1927年被捕后,反动军警曾经5次来这小院搜查,就可知周霄的家人所承受的压力。

    这节孝巷会议的历史意义是极为深远的:有了特别党支部后,中国共产党在云南的革命活动才能有领导有计划地展开,并为第二年(1927年)3月成立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创造了条件,以李鑫为首的党员们更是身体力行地去为实现特别党支部所作的决议——深入工农兵群众中发展革命力量,团结各界人士一起发动倒唐(继尧)运动……

    李鑫1898年出生于滇西边境的龙陵,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是个对军事、政治都深有研究的人,1925年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就全身心投入革命斗争。他利用和云南上层的关系进入了滇军第三师担任政治部主任,深入军队宣传革命理想,很得官兵们的拥护;1927年宁汉分裂后,国民党中央派反动官僚李伯英(李宗黄)以“中央驻滇代表”名义来云南镇压革命,枪杀了上街宣传的学生梁元斌(共青团员);中共地下党立即发动了驱逐李伯英的示威游行,当时滇军第二师师长卢汉、第三师师长朱晓东都被李鑫等共产党人说服,进入了示威游行行列,卢汉还以个人名义送了一副悼念死者梁元斌的对联:“死者莫寒心,精神犹在;奸人休得意,公理难容。” 李伯英见群众这样愤怒,军队将领也不支持他,只好狼狈地溜出云南。以后李鑫又被派往滇南农村、矿山工作,在个旧锡矿时,他和 “砂丁”(矿工)一样,赤裸着身子下到深井中去挖矿,谁也看不出他是来自北京的大学生、不久前还是骑着高头大马的高级军官;这份革命精神感动了许多人,拥护者日众。1929年5月李鑫和戴德明准备发动工人武装暴动时被捕;矿山的反动上层也了解李鑫的能力、特别是在工人中的威信,想用金钱、地位软化他,转为他们所用,被他凛然拒绝,5月16日在蒙自从容就义,年仅30岁。

    当年曾在李鑫领导下从事地下斗争,担任过中共安宁、易门、禄丰特委书记,新中国建立后任文化部出版局局长的黄洛峰,在许多年后的1979年回忆李鑫时,曾感慨地说:“李鑫这个人了不起。他是领导人之一,但不是坐在上面发号施令,而是深入个旧矿区当砂丁,深入群众,和其他砂丁一起下硐背矿。当时在我们当中,像他这样不避艰险的人,是独一无二的。我们非常敬佩他。”

    那年在节孝巷参加第一次党员会议的吴澄,是李鑫1926年秋回到昆明后介绍入党,也是云南的第一个女共产党员。中共云南省委成立后,被选为省委委员。她忘我地工作,经常化装成农村妇女、工厂女工深入基层活动,也成了反动派的追捕对象。1930年夏,省委机关被敌人破坏,她和丈夫李国柱(省委委员)仍然在极为困难情况下坚持斗争;因叛徒出卖,夫妻俩同时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于12月31日与省委书记王德三等人一起牺牲于昆明。那年月,夜寒雾浓,革命的道路曲折多艰,他们却走得昂然,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为后来人取得胜利铺平了道路。

    那天下午,我和女儿在细雨迷蒙中又走进了节孝巷。小巷还是那么狭窄、安静,行人不多。我在小院内长久徘徊、思索,85年前,这所宅院内是什么状况呢?也是像60余年前,我初进昆明所见到的一些老宅那样,屋内外堆满杂物、柴米油烟味四溢吗?当年小巷里的人谁能想得到,就是那几个在这里匆匆进出的年轻人,把云南大地的革命之火点燃了。

    这不是一座小院而是一条战舰,云南的共产主义战士就是在这条战舰上起锚扬帆向大海驶去;虽然恶浪翻滚,他们却无所畏惧。岁月悠悠,他们多数都在斗争中不幸牺牲了,但他们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那舍生取义的大无畏精神,却一代又一代感染着后来人,这节孝巷内的小宅院也是一块我们应该经常瞻仰的圣地! (彭荆风)

编辑:胡光耀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