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解读百年滇越铁路③:赔了还是赚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11-03 15:25:42进入社区来源:彩龙社区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从工程管理方式上看,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滇越铁路是中国最早采用工程承包制和合同制的建设项目,并且没有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包工头克扣工钱是另一回事)。

    这不能不使现在许多土生土长在中国而拖欠农民工的工资的公司经理汗颜。

    由总承包商将不同的工程分别承包给其它承包商和包工头,承包合同的主要条件包括设计方案、价格形成、施工量确定、欧洲人员的招聘与安置、施工器材的管理与使用、工程预支金额的使用、工程保证金的缴纳与退还等等,无所不尽其详。

    当年,法国滇越铁路公司以9500万法郎的价码承包修建铁路,但是,在合同在履行中,又不停地修改增加投资,完工时,全部工程耗资约1.65亿法郎。

    这是个天文数字。

    参加修路的劳工,据法文版《云南铁路》统计为60700人,而中方当时的估计则为20~30万人。为修路(包括瘟疫)而死亡的人数,法方统计为12000人,中方估计有5~6万人。无论是中方还是法方,修路劳工的生者和死者之比,都是大约为6:1。民间传说,修路劳工死了12万人,生者和死者之比大约为2:1。

    这是个天文数字。

    而且显得更加悲壮。

    被许多电视连续剧吹捧为“盛世王朝”的清政府,从来不把“蚁民”当人,到底死了多少人?它根本没做过任何统计,也根本不屑知道!面对浩如烟海的历史资料,竟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本人无话可说。

    民间传说中还有一个流传深远的版本:“一颗道钉一滴血,一根枕木一个人。”当时铺轨没用枕木,因为滇南气候潮湿,木枕容易被腐,用的是钢枕,照钢枕计算,修路劳工死了65万人;当时铺轨不用道钉,而是用螺栓将钢轨固定在钢枕上,以一根钢枕八颗螺栓计,修路劳工伤者达520万人。

    有人理智地告诉我,不要迷恋数字,数字只是个传说。

    滇越铁路在血雨腥风中开始运营。

    法式的炫耀在这条铁路上展现无遗。旅客上下火车,站台上的乐队统统奏《马赛曲》迎宾送宾,让人以为进入铁路就步入了法国的上流社会。法国滇越铁路公司还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内燃动车“米其林机车”弄到这条铁路来,供达官贵人鉴赏。车厢厢体为铝合金,车内有软席沙发、卫生间、洗漱间、餐饮加工间和西餐厅,并拖挂附属行李车一辆;车轮踏面套装了可自动或人工充气的橡胶轮胎,在弯弯曲曲的滇越铁路上,最高行驶速度竟然达到每小时100公里,令人瞠目咋舌。

    民间传说“云南十八怪”里有两怪“火车不通国内通国外”、“火车没有汽车快”,指的就是滇越铁路。任何优美的比喻都有其客观的欠缺之处。“火车没有汽车快”,没有把“米其林机车”算在里面。

    从经济的角度看,滇越铁路开始经营的时候是亏本的,后来不断加价,才盈了利。1915年至1920年,滇段年均盈利近100万法郎,1921年至1930年年均盈利增至660余万法郎。中国的抗日战争开始后,滇越铁路成为中国抗日大后方的唯一出海通道,货物运输量成倍骤增,盈利也翻了一番。1940年9月,为防止登陆越南的日军假道铁路进犯云南,中国炸毁河口铁路大桥,拆除碧色寨段线路。滇越铁路成了断尾巴蜻蜓。

    1943年8月1日,中国与投降希特勒的法国政府绝交。中国接收滇越铁路滇段。

    30年跃武扬威的经营,你说,法国佬是赚了还是赔了?

    透过浩如烟海的历史资料,我依然没有找到这条铁路投入和产出的具体数字。

    我想起“文化大革命”中,中国援建非洲的坦赞铁路。这条铁路,投资号称数千万美元,其实达到数以亿计,囿于一种输出“世界革命”、“消灭帝、修、反”的理念,投入和产出根本忽略不计。

    现在,坦赞铁路已然衰落。

    埃德加·斯诺在到延安之前,曾游历过滇越铁路。他的《南行漫记》比《西行漫记》还要早。站在美国记者的立场上,他对法国修筑滇越铁路颇为不屑,认为他们干了一件赔本的买卖。但他不得不赞叹:“修建这条铁路不啻是一桩宏伟的、勇敢的事业,其想象力之大,对其宗旨信仰之深,无不显示出一种勇武豪壮的魄力。”

    乘坐在列车上,神奇的滇越铁路,使这位走遍世界、见多识广的著名记者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火车一直耐心地、执着地、不知疲倦地爬行着。前边一个机车牵引,后边一个机车推进,……从一个山洞和黑暗中挣脱出来,立即飞跨过一条很宽的河谷,马上又把它的鼻子伸到对岸的护提上面;沿线有许多像发夹子一样的急转弯,还有一条一小时左右的蛇形蜿蜒的上升线路,火车一会儿进,一会儿退,然后又进,总共拔高六百英尺,达到孔子‘登泰山而小鲁’的高度。”

    他居然引用了孔子登泰山的典故,使人再次领略到中国文化魅力之大,在下禁不住沾沾自喜。

    就像许多人看了《阿凡达》一样,被3D镜头搅得头晕目眩之余,他居然发现了张家界的画面,禁不住沾沾自喜。(大虫)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