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昆明房租暴涨 当局建第一批廉租房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10-03 10:17:40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抗战时期房租暴涨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之前,昆明的外来人口不多,房租并不算高。据当时昆明市财政局调查,全市房租最高的地段是武成路(今人民中路)一带,如马市口、文庙、象眼街等地,建筑面积约15平方米的一间普通住宅,每月租金为法币10元左右;其次是光华街、威远街、东门正街、土主庙街、顺城街、珠市街、东寺街等地段,一间房月租平均在7元上下;再其次是长耳街、福德街以及现在云南大学附近的文林街,每间月租还不到7元;大观楼、东寺塔、敷润桥、尚义街、潘家湾等地房租更便宜,每间月租5到6元而已。

    当时法币在昆明还不是主要的流通货币,不过可以兑换成常用的货币“滇票”使用。6元法币,就可以在昆明市场上买到1石米(约重160斤)。以米价换算成人民币,当时一间房子每月租金约为几百元,租客们出到千元以上,就能在城区租到一套不错的小院落。

    1938年前后,沦陷区的大量人口涌入昆明,给昆明的租房市场造成了空前压力,人多房少,供求失衡,房租迅速上涨。

    1941年,西南联大的教师在校外租房,每人平均需要半平方丈,折合5平方米,每平方米月租是4.67元(法币,下同)。由于一间普通民宅的建筑面积约15平方米左右,那么一间房月租也就是70元,与抗战前每间月租只需5~10元相比,已经上涨了10倍左右。

    1942年,西南联大教师宿舍被炸,学校让一些教师暂时出去租房,每人每月发给租房补贴100元。这笔费用是向当局申请的,当局按1941年的房租水平给予补贴,以为每人每月100元肯定够教师们租房了,岂知这时候昆明房租一年数涨,100元在昆明城区连最便宜的房子都租不到。沈从文先生给三弟沈荃写信说:“学校每人贴房租100元,事实上每人200元亦办不妥。”但昆明房租仍在继续上涨,到了1943年1月,沈从文先生给三弟的信中提到:“城中住处不易得到,一般租房子必300元一间,3间房子即近千元矣。”可见房租一直大幅上涨。

    城区的房租上涨太快,那么郊区的房租又如何呢?

    由于市区房租太高,居之不易,再加上敌机常来轰炸,市区反不如郊区安全,所以云南大学和西南联大的教授们大多选择在郊区租房。例如冰心女士一家人在螺峰街居住没多久,就搬到了呈贡县城一户农家居住,后来又迁居到呈贡的文庙。当时,西南联大的国情研究所就设在呈贡文庙里,许多著名的专家、学者、作家如费孝通、沈从文、陈达、唐敖庆等都来到此地。后来,呈贡中学校长昌景光先生为了让冰心先生有好一些的居住与写作环境,便与当地士绅商量,让冰心一家搬到一个小四合院。这个小四合院原是呈贡斗南村华家守墓的房屋,称之为“华氏墓庐”。冰心取其谐音改为“默庐”,给新居增添了一些诗意。

    但就是租住这样偏僻的远郊农家,也要花费不菲的房租。1940年沈从文先生致信妻妹张充和,说自己住学校宿舍,家人在郊区租房3间,“月付房东老娘子15元”,说明刚开始郊区房租还很低。但到1942年沈从文再给大哥沈云麓写信时,仍是租住同样的房子,租金已涨到每月300元了。才两年时间,房租上涨了20倍。

编辑:肖蜜娟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