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抗日秘史(二十九):六十军长春起义胜利大转身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21 21:36:3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曾泽生

  ■滇军将领列传

  曾泽生 字仁圭 1902-1974 云南永善人

  抗战中任六十军一八四师一○八五团团长,参加台儿庄和武汉保卫战等重大战役,之后出任副师长、师长,六十军军长。入越受降期间,在土伦接受日军白水大佐组成旅团的无条件投降。1946年后任国民党东北第四绥靖区副司令、吉林守备司令、第一兵团司令等职。1948年10月16日率部长春起义。

   人民解放军长春前线司令员萧劲光(中)、政治委员萧华(左)接见曾泽生(右)

  ■前情提示

  1945年9月28日,由卢汉担任主受降官的中国军队在河内接受了日军的投降。至此,中国在鸦片战争后,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跨国接受了投降。随后,中国还收回了滇越铁路云南段的路权,云南人民经历了40年之久的夺路斗争,由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一八四师1946年5月30日在辽宁海城起义,1948年10月16日在曾泽生率领下

  六十军长春起义胜利大转身

  1946年2月下旬,六十军奉命刚刚开赴越南海防附近集聚,侵越日军投降后的遣返工作还在进行之中,蒋介石为集中力量全面发动内战,迫不及待地要云南军队将越北事务从速交给卷土重来的法国军队。3月4日,中、法军队在河内商议交接防务事宜,会议由中国第一方面军参谋长马瑛主持,双方共有30多人参加。

  法军代表要求3月6日从海防登陆。中方坚决不同意“法方单方面接防”,明确指出:“只能将防务交予法越联合组成部队。”双方争执不下,会议延至翌日凌晨3点多钟仍然未果,不欢而散。就在法军代表即将退出会场时,身为中国第一方面军司令部第五处副处长的陈修和,忽然听到两个法国军官私下说:“糟了,来不及了!”这句话引起了精通法语的陈修和的警觉,因为法军已多次在西贡(今胡志明市)公开宣称:“中国军队没有重武器,装备很差,法军可以集中海、陆军力量,强行将中国军队赶出越北。”陈修和据此判断法军已向海防运动,中、法之战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回到寓所即将这个情况通报给已任六十军军长的曾泽生。

  滇军海防大败法军

  在听了陈修和的通报后,曾泽生不由闻讯一惊,来不及与他人商量,便立即驱车赶往海防,要求六十军等部队同仇敌忾,联手预防事变的突然发生,并主动担任了海防军事行动的总指挥。

  就在中、法军队代表在河内谈判时,一支法国海军舰队已驶向海防港口外待命,还有几架水上飞机在港口北面的海域停下。法军派人联系强行登陆,中国军队以尚未接到通知制止他们登陆。法国海军还想像过去欺负小国、弱国那样,以9艘军舰趾高气扬地冲过发电厂海面,向海关码头扑来。只见炮口火光一闪,随着尖厉的呼啸声,中国军队的弹药库首先在巨响中被击中,顿时在连续不断的爆炸声中成了熊熊燃烧的废墟。

  法舰在海防港内横冲直撞,对岸上的一切目标左射右击,弹雨横飞。城中火光冲天,血花四溅,老百姓哭喊着四处逃命,一片混乱。

  面对法国军舰的轰击,曾泽生立即组织中国军队奋力反击,命令集中美式反坦克火箭筒开火,为防止外海法军后续舰队增援,六十军重炮营也快速进入海岸防御炮阵地,集火射击。瞬间,一枚枚炮弹雨似的飞了过去,法国军舰被这种近距离射击组成的强大火力网打得无处躲藏。时任六十军重炮营营长的杨协中老人2005年1月对笔者说:“我的炮兵打得准、打得狠,全营12门美式山炮几个齐射过去,一艘法舰被击沉,两艘法舰被击伤,使法国舰队完全没有了招架之力。”遭此重创,法国舰队急忙挂起白旗,发出“求和”的信号,最后派出8员败军之将上岸签字,法舰随即退出了海防。

  六十军激战海防,大败法军,再次张扬了云南抗日将士的威风!越南人民奔走欢呼,支持中国军队的行动。海防市民更是游行拥护中国,高举中国国旗,欢呼万岁。法国殖民者眼看没有别的出路,只好赶快进行法、越谈判。

  中、法海防冲突后,为避免国民党政府的责难,卢汉即发特急长电称:“我军并没有使用海岸炮,而击毁法舰仅距海防码头40公尺,系火箭筒击中,足见法方欲强行登陆……及先行开炮之拙计。”蒋介石想尽快将云南军队调入国内战场前线,回电令此事交外交途径处理,对法军的“交防任务仍不变更”,完全出卖了中越两国人民的利益。卢汉又速电询问云南军队交涉后是否返滇,蒋介石诡称:“一切照旧。”

  一八四师海城起义

  1946年4月,在六十军入越受降,遣返越北无条件投降日军回国的任务尚未全部结束之际,由于蒋介石的一再催逼,这支在抗战中屡建战功的云南军队,匆匆忙忙从海防乘军舰离开越南北上,他们的任务是:“到广州接受主权后即可回滇。”六十军过了零丁洋,又改称“任务有变”,向上海、青岛驶去……被蒙蔽在茫茫无垠的大海上连续航行了10多个日日夜夜,最后在辽东湾的葫芦岛登陆。直到这时,官兵才恍然大悟:原来蒋介石要云南军队入越接受日军投降,实则是假道越南,移兵东北,把他们骗上了冰天雪地、“雪白血红”的内战前线。

  六十军一踏上东北大地即被分隔安排使用,由国民党中央军加以控制,“驱为炮灰”,更是骤然激起了六十军广大官兵的无比义愤!事隔一个月(即1946年5月30日),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下,其一八四师在师长潘朔端将军的率领下,于辽宁海城举行了反独裁、反内战的和平起义。

  一八四师海城起义是解放战争中第一支国民党军队在东北战场上的整师起义。此举打乱了蒋介石在东北内战的部署,对东北和云南的政治形势产生了重大影响。1946年6月6日,原滇军老将、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来贺电,称赞云南军队“素有光荣的民族传统”,“抗战受降,立功甚伟”;海城起义可谓“振臂一呼,张滇军之荣誉,揭和平之义旗,全国人民无不为之振奋”,欢欣鼓舞。

  曾泽生率六十军长春起义

  在辽沈战役关键时刻,在人民解放军强大政治攻势和沉重的军事打击下,1948年10月16日,曾泽生将军率六十军举行长春起义。

  六十军起义后即开赴吉林省的九台县进行政治大整训,实行了“脱胎换骨”的大改造,被成建制地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军,从而成为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其下辖3个师仍为五十军3个师,五十军仍以曾泽生为军长。

  1949年,五十军挥师而下,跋涉数千里进军鄂西,追击国民党残军,一个星期就歼敌4个师,后经毛泽东主席批准,入川作战,参加了解放重庆、成都等战役。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五十军即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批参战部队的身份,于1950年10月26日跨过鸭绿江,经历了一场现代化战争的锻炼和洗礼,所部在仙游里以南的佛弥地全歼英军皇家重坦克营,为最先攻占汉城(今首尔)的志愿军部队之一。全军两万多云南籍将士在汉江50昼夜阻击战中顽强拼搏,以一个军加第三十八军之一一二师,顶住了23万敌人无数次的凶猛进攻,完成了志愿军总部“西项东放”的战略部署,涌现出一大批“王英”式的战斗英雄,荣获了“修理山连”、“东鹤山连”、“浮里岛连”、“英勇顽强连”和“血战白云山团”等一大批英雄称号的战斗集体。随后又进行了解放朝鲜西海岸诸岛的战斗,受到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彭德怀司令员的多次表扬。著名作家刘白羽作词,《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曲作者、著名音乐家郑律成特地谱写了一首《歌唱白云山》的战歌,颂扬了该军将士在武装到牙齿的美国侵略者面前大无畏的战斗精神。

  由此,五十军作为一支英勇杀敌御外的“滇军铁骑”,完成了云南军队从抗日滇军,再从国民党军队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伟大的历史性的转变,在中国近代爱国史上书写了光辉的一页,成为云南人民为国捐躯的一个真实而生动的写照。(都市时报 特约撰稿 李晓明 詹霖 顾问单位:云南陆军讲武堂 昆明市档案馆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