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抗日秘史(二十六):卢汉担任入越受降主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9 18:53:0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昆明城内举行抗战胜利大游行

入越受降的第一方面军卢汉将军(右)及滇南美军总司令加里格将军合影

  ■滇军将领列传

  尹继勋 字铭竹 ?-1949

  云南昆明人,陆军少将。抗战中任六十军高级参谋,参加台儿庄等战役。1945年任第一方面军高级参谋,入越受降前升任方面军副参谋长。

  ■历史记忆

  滇南抗战

  1940年9月,日寇进占越南海防、河内,滇越边境形势骤然紧张,日军随时都有可能利用滇越铁路、滇越通道进攻云南,滇南抗战从此揭开了序幕。

  以龙云为首的云南省政府,积极动员全省军民投入滇南抗战的工作中。一方面,为加强滇南防线,以防日军突袭,龙云请求蒋介石紧急调回在江西前线的滇军第六十军和新三军,派卢汉为滇南作战军总司令。经多番交涉,最后蒋介石批准调第六十军的一八二、一八四两个师回云南,组建第一集团军司令部于云南昆明,新三军则仍留在江西前线,原第一集团军总部改为副总部,由高荫槐任副总司令。另一方面,为防御日本侵略军由越南沿滇越铁路进犯滇南,云南炸毁了河口大桥,并相继拆除河口至蒙自碧色寨的铁轨177公里,使日寇失去进攻云南的便利条件。

  1941年底,第一集团军总部由昆明移往滇南蒙自,便于就近指挥滇南抗战。总部下设第一、二路军总指挥部。以第六十军军长安恩溥兼第一路军指挥官。第二路军指挥官由原新三军军长张冲担任。第一、二两路滇南作战军,沿中越边境的河口、屏边、金平、个旧、建水一带设防。滇南作战军严密布防,又发动群众,联合沿边土司武装,结成抗日铜墙铁壁,与进犯越南的日军相对峙。

  由于滇南抗战进行了严密的部署,最终拒敌于国门之外,使日寇未能越雷池一步。延至1942年4、5月间,日军大举进犯缅甸,并从缅甸进入滇西,滇西大片国土沦陷,滇西抗战全面开始。然而,直到抗日战争胜利结束,日军始终未能在滇南越雷池一步。

  ■前情提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布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9月,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下达命令,杨宏光率领新三军到九江、鲁道源率领五十八军到南昌接受日军投降。至此,中国军队在江西的两个受降区,完全由云南抗日将士包揽,受降范围扩展到湖北、湖南和广西等地的侵华日军。

  卢汉担任入越受降主官

  日本的无条件投降,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面结束。

  对法西斯作战的盟军统帅部于1945年8月17日发表第一号军令:越南16度纬线以北地区的日军无条件向中国军队投降(万象等老挝百分之九十的地区及泰、老边境的日军也无条件向中国军队投降。越南16度纬线以南地区的日军由英军负责受降。由于英法达成幕后交易,法军随后也进入了越南)。根据国民党最高统帅部的指示,第一方面军总指挥为入越受降的主官,统率中国军队接受侵华日军的无条件投降。

  跨国受降重任落在云南将士肩上

  抗日战争爆发后,云南已先后派出六十军、五十八军等部队北上出征。1940年9月,云南面对日军从越南登陆后,省内空虚、省城兵力不足,龙云请求蒋介石将六十军调回。得到同意后,卢汉指挥六十军第一八二、一八四两个师和云南战地服务团的大部分女子学生军从华中战场火速回滇。龙云以此为基础,迅速将其扩编为滇南作战军,任命卢汉为总司令仍兼第一集团军司令,万保邦任代军长的六十军第一路军、张冲率领的4个云南暂编师为第二路军,在中国境内滇越铁路以西布防;滇越铁路以东由中央军关麟征率第九集团军布防;由此形成了中国军队东、西两翼,互为呼应的防御的作战态势。

  1940年底,驻守中越边境的中国军队扩充为滇南边区总司令部,卢汉任总司令,关麟征为副总司令,辖第一、第九两个集团军。仍在湖南、江西等地指挥五十八军、新三军等云南将士对日作战的第一集团军总部改为集团军副总部,先后由孙渡、高萌槐等人任副司令、代司令。1942年5月,滇西抗战爆发后,第九集团军的九十五军、新八军调保山等地抵抗日军侵略,之后仅剩五十二军等部。因此,滇越铁路东、西两翼的中国军队便以云南将士成了主力,跨国受降的历史重任便落在了他们肩上。

  被遗忘的滇南抗战

  驻守滇南地区的云南将士在和日军对峙了长达近5年之久的时间里,与敌人作战上百次,打退了日军的屡屡进犯。1945年3月,滇南边区总司令部再次奉命扩编为中国第一方面军,卢汉为总司令。张冲指挥的4个云南暂编师改编为第九十三军及1个特务团。同年5月,该军奉命支援广西方向的张发奎中国第二方面军对日本侵略军发起进攻。6月17日至8月中旬,又先后在云南方向作战30余次,毙敌数百人。犹如“御敌人于国门之外”的铜墙铁壁,使日寇始终无法侵入我滇南境内。作为中国正面抗日战场上的一个奇迹,“滇南抗战这一被遗忘的胜利”,目前已经成为史学界的热门课题,引起了广泛和高度的关注。

  开远洽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31日,卢汉通知入侵越南的日军第三十八军团军团长土桥勇逸即派代表并携带驻越日军人员及武器弹药等报告表册前来洽降。

  第二天即9月1日,土桥勇逸派出第三十八军团参谋长酒井千城和随员、译员共5人,乘日本专机飞往云南蒙自后,改乘中国指挥机赶往开远,洽谈无条件投降事宜。

  9月2日,按照中国陆军总部的规定,中国第一方面军在设立于开远司令部的大礼堂内举行了洽降仪式。

  中国第一方面军参谋长马瑛向日军洽降代表酒井千城等人宣读了《中国战区陆军第一方面军司令部备忘录》(汉字第一号),严格命令日军第三十八军团:

  1、无条件投降。

  2、不准再有任何军事行动。

  3、详尽呈送驻越16度纬线以北所有日军人员、武器弹药及其它装备的名录清单,向中国军队报告。

  4、驻越北的日本陆军集中在河内以东、海防以北地区,海军集中在海防,空军集中在河内嘉林机场,各类战争物资集中于河内,听候受降。

  为保证中国军队顺利接受越南16度纬线以北地区日军无条件投降,卢汉特别成立了一个先遣参谋组与酒井千城等人同机前往河内,并委派第一方面军副参谋长尹继勋随机抵达河内,设立前进指挥所,商洽与筹备中国军队入越受降的一切事宜。

  与此同时,由国民党政府从外交部、财政部、军政部、交通部、粮食部等6部各派出的一名代表,组成顾问团,协助中国军队进行受降工作。

  二十万中国大军入越

  1945年9月8日晚,以云南将士为主力的20万中国大军在卢汉的统一部署和指挥下,开始分数路向越南北部挺进。其中六十军由云南金平、屏边、那发向越南的老街、莱昕,经富源至河内;第一方面军司令部及九十三军跨越南溪河后沿滇越铁路越南段向前推进,到达了河内后,六十军再向南定、顺化、海防及土化(16度纬线南北分界处)推进。

  越南北部大雨连绵,洪水泛滥。所有村庄、道路均成一片泽国。中国军队冒雨在大水中行进,给养也很困难,加之沿途还有少数不投降的日军加以阻挠,因而行动迟缓,前面的部队已经就位,后面的部队还没有开拔。大约到了9月20日前后才陆续到达越北的各个指定地点。

  卢汉是于1945年9月22日乘“衡山”号专机飞抵河内嘉林机场的。从嘉林机场到河内城沿途挂满了彩旗,用中、越两国文字书写的“欢迎中国军队”之类的标语随处可见。那些等候了多时的越南老百姓和华侨民众看见卢汉坐车的标志,知道中国军队的长官来了便鼓掌欢呼起来。卢汉的坐车不断被欢迎的群众围住。他一次次地下车来,握住一只只伸来的手,通过翻译和他们亲切交谈。(都市时报 特约撰稿 李晓明 詹霖 顾问单位:云南陆军讲武堂 昆明市档案馆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