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峰飞行英雄陈文宽赴怒江探访传奇坠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9 18:49:1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飞虎队队员后人在驼峰航线的展板前留影 记者龙宇丹/摄

  “不管路途多么艰难遥远,我们都要到片马去看中航53号机!”中航公司协会的薇乐莉女士,9月17日指着照片中断了右翼的53号机,表达了中航公司协会访问团,此行重返云南“驼峰航线”的终极目标。19日,访问团就将飞赴保山。

  目前得到的消息是,97岁高龄的驼峰飞行英雄陈文宽老先生,也将同往怒江。如果状态好,他有可能坐大巴去到片马博物馆,去看53号机!

  昨日,参观昆明市博物馆展出的“中国航空公司驼峰飞行图片展”,有关53号机的一切,再次令访问团成员激动。

  53号机是中航的最大传奇!

  老飞行员魂牵梦萦的53号机

  “中国航空公司驼峰飞行图片展”以直观的方式,讲述了这一奇特的故事。

  1943年夏天,中航公司飞行员吉姆·福克斯驾着53号机在中国片马失事。他童年时最好的朋友,也是飞行员的雷德·霍尔姆斯为寻找他来到中国,可惜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1944年,中国夺回那片区域,雷德就又想办法得到允许去片马寻找他的好友。那时,中航飞行员斯蒂芬·库赛克正在休假,决定一起去寻找吉姆·福克斯。迪克·罗西载着他们飞到了保山,另一位飞行员费来切·汉克斯第二天也来到这里加入搜寻。

  在抗战最艰苦的年月,只在空中知道片马方位的飞行员们,徒步进入到异国几乎荒无人烟的片马深山中,寻找儿时朋友的踪迹,其艰险、其勇气难以想象。

  很不幸,这次搜寻仍然无果。

  1997年,弗来切·汉克斯委托云南抗战史专家戈叔亚先生寻找53号机,注重田野调查的戈叔亚动身前往片马。戈叔亚的运气很不错,刚好片马当地山民发现了一架飞机残骸,讲起来跟戈叔亚要找的一模一样。当戈叔亚在深山丛林中找到53号机时,激动地说了一句:“比几十年读教科书的收获要大得多!”

  得知消息,弗来切·汉克斯从美国赶来,亲自来看53号机,照片中留下老人当时拉着树枝看到53号机的背影。但是,仍未找到吉姆·福克斯的尸骨。而年纪更大的雷德·霍尔姆斯、斯蒂芬·库赛克都已无法完成长途旅行来看53号机了。之后,怒江人民把飞机搬出深山,并在片马盖起博物馆,保护53号机。

  “为什么一定要找到53号,它那么重要?”记者问当年寻找53号机的斯蒂芬·库赛克的儿子迭戈。

  “53号机是唯一找到的完整的坠机。你可以不说话,但53号会说出一切,这就是历史的佐证。对于老飞行员们来说那就是魂牵梦萦的一件事,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心之所系’。”迭戈用半通不通的中文回答。

  “‘驼峰’首飞英雄是我的父亲”

  “驼峰航线”是一条英雄的航线!是谁第一个飞出了这条航线?图片展这样讲述这段历史:

  其实,中国航空公司一直有航班从缅甸腊戌飞昆明的航线,属重庆至仰光定期航班的一部分。然而,在1940年9月,日军控制了印度支那北部,使腊戌成为日本战斗机攻击范围,航线因而中断。

  1940年11月,中航公司的邦得首先探索一条更加向北的线路。他先是坐车从曼德勒到腊戌,再乘火车到密支那镇。他与当地人以及英国驻军指挥官讨论了在密支那建机场的可能性,得到了支持的保证。然后他回到腊戌,登上了中航由休·伍兹指挥的飞机,对线路进行空中勘测。飞机从伊洛瓦底江山谷飞行到密支那。在密支那,休·伍兹选了一个地方作为拟建机场用地,他继续向北飞过赫兹堡,爬升了14800英尺,然后向东飞至迦诸峰上,测量这些未曾测量之地的高度,并继续飞向丽江山脉和大理山脉,接着飞到了宜宾,然后到重庆。

  伍兹当时不知道,他是第一个飞越了后来为人熟知的驼峰航线的人。

  1941年11月,中航公司完成了驼峰的第一次载人飞行。这次飞行是由查尔斯·夏普完成的,在首飞之后的合影照中,左起第六人就是夏普。正当记者仔细观看这段历史介绍和图片时,一个声音说“My father”。紧接着,一位胖胖的有着金色短发的女士指着照片中的夏普说:“He is my father!”充满了自豪。说话的是卡罗尔·斯莱德女士,她是夏普的女儿。

  在1940年7月,滇缅公路被封锁后,驼峰航线的开辟,为中国打开了一条外援通道。

  在展览的开始有这么一段话:“这一展览谨献给那些年因为爱中国而献出生命的人们,他们有的是因为飞行的梦想,有的是因为战争。最重要的是这一展览希望反映一种合作的精神,一种在不同文化之间不同情形下的合作精神。”(都市时报 记者杨理锐)

编辑:朱仁严

商讯